浓浓年味里,“麻糍糯糯盼儿归”……

2018-02-14 10:44:44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徐聪琳

年的脚步近了,老母亲挽起衣袖,挥起木槌打麻糍。木臼里,那柔软细腻的麻糍团惹人喜爱,蒸腾的雾气、香甜可口的味道里饱含着母盼儿归的心情……

舞台上,衢州舞者演绎着麻糍糯糯盼儿归。

在去年年底举行的2017浙江省群众舞蹈大赛舞台上,17个伛偻的身影聚在一起又散开。灯光下,每个人脸颊上、“皱纹”里的情绪都很饱满。从表演开始时评委与观众的交谈声到渐渐全场静寂,这群衢州舞者用一支拥有灵魂的舞蹈《麻糍糯糯盼儿归》温暖了在场所有人,并最终获得大赛金奖第一名。

音乐结束,舞台落幕,编导叶菁和鲁艺文一个在音控台前,一个在舞台下,跟许多观众一样感动落泪。

“七拼八凑”的衢州元素 璞玉最终磨成器

“都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创作舞蹈作品也是一样。好的作品要从本地取材,融入地域元素,骨子里就得有衢州情。”衢州市文化馆的叶菁举例,在历届浙江省群众舞蹈大赛上,舟山经常用“海”做文章,嘉兴则会突显江南水乡的“气质”。“那么我们衢州有什么元素是比较独特的呢?”去年上半年,叶菁一直在思考这个问题。

编导叶菁(左)与鲁艺文(右)。
年轻的舞者经过化妆成了漂亮的“小老太”。
直到听到一首改编过的民歌《打糍粑》 ,叶菁觉得可以将麻糍作为一个符号,融入舞蹈作品中。“如果只围绕打麻糍这个劳动情节去创作舞蹈,内容略显单薄。”叶菁想起每年冬春时节,衢州各地有着丰富多彩的民俗活动:打麻糍、打春糕、制作冻米糖……“那些场景都是热气腾腾,特别有人情味。放到舞台上,该有多好!”

如果说麻糍是舞蹈的骨架,那么人情味就是舞蹈的灵魂。叶菁与柯城区文化馆的鲁艺文在舞蹈构思上一拍即合,她们设置舞蹈故事情节,塑造出打着麻糍、盼儿归来的母亲形象。“有人觉得编排舞蹈就是做做动作,可是‘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这句话是有道理的。最终在舞台上呈现出的一个动作,或许已在台下改了十几遍,练了数百遍。”

为了获得更好的舞台形式感、表现力,叶菁与鲁艺文常在试动作时录制视频,反复对比,并将视频发给省文化馆的指导老师顾炯以请教。“这样结构舞蹈是否更合理?这样运用道具会有怎样的效果?抓着怎样的情感爆发点才能更感人……”反复修改舞蹈动作的过程既繁琐又枯燥,可两位编导却乐在其中。

“当整个舞蹈完成的时候,回头看最初那些‘七拼八凑’的元素,会很有成就感。”鲁艺文笑言,舞蹈创作也是一个将璞玉打磨成器的过程。

舞台上的80后、90后个个是顶漂亮的“小老太”

“在台下都是美美的小姑娘,上了舞台,个个就成了‘小老太太’了!不过,依然漂亮。”在比赛现场,有一位评委这样打趣衢州的舞者。

《麻糍糯糯盼儿归》的17名表演者都是80后、90后。“年龄最小的舞者还没满20岁,一大半表演者都还没当妈妈,就要‘跳级’到‘老母亲’的角色上。”叶菁介绍,这些表演者都是业余舞蹈爱好者,白天要工作,排练只能安排在晚上和节假日。“从去年5月开始正式练习,一直到年底,这些姑娘从夏天跳到了冬天。”

编排舞台,测试“屋檐”场景效果。演员们的每个动作都经过无数次排练、磨合。

坚持抽时间练舞蹈动作并不算难事,最难的是模仿。“跳舞的人平时的姿态都很挺拔,但我们从一开始就要求舞者要观察、模仿老年人。”微微驼着背,脖子往里缩,膝盖略弯曲……一时间,排练室里来回走动的人从背后看去都是“老年人”。除了体态,鲁艺文还要求舞者们注意神态。“即使可以通过化妆手法让表演者看上去老几十岁,但眯眼、瘪嘴,这些细微的表情还是要靠表演者自己把握。”

体态与神态都贴近真正的老年人,才更容易在情感上与“老母亲”的角色同步,让角色在舞台上“活”起来。“我们想传达的是温情、暖心的东西。”叶菁认为《麻糍糯糯盼儿归》做到了这一点,“但还可以做得更好。”
于这个团队而言,表演并没有画上了句号。叶菁认为,获得浙江省群众舞蹈大赛金奖第一名的成绩更像是一个分号,“我们可能还有机会冲刺更高的赛事,因此,更努力提升舞台作品的内核,争取更完美的情感传递。”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