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访百家话精神40 | 一个老篾匠的愁与喜

2018-01-14 07:35:35 衢州日报

【专题】 夜访百家话精神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阮胜 郑飞 赵星星

1月4日晚,天下着毛毛细雨,冬日里的衢江区周家乡板桥村显得有些清冷。陈大候在村口的老樟树下等着我们。

陈大候今年68岁,是一位做了五十多年篾匠活的老篾匠,家里摆放着各式各样的编织品,编得相当精致。我们随手拿了一个观察,盒面上密密麻麻的小格很整齐,正中间还有文字,盒子的背面都是花纹。

“这个果盒主要用于农村祭祀祖先,迎亲结婚。上面的花纹是这个果盒最花功夫的地方,心里要想好花纹的走向,以及大小,才能编起来好看。”陈大候说。

走进他编竹制品的地方,地上摆放着的都是篾条,还有一个编了一半的半成品。陈大候搬出他的工具,站着削起了篾条,之后弯下腰,快速地编了起来,“现在年纪大了,腰不好,坐不了,只能站着编。”说话间,他手中的活一刻不停,竹篾在他手中飞快穿梭,娴熟的动作如行云流水。

从山上砍下的毛竹,到几毫米宽的篾条,再到一个精美的竹制果盒,陈大候要花上5天的时间。“做这个要静下心来才能做得好,年轻人很少能耐得住这份寂寞。”陈大候说,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外出打工人员增多,他的十几个徒弟已经全部改行,只有自己一直坚守着这份手艺。说到这里,陈大候的眼神显得有些落寞:“我已经68岁了,很想找个接班人把手艺传下去,但没有找到。”

临走前,我们来到了他的新房子里,墙上贴着一张奖状:山竹耕耘者。这是太真乡中心小学特聘陈大候做校外辅导员时颁给他的。篾匠渐渐消失,陈大候一度很郁闷,怕这项老手艺在自己手中失传,因此他每次去给孩子们上课都特别用心。

“能够教孩子们竹编,对传承这项技艺很有帮助,关键是孩子们也很喜欢竹编。看着他们一招一式编织的认真劲儿,我也很开心。”陈大候掏出手机,给我们看他给孩子们上课时的照片。盯着手机里的照片,他沉默了一阵,突然说道:“政府现在这么重视非遗,这些老手艺会回来的,你们说是吗?”

[责任编辑:陈昶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