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外桃源不是梦 江山美丽乡村一日纪行

2017-11-15 09:52:23 衢州日报

记者 祝春蕾 报道组 姜伟锋

“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陶渊明笔下的桃花源,是千百年来人们追寻的梦想家园。而今走在浙江大地上,美丽乡村更胜桃花源。

2009年来,面临新农村建设难题的江山市,创造性地启动了以提升农民幸福指数的“中国幸福乡村”建设;作为全省首批美丽乡村示范县,近年来,江山以“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理念,把美丽乡村作为发展全域旅游、建设江山“大花园”的基本支点,加快推进美丽乡村向美丽村景转变,探索走出了一条“标准引领、特色推进、文化铸魂、产业支撑、共建共享”的景区化乡村建设之路。

习近平总书记“要把清漾村保护好、开发好、利用好”的重要指示赫然立在广场显眼处,成为清漾村前进的方向。记者谢丹摄

“幸福大陈、书香清漾、古韵浔里、秀美耕读、养生兴墩、哲学勤俭、森林龙井”……江山在美丽乡村的创建中,先后培育了一批风格迥异、富有韵味、个性十足的美丽乡村景区村,一个美丽乡村的“江山样本”正在绽放。

11月16日,全省美丽乡村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将在江山召开。11月8日,记者提前走进了现场会考察点江山大陈村和清漾村,以景区村一日见闻的形式,感受村庄翻天覆地的变化。

江山市石门镇清漾村

向美而行的“青龙头”

江山城南25公里外,正是石门镇清漾村,紧挨着世界自然遗产地江郎山,并与江郎山一道成为了5A级景区。

清漾村以清漾毛氏的始祖毛元琼的号而取名,附近林木极茂密的山上有一瀑布,曰“剑瀑”,悬空而下60余米,自成清溪,碧水荡漾。

气势恢宏的毛氏祖祠。记者 谢丹摄

上午9点,天空露出了灿烂的阳光。清漾村安静得像它的村名一样——清溪微漾,波澜不兴。在青山怀抱中,白墙黛瓦,素然而立。

清漾村口一座以《韶山毛氏族谱》《清漾毛氏族谱》谱头为原型雕刻的石雕,承载了毛氏及清漾毛氏千余年的发展历程。

“清漾的发展从一本家谱开始的。”石门镇副镇长徐爱燕这几天迎来送往了一批又一批的客人,疲惫却又兴奋。她指着村口的石雕介绍,上世纪90年代,距离清漾村三四十公里的广渡,有毛氏后裔(宋代时从清漾迁出)欲售卖祖传的《清漾毛氏族谱》,买主也找好了,是兰溪的毛氏后裔。对姓氏学颇有研究的清漾人毛永国听说后,问明价格,找到了清漾毛氏后裔毛赛春买下了族谱,并永久保存在江山市档案局。从此,清漾毛氏的历史,犹如史海钩沉,渐渐水落石出。

乘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东风,清漾村很多老宅焕发新颜,每个角落都透着温馨的“家”的气息。记者 谢丹摄

2006年8月16日,时任浙江省委书记的习近平同志来清漾村视察,得知这里是毛泽东祖居地后,作出重要指示:“要把清漾村保护好、开发好、利用好。”从这一年开始,清漾的发展进入了全新的篇章。

上午10点,黛瓦、青砖、马头墙……气势恢宏的毛氏祖祠内,来自广州市的12位游客驻足在清漾毛氏衍脉简图前,50多岁的潘伟民向身边的朋友介绍起了江山清漾的历史。“江山清漾是毛主席的祖居地。”与潘伟民同行的朋友称他是“导游”,他一边带着朋友参观,一边自豪地讲述着。

潘伟民虽然定居广州,但和衢州缘分不浅,他的外婆是柯城区石梁镇人。潘伟民对古籍和历史颇感兴趣,去过广西和湖南的毛氏祠堂,一路追寻到了江山清漾村。这次12人的重温历史之旅,潘伟民和他的广州朋友们都感受深刻。看到清漾毛氏衍脉简图,潘伟民向他的朋友介绍,毛泽东是清漾毛氏第56代孙,蒋介石原配夫人毛福梅和他是同宗族人。

清漾村口一座以《韶山毛氏族谱》《清漾毛氏族谱》谱头为原型雕刻的石雕,承载了毛氏及清漾毛氏千余年的发展历程。记者谢丹摄

清漾毛氏衍脉简图背后便是祖祠中庭的戏台。徐爱燕说,每年大年初一,村民们会筹备一台属于自己的“春晚”,戏台也就发挥了它的作用,村民们会舞起清漾的非遗——蜂龙,从祖祠开始走家串户,祈求新的一年龙凤呈祥、平安丰收。

上午11点,“乡野人家”农家乐已经忙碌了起来。农家乐是村民毛建水和他的妻子汪兴愿经营的。为了迎接现场会,这对小夫妻在客厅上挂起了新对联,书香浓郁。

“进来坐一下吧!”见到我们,25岁的汪兴愿笑脸相迎,一边忙着用围裙擦去桌椅上的水渍,一边招呼我们坐下。汪兴愿是云南人,和毛建水在一起已经5年了。过去几年,这对夫妻都出门在温州、义乌等地打工,只剩下两位老人和年幼的孩子守着老家的房子。在外打工特别想念女儿时,两人只能拿出手机打个电话发个视频,有时候,拿着手机看着照片,汪兴愿会有委屈的眼泪滑过眼角。

青砖黛瓦的江山廿八都,是国内外很多游客心目中的“文化飞地”。沈天法摄

去年10月1日,毛建水带着汪兴愿回到了清漾村,并经营起了农家乐。在清漾祖宅前的小木屋,汪兴愿还做起了销售旅游纪念品的生意,一家人其乐融融。汪兴愿高兴地说,回家心里踏实了许多,还能照顾老人和小孩。

如今,乘着美丽乡村建设的东风,毛建水家里的老宅翻修一新,刷上了白墙,铺上了新瓦,还在政府的帮助下,通过墙绘、花花草草扮靓了庭院。“过去家门口全是荒草,如今一片格桑花,让家门口成了花园。”

中午时分,清漾村村主任毛万阳忙完了村里的事情,来到村口的祭祖广场上。祭祖广场原是村民们的晒谷场,十年过去,晒谷场已经浇筑成了水泥地,种上了花草。

毛万阳是清漾村开发、发展的见证者和参与者。2006年1月,毛万阳满怀乡愁回到清漾村,当起了村支书。他上任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攻克黄衢南高速清漾路段的征迁工作,“当时黄衢南高速沿途的村庄都完成了征迁工作,只有清漾村的征迁工作最难,迟迟未开始。”

当清漾村的开发实施后,40多户村民从古民居中搬迁出来,重建了新房,毛氏祖祠和毛氏祖宅先后进行了翻新,又通过毛氏文化节留住了在外游子的乡愁……坑洼的泥地,遍地的鸡鸭粪便与破旧的农房消失了,眼前有着干净整洁的路面、美丽庭院、书香文化的清漾村,与以往形成鲜明对比。

江山耕读村风景宜人,素有“浙西小西湖”之美称。沈天法摄

传说清漾村祖先站在仙霞古道上俯瞰清漾,形状像极了“燕窝”,这里易守难攻,是块风水宝地,村民们世代相传,这里是“青龙头”。

几年来,借助美化生态、发展业态和繁荣文化几个抓手,让清漾村真正成为了一个大花园。双脚踩在家乡的土地上,毛万阳内心万分确定,这,就是向美而行的“青龙头”!

江山市大陈乡大陈村

文化让乡村蜕变

“轻轻的在风中翻转,香香的在碗中盘旋……”大陈的印象便是这首回荡在耳边的村歌《妈妈的那碗大陈面》,并让人自然地想起了大陈村支书汪衍君。从村歌开始,汪衍君成为了大陈村的文化符号,因为没有哪一位村支书能像他一样,与一个村庄如此相互交融、密不可分。

走在大陈村的古道上,让人心旷神怡。记者 谢丹摄

下午3点,在大陈乡政府办公楼下,记者遇见了脚步匆忙的大陈村支书汪衍君。汪衍君穿着白色短褂、黑色外套,手上拿着一份份资料,忙着准备美丽乡村和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现场会相关事宜。

时光退回到2001年,大陈村因为一则由于集镇土地出让而引发村民打架斗殴的负面新闻,背上一个别名——“让人头疼的地方”。2005年下半年,汪衍君打消了在西子湖畔安家的念头,带着对家乡的眷恋,带着对现状的心痛,带着对未来的自信,更带着一名党员的担当回到大陈,在88%的党员支持下,担任村党支部书记,开始了为大陈华丽回归的破冰之旅。

下午4点,记者走在大陈村的古道上,伴着洒向地面的和煦阳光,远处青山青葱,村舍白墙黛瓦,小弄里长,鸟语花香……大陈村农家书屋内,75岁的汪衍勤正用笔和尺子画五线谱、抄歌词。记者打量这20平方米左右的农家书屋,墙上不仅挂着手绘的书屋书籍数量和种类统计表,还有月借阅统计表,以及《那里有个名叫江山的地方》《妈妈的那碗大陈面》《农家书屋》《我是图书管理员》等数篇歌谱。

行走在大陈村巷子里,小弄里长,有一种别样的意景。记者 谢丹摄

汪衍勤是工厂退休员工,爱好唱歌,自己也写曲子,《农家书屋》《我是图书管理员》等几首歌曲便是他闲暇时写的。对于村支书带领着他们唱村歌,汪衍勤连连点头称赞:唱村歌不仅让他们精神焕发,更将村民们的心凝聚在了一起。

文化就是有这样的一种力量。“文化是人们的灵魂。”汪衍君说,他从一开始担任村支书就坚信这一点。

晚上7点,村歌广场上新建的大型实景灯光,幻影交错,照耀得汪氏宗祠更加得璀璨。祠堂内,近两百位村民跟着汪衍君唱起了《妈妈的那碗大陈面》《让世界听见新时代的声音》等歌曲。

都说汪衍君是一个用村歌管理村庄的书记。汪衍君自己是学婺剧出身的,唱歌是老本行。在大陈村,开会有人迟到,不会直接被批评,而是罚唱歌一曲;谁家里有了喜事,村支书就带头唱歌祝福……唱唱跳跳促和谐。在情深意切的歌声中,大陈村民找到了久违的自我归属感、集体荣誉感和社会责任感,民心渐聚,民风日正。

“当我告诉他们,唱歌能唱出经济来时,村里的人都用怀疑的眼光看着我,有的甚至拒绝唱歌。”但是,汪衍君践行着自己在党旗下的誓言,赢得了众望所归。2009年,大陈村被命名为江山市首批“中国幸福乡村”;2014年,入选“中国十大最美乡村”。

村舍白墙黛瓦,鸟语花香,让人心旷神怡。记者 谢丹摄

在情深意切的歌声中,大陈村民回顾了大陈先祖尊儒重教的育人理念;重温了大陈先祖母慈子孝的敦厚家风。潜移默化间,他们在新时代续写着书香气、翰墨林、慈母心、孝子情的现代传奇。

而那碗浓缩着大陈几代人记忆、散发着妈妈体温、寄托着母亲慈爱的大陈面,也走出青石小巷,飘进千家万户,成为传播文化、富庶乡里的当红品牌。

最美歌声响彻大江南北,幸福大陈沐浴着点点霞光。现在,游客来到大陈,不仅可以听村歌,还可以品百家小吃,深度体会大陈村淳朴浓厚的风土人情。正如汪衍君所说,文化的充盈,让大陈村完成了美丽乡村的蜕变。

[责任编辑:吾献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