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窑”变——柯城区余东未来乡村联盟观察

2021-10-20 08:52:43 来源:衢州日报 浏览量:117972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陈明明 见习记者 汪晨云 报道组 郑晨 葛锦熙

自9月29日龙窑开窑以来,柯城区沟溪乡碗窑村的乡村游就一直热度不减。

龙窑位于村中间,依山坡而建。从龙窑两边的台阶拾级而上,触摸着一叠叠烧窑时用的匣钵,不由得让人回忆起这个小山村的历史。

碗和窑是流淌在碗窑村血液里的基因。碗窑村曾因碗和窑而兴,也曾因碗和窑而衰。今年以来,碗窑村和唇齿相依的碗东村结对,“兄弟”同心,开始快步发展。今年9月,更是携手加入余东未来乡村联盟,迎来了更加值得期待的未来。

10月17日,记者慕名来到碗窑村,边走边看,随着采访的深入,对碗窑的前世今生有了更详细的了解,也深切感受到这个小山村的惊艳变化。

“一个碗”的尴尬

在碗窑村,已经考证有6个龙窑遗址,眼前的这个龙窑是今年在其中一个遗址上复建的。

龙窑的兴衰牵动着碗窑村的起起落落。

因当地有瓷土,匠人们聚集起来建窑烧碗,渐成村落,并以碗窑为村名。上世纪50年代农业生产合作社时期,碗窑村分立“农业社”和“土碗社”。1961年两“社”合并改名碗东生产大队。1962年,再次从碗东生产大队分离出“土碗社”和“农业社”,前者隶属衢县手工业管理局(二轻局)管理,后者为生产大队管理体制,从此变成“一村两制”。

龙窑内景  见习记者 汪晨云/摄

1978年,“土碗社”失管。2003年市、区、乡组成工作组,下大力气解决“土碗社”历史遗留问题,经过一年多时间的努力,“土碗社”终于重回政府正常管理行列,复名碗窑村,建立了村党支部。而早在1984年,恢复沟溪乡时,“农业社”则保留了碗东村村名。

因历史原因,“农业社”拥有全村所有的平田和山田,“土碗社”的土地全部交出,由县里统一供应粮食,专职制碗,鼎盛时期,每年要生产360万只碗,远销至上海、江西、福建等地。但随着市场经济的发展,老技术已跟不上新形势,“土碗社”衰落,社员想再拿起锄头时,发现已无地可种。

2001年3月1日,《南方周末》发表了一篇新闻调查《“土碗社”,被遗忘了30年》,说的就是碗窑村的尴尬前身。

今年61岁的巫石良是当时的“土碗社”社员,他为了维持生计,只能向“农业社”社员借地种橘子,“离家近、地肥的地方他们要自己种,我们只能借远的、山上的地种。”巫石良说。尽管回归“体制”内后,依据当时的低保补助政策,给予村民(男性60周岁以上、女性55周岁以上)每月80元的生活补助,但要养活一家子还远远不够,巫石良种地之余,还卖菜、开拖拉机。

巫石良一家当时的生活状态是众多“土碗社”社员的一个缩影。

碗窑与碗东两个村庄的村民们一直交叉而居,甚至有兄弟、父子分属不同的村,这也导致两个村在管理上有些“别扭”。今年66岁的巫卸樟是碗窑村回归体制后的第一任村党支部书记,他回忆说,两个村各管各的,但又混居在一起,管理的标准、方法都不一样,效果也就不一样了。“更主要的是碗窑人没有土地,连种点菜的地方都没有,更不用说发展农业生产了。穷,是碗窑人的一块心病。”

“两个碗”的合力

随着时间的推移,村民对土地的依赖性慢慢减少,在上级政府部门的支持下,碗窑、碗东两个村的基础设施建设也渐渐地走向了同步。

近些年来,需要两个村协同推进的工作越来越多。刚开始时,都是由乡里出面召集两个村的两委干部坐在一起开会商量,后来有事“两兄弟”一起商量着办,成了一件自然而然的事。

2018年,在慢慢磨合中,两个村在村庄治理合作上有了一项创新成果:共同修订一个村规民约。

但助推两个村更紧密合作的是,今年7月成立碗窑·碗东未来乡村。

这是一场打破村界、突破体制、打通融合的变革。为凝聚人心、形成合力,8月22日,在乡政府牵头下,两个村400多位户主召开了一次联合户主大会。

在这次联合户主大会上明确了几件事:两个村的文化礼堂、党群服务中心等公共资源打通使用、联合办公;两个村旧民房统一收储、统一开发;老年人食堂、村卫生室、儿童图书馆、健身房、居家养老服务中心等公共服务资源统一共享;古窑文化品牌统一使用、统一营销;两个村村庄规划实行“一张图”……

特别是“古窑文化”这个纽带,把两个村紧紧地连在了一起。村口指示牌写的是“碗窑·碗东未来乡村欢迎您”,店招前缀用的都是“碗窑·碗东”,两个村的墙绘都以陶瓷为主题,龙窑也是由两个村一起复建,名为“碗窑·碗东龙窑”。

陶瓷博物馆  报道组 葛锦熙/摄

这样的紧密关系,推动着两个村一起发展。

溪边上有一家名为“柿子树下”的咖啡馆。独特的装修风格让这家店成了许多游客打卡拍照的网红点。“柿子树下”门前的空地属于碗东村,但房子归属于碗窑村。房子与空地由村集体收储,统一租售给“柿子树下”,产生的利润村集体与经营户二八分成。

在村的东北角,新开了一个陶艺研学基地。该地块原是碗东村一位村民废弃的榨油厂,占地面积700多平方米。村集体收储之后,重新装修为可容纳200余人的陶艺研学基地,并引进衢州市研学协会参与运营管理。国庆期间,研学基地每天接纳两三百名游客,产生的利润由碗窑村、碗东村、衢州市研学协会以三三四的比例分成。

新建的陶艺研学基地  报道组 葛锦熙/摄

目前,两个村集体共收储了38栋农房,总建筑面积约4800平方米,其中碗东村21栋、碗窑村17栋。经过微改造后,建起了老年幸福食堂、大师工作室、陶瓷博物馆、共享生鲜超市等。

巫卸樟说,看到国庆期间的游客量,他觉得很开心,“合伙发展总比各干各的好”。

“九连环”的智慧

在9月29日“共窑望·同富裕”余东未来乡村联盟成立暨碗窑·碗东开窑仪式上,余东、余西、碗窑、碗东、后坞、洞头、沟溪、五十都、斗目垅9个村的党支部书记将来自各村的泥土倒入同一容器中混合,标志着余东未来乡村联盟正式成立。从此,碗窑·碗东未来乡村成为余东未来乡村联盟的一部分。

沟溪乡余东村依托农民画产业发展,于去年9月启动建设余东未来乡村,今年4月正式开放。“五化十场景”一一实现,并成为一个快速崛起的网红村。柯城区政府顺势而为,提出以余东村为龙头,建立“文化作媒,村庄联动,抱团发展”的未来乡村联盟的设想。通过“强村带弱村”“网红带网红”“特色加特色”,聚焦一村一文化、一村一特色,把文化串点成线、聚线成面、相互导流,携手打造文化产业带,在项目建设、产业培育、村民就业、产品销售等方面实现9个村抱团发展、共赢共富。

一幅农民画画出一个走向共同富裕的“九连环”蓝图。

近些年,余东村成立了余东研学有限公司和余东农民画有限公司。凭借余东未来乡村联盟的力量,为碗窑·碗东未来乡村引进了华图教育、新华三、松鼠AI三家企业,以撬动这个新晋网红点的产业发展,并在人才引进、乡贤回归、产业发展、优质资源导入等方面发挥了作用。

陶瓷题材墙绘  见习记者 汪晨云/摄

目前,沟溪乡正按照“一村一文化、一村一特色”的思路发展,除了余东农民画和碗窑·碗东陶瓷题材墙绘,还在五十都村打造以儿童文学为载体的卡通漫画墙绘,在沟溪村植入更接地气、雅俗共赏的南孔文化……最终让9个联盟村变成一个环环相扣的流动画廊。

“集成化、规范化的村庄组团联盟发展能形成一种规模效应,在未来可以形成品牌。”沟溪乡党委书记陈建锋说,他理想中的未来乡村的未来应该是这样的:通过微改造,植入微产业,注重微治理,打造微景村,培育微网红,最终看到村民脸上洋溢着微微笑。

今年复建的龙窑

这个以画为媒的“九连环”值得期待,而走过分分合合曲折发展道路的碗窑·碗东未来乡村的村民们更渴望迎来安居乐业的未来。

谭银水是碗东村的老党支部书记,今年76岁。他说,随着联盟发展的到来,村民们可以在家门口摆地摊或务工,是件好事。

图片除署名外,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徐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