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别报道 | 援鄂回忆:那些人,那些事②

2020-04-17 23:55:24 衢州晚报

【专题】众志成城,坚决打赢防控阻击战发展总体战

衢报传媒集团见习记者 熊苗

国有危难,他们携着明媚走进风雨;春暖花开,他们带着荣光回归家园。从大年初一起,我市三批医疗队、共52名医护人员先后驰援湖北,展现了衢州医护工作者的崇高医德。4月16日,我市为凯旋的白衣战士举行了隆重的欢迎活动。

今日,本报推出特别报道,让我们一道听他们说说,逆行期间,那些令人难忘的人,那些叫人感动的事。

相隔近两年的“非常”相聚

3月下旬的一天,衢州市人民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医学科副主任医师,衢州市第一批援鄂医疗队队长徐小华,在武汉所住酒店门口与堂兄徐剑短暂地相聚了半小时。徐剑作为海口市第七批援鄂医疗队队长,比徐小华晚二十几天来到武汉。

徐小华(右)在酒店门口与堂兄徐剑合影。

“其实两个人都想抽出时间见个面的,但都很忙。”见面的那天,徐小华刚白班下来,坐在返回酒店的大巴车上,接到徐剑的电话,问他在忙吗。知道徐小华已经下班,没有在忙,徐剑便说来看看徐小华。

徐小华回到酒店洗漱完毕,走出酒店后,在门口见到了近两年没见过面的堂兄徐剑。一出酒店门,两人即使戴着口罩,还是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按照防疫要求,他们没有拥抱,说话时也是全程带着口罩,时刻保持一米远的距离。

“在那半个小时里,虽然我们谈的是病人的一些情况,和其他一些琐事,但整个人都是很激动的。”徐小华告诉记者,因为在异乡见到多年没见的家人,那种温暖与熟悉感是很难描述的,即使只有短暂的半小时,他也觉得够了。

徐小华将这次相聚形容为“非常的时刻,非常的地点,非常的相聚”。徐剑要离开时,徐小华请一旁的酒店工作人员帮他们合影,照片中的他们没有再保持一米的距离,而是手臂隔着衣服稍稍地触碰在一起。他们约定,待疫情结束,两人再相聚。

“放心,我们会竭尽全力!”

2月下旬的一天,衢州市中医医院ICU副主任护师,正在武汉市肺科医院重症监护室二区外围办公室值班的叶燕飞,听到一阵电话铃声,拿起话筒时就传来一位男子夹着哭腔的声音,“你们一定要救救我妈妈呀!”打电话的男子是叶燕飞所在重症监护室的两位病人的儿子。

离开武汉前两天,叶燕飞在武汉市肺科医院门口留影。

原来,这对夫妇同一天转入武汉市肺科医院重症监护室二区,就在前两天,男子的爸爸去世了。通过电话那端因几度哽咽而断断续续的叙述,叶燕飞了解到基本情况。她一边等着医生的到来,一边安抚着电话那端的男子,“放心,我们会竭尽全力的!”

“虽然我一直在ICU工作,也见过许多生生死死的场面。可是,听到那位家属的请求,心里还是有很大的触动。”叶燕飞告诉记者,离开武汉后,回想起当时的场景还是会忍不住落泪。接到男子电话后的一个月里,叶燕飞和男子的母亲都在努力。终于在3月18日,就在叶燕飞返浙的前两天,老人从重症监护室转出至普通病房。

特殊时期,没有家人的陪伴,没有护工的照料,病人的一切都由医务人员打理。要转出重症监护室了,叶燕飞为老人收拾行李,在老人的床头柜中找到老人已故老伴的身份证、老年机。

虽然老人家患有轻度老年痴呆症,但当叶燕飞拿起身份证问道,“奶奶,这是谁呀?”“这是我老伴。”她还是清晰地回答出叶燕飞的问题,眼睛也盯着18号病床,那曾经是她老伴住过的病床。收拾好行李后,老人家跟着叶燕飞离开了重症监护室,没有吵、没有闹,一直很平静。

“第一次为病人……”

“在武汉的那段时间,每天都有感人的故事发生,也有不少遗憾。”返衢已十来天的浙江衢化医院呼吸与危重症学科主管护师李德生,回忆起在武汉的经历时说。

好转的病人一手握住李德生的手,另一只手为他竖起大拇指。

李德生驰援武汉被分配在武汉科技大学附属天佑医院重症监护室,这里面的病人大多时间处于迷迷糊糊的状态。一天下午,李德生在查房过程中注意到了一位脸色不太自然的老奶奶。他低下头问道,“奶奶,是不是扎针很难受?”老奶奶摇了摇头,在低下头时,李德生闻到了异味。

他再次询问,得知原来老奶奶拉了大便,可一直没好意思跟医务人员说。李德生迅速将老奶奶的手术护理垫换掉,为她擦拭屁股。擦完后,老奶奶反问李德生,“你是不是还没有给自己的父母擦过?”李德生有点慌张地说,他没有帮父母擦过,这是他第一次为病人擦大便,“是不是擦得不好?”“没有。”老奶奶说这句话的时候,眼角泛着泪花。

李德生告诉记者,帮老奶奶擦大便时,他反反复复地擦了多次,怕没有擦干净,会有其他并发症,同时也怕老奶奶不舒服。

自此以后,随着重症监护室内护工一个一个地离开,为病人擦大便、倒小便的工作李德生做得越来越频繁,也没什么不适应。

当病人病情好转,用一只手握着他的手,另一只手向他竖起大拇指的时候,李德生说,那一刻最让他感动。

“给我力量的家书”

亲爱的女儿晓菲:

你有幸驰援武汉参加防疫,我们全家人都感到很高兴,希望你在做好本职工作的同时要好好保护自己。最后祝你们战胜疫情,早日凯旋。

1月28日,驰援武汉的医务人员,衢州市中医医院ICU护士,开化姑娘汪晓菲,看到了父亲汪建明写下的家书。在汪晓菲眼中,父亲一直是一个不善于表达,平时都很严肃的人。“小时候很怕他,真的没想到他会给我写信。”汪晓菲说,这是父亲第一次给她写信,看到关于家书的文章推送,心里还是蛮感动的,但冷静之后,她有点怀疑信里的内容是不是别人所说,他听写的。

返浙前夜,汪晓菲(左)所在病区战友特意过来为她送别。

“那天晚上,我还错怪了他。”汪晓菲不好意思地告诉记者,她在与父亲视频聊天时,将心里的怀疑提出来了。汪建明立刻反驳道,怎么会,这都是他自己想的,自己写的!还说,如果有时间的话,他可以写得更好、更多。

汪晓菲形容她跟父亲汪建明两个人都是感情不外露,淡淡的,可是都将对方深藏在心底的人。在武汉抗疫那段时间,爸爸妈妈怕打扰到汪晓菲,从不会主动打电话给她,都是等汪晓菲打电话过去,通话时间不定,但往往不长。父亲会在短暂的视频聊天中,充分表露出对女儿的关心和支持。“一定要保护好自己,爸爸妈妈不在身边,一定要照顾好自己。”这些话是父亲汪建明每次视频聊天中都会提到的。

在武汉感到无力时,汪晓菲说,总会想到家人的支持,想到父亲给她写的家书,顿时又会充满力量。

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相关链接:特别报道 | 援鄂回忆:那些人,那些事①

特别报道 | 援鄂回忆:那些人,那些事③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