激活乡村治理“一池春水”——我市探索基层治理新模式调查

2019-10-17 06:25:10 衢州日报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郑菁菁 报道组 吴莉莉 钱李源

乡风文明与治理有效,是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实施乡村振兴战略、推进农业农村现代化的重要内容。

从早先全体村民共同遵守的“村规民约”,到如今以党建为统领的基层治理模式,衢州乡村一直把“人”作为其中最关键的要素。于是,从农村社会的泥土中生长出来的村民自治,成了基层治理的核心环节。

眼下农村经济社会的结构性变迁,重构了村民自治的环境,新时代的村民自治也迎来了在发展中的回归与拓展。连日来,记者走访了我市多个村民自治成果突出的乡村后发现,越来越多村民开始了解村务事、参与身边事、管好自家事,共建共治共享的局面正逐步形成。

自治:内化于心的群体自觉

每天早上6点半,常山县新昌乡达塘村党支部书记陈重良都会准时来到村委会办公室,早早地开始一天的工作。上班的路上,碰到村民迎面走来,陈重良远远地就会挥手和他们打招呼。

“他们是我的家里人。”在既是乡贤又是村干部的陈重良看来,整个村就是一大家子,村民都是自家人。2016年当选为村支书的陈重良,在三年时间里将村干部、村民拧成了一股绳,带领达塘村从一个落后村蝶变为明星村,让村子更美、村民更富、邻里更和谐的“达塘梦”变得触手可摸。

达塘村的这场漂亮翻身仗,是我市村民自治成果的一个缩影。2014年以来,衢州在全省率先全面开展村规民约修订工作,既传承了传统社会治理模式的精华,又尊重了民风民俗,让90%以上的矛盾在村一级得以化解。近年来,我市又着力构建“三王主”基层治理体系,让自治措施更好地落地。

衢江区高家镇湖仁村的治村“六法”让曾经的“浆糊村”变成资产超千万元的“先进村”,常山县球川镇黄泥畈村通过诚信体系建设唤起群众的参与意识,开化县东坑村多年来“以孝治村”改变了民风村风、丰盈坦村打造“以礼治村”凝聚起改变乡村的力量……一个个村民自治的乡村典型犹如雨后春笋般蓬勃而出。

在这些村庄,村民自治不再是硬生生的标语和口号,而是多元主体参与基层社会治理的现实模板,它让村民的自觉性、自主性、积极性和能动性得到了充分发挥,成了村民内化于心的群体自觉,让村民自治更富有生命力。2018年,衢州“打造中国基层治理最优城市”案例入选“中国改革开放40年地方改革创新40案例”。

善治:外化于行的文化认同

风景宜人的开化县华埠镇下溪村,百里金溪画廊穿村而过,一棵棵沿溪而立的古樟树诉说着乡村最原始的风貌,一畦畦整齐排列的“梦想菜园”更是成了研学基地,吸引着一批批游客来到下溪村体验游玩。

从脏乱差的村庄到游人如织的美丽乡村,嬗变源于村民自治和农房管控风貌提升的双管齐下。秉承着“小事网格内化解,大事力求不出村”的初衷,村党支部书记许军平和村两委干部们建立了一套网格员、网格长、村干部、县干部、法律顾问“五级联动”的村民自治模式,使得村民矛盾得到有效化解。

“‘五级联动’模式不仅让拆除非法‘一户多宅’工作顺利推进,使5亩多土地变身‘梦想菜园’,乡村环境的变美也最终赢得了村民的认同,提升了村民维护和发展村庄的自觉性。”许军平对此很是欣慰。

而位于衢江区东大门的湖仁村,2008年在村支书汪水荣带领下创新推出党建统领基层治理的“湖仁模式”——治村“六法”(即扫好一段路、记好一本账、划好一条红线、讲好一句话、用好一把“扫把”、种好一个橘子),并于2009年开始实施“全民保洁、全员分类、全民包干”的环境治理长效机制,由村统一划红线,在红线包干区内做到包卫生、包秩序、包房前屋后绿化管理、包家禽家畜圈养。

乡村振兴中人的主体作用,在湖仁村得到了淋漓尽致的展现。乡村振兴的“善治”之路,就是要推动乡村治理重心下移,尽可能把资源、服务、管理下放到基层,让村民共享乡村治理和发展成果。

正如柯城区花园街道上洋村八改《村规民约》那样,让老百姓成为村庄治理的主人,村里的事情自己议、自己定、自己干、自己管、自己说了算,村民自治治出了“全国民主法治示范村”。这不仅是一种治村模式,更是一种发自内心的文化认同,让人心凝聚、村庄和谐、产业推进。

蝶变:根植于土的万象更新

如火如荼的村民自治,最终实现了村庄发展的良性互动和万象更新。

嫁到下溪村的汪胜芳,一直做着乡厨生意,附近村子里的红白喜事现场,都能看到她和丈夫忙碌的身影。但是,每年上半年的淡季,却让夫妻俩少了许多经济来源。

眼瞅着村里以“梦想菜园”为契机打造的旅游和民宿产业越来越兴旺,夫妻俩干脆回乡在村集体造的驿站里经营起了餐饮,10月19日即将营业。“村里环境慢慢变好,游客越来越多,老公的好厨艺正好能派上用场!”汪胜芳说,感谢这一届村两委的努力,夫妻俩的新收入完全得益于村里的大变化。

几十公里外的达塘村,根植于乡村特色的村庄规划已经形成了一张宏伟蓝图,相继建成党建广场、石林桃园、猴山景区、泉水鱼垂钓长廊等。在刚过去的十一国庆假期,村里人流如织,许多人都冲着华东一流的“工业风”高端民宿——申山乡宿而来。村民自治的漂亮翻身仗,让达塘村俨然从名不见经传的小山村,一跃成为远近闻名的“网红村”。

而湖仁村走过十年自治路,已经变成一个没有保洁员的村庄,因为村里人人都是保洁员。村民自治不仅提升了村容村貌和村庄品牌,同时也盘活了存量、做大了资产,使村庄走上了蝶变之路,2018年村集体经济收入60余万元。

“党建统领+基层治理+乡村振兴大花园建设”的理念,已经在衢州乡间形成了党建治理大花园“一条龙”,而作为基层治理的最关键环节,村民自治的最终目的,正是为了高质量推进乡村振兴大花园建设。

如今,衢州乡村治理的现代化足迹已经清晰可寻,管理变治理、民主促民生,人民群众的主体地位得以体现,人民群众当家作主的愿望得以实现,三衢大地正迸发出蓬勃的生机与崭新的活力。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