丈夫生前为女儿建了个游泳馆,她毅然接过担子,在风雨中坚守8年—— 只为那份深沉的爱

2019-09-12 09:02:20 衢州日报

【专题】争创全国文明城 共建美丽大花园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方俊

在丈夫去世后,她毅然撑起当初为女儿建的游泳馆,在风雨中坚守8年……

姜丽芳教学员做热身运动。 记者 方俊 摄

8月底的一天,听同事说起锦绣游泳馆老板姜丽芳的故事,我就起了个念头,一定要去会会这位50岁的大姐,她的故事,让人想起前几年的一部热播剧:《一个女人的史诗》。

相较于其他室内游泳馆,锦绣游泳馆真的不太起眼,甚至还有些简陋:没有醒目的招牌,没有华丽的装饰,就这样含蓄低调地隐匿在衢州市区通荷路的深巷拐角。

走进去,是一段过道,一侧墙壁上,贴满了学员的获奖证书,定睛一看,都是2019年7月的,大致数了数,有60来张;另外一侧,则矗立着几块广告牌,上面密密麻麻地记录着游泳馆开业后学员们在各项比赛中取得的成绩(包含省市区三级)。

“你好,我找姜丽芳。”

柜台前,一个披着长发的女人抬起头,她有着一双清澈、带着点异域风情的眼睛,“我是。”

听到丈夫说为女儿建个游泳馆,
当时她被惊得回不过神来

我之所以对这家游泳馆起了兴趣,是因为其背后蕴含着舐犊情深。

2003年,姜丽芳的丈夫揭德荣从常山县调回市区工作,陪伴家人的时间多了,喜欢运动的揭德荣打算让女儿学游泳。“有好身体是一辈子的事,这是需要平常积累的。”时隔多年,姜丽芳依旧清楚记得丈夫说的这番话。

起初,揭德荣带女儿在市区找了家游泳馆,由于不是恒温,到了冬天,水池里的水几乎没有热度,很多时候小朋友的脚刚碰到水面,就被冰得马上缩上来。爱女心切的揭德荣怕这样下去,别说游泳,搞不好会将女儿的体质搞坏。想了又想,他作出一个决定:自己建一个游泳馆。他头一回跟妻子提出这个想法时,姜丽芳惊得半天回不过神。

揭德荣时不时地和妻子念叨建游泳馆的事,为此还两次放弃原本已经订下来的房子。揭德荣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为了孩子,他任性了一回。

2008年10月,饱含深情的游泳馆终于落成,地址在通荷路,由仓库改建,以至于很多亲友参观后戏谑,“你们夫妻俩厉害的,在房子里挖了个洞。”

就这样,锦绣游泳馆悄然开张,名字是揭德荣取的,预示着繁花似锦。姜丽芳清晰地记得,刚开业时,学员只有八九位,清一色都是小孩子。

这也成了这家游泳馆的特色,专门面向儿童开放,不接纳大人。你在这里只会看到两种人,一种是学游泳的小孩,另一种是陪同在侧的家长。

与学员的感情,
延伸到泳池之外

今年8月30日晚,华灯初上,前来游泳的孩子渐渐增多,他们身后都跟着家长。因此,晚上6点还不到,游泳馆已然人声鼎沸。

看到姜丽芳,不少家长很自然地上前打招呼:“送去了?”“开了几小时的车啊?”“国庆回不回来?”他们说的其实是同一件事:今年,姜丽芳的女儿考上大学,在江苏,两天前,姜丽芳开车送女儿去了学校。

我注意到他们之间的对话,随意自然,就像是相处许久的朋友。

杜女士还记得自己第一次见到姜丽芳时的感觉:“好黑啊,看起来就是块黑炭。”那是2012年的夏天,杜女士准备给女儿报游泳课,朋友推荐说:“有个女教练很合适。”于是,杜女士慕名拜访了姜丽芳,看她上了一堂游泳课后,毫不犹豫就作出了决定。杜女士是老师,作为专业人士,她很欣赏姜丽芳的教学方式:“耐心细致,张弛有度,因材施教。”

杜女士放心地将女儿交给姜丽芳,一晃过去7年。而这样的家长,比比皆是。

在姜丽芳的手机里,保留着许多前学员的电话和微信,闲暇之余,她会和这些孩子聊天话家常。她知道很多人的情况:比如何语涵,温州医科大学毕业后,今年进入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工作;在清华大学就读的林祺安,加入了学院游泳队……这符合姜丽芳的性格,结识新朋友,不忘老朋友。

姜丽芳应邀参加一位学员的生日聚会。图片由采访对象提供

而许多家长,因为孩子都在锦绣游泳馆学游泳成为好友。他们经常相约出门旅游,有时也会约上姜丽芳,怕姜丽芳跟丢,特意安排她的车子在出行车队中间。游泳班里哪个孩子过生日,其他家庭也会受邀参加。他们的友情,早已延伸到泳池之外。

她是个很有一套的教练,
懂得抓住孩子的心

采访间隙,不断有小学员跑到姜丽芳跟前,“教练,某某某踢我一脚!”“老师,某某某不好好练,在那里玩。”姜丽芳总是耐心回复:“没事,等下老师去批评他。”瞄到一个小姑娘表情气恼,她顺手从座位上拿起一块巧克力:“你今天表现不错,老师奖励你。”小姑娘的脸瞬间阴转多云,蹦蹦跳跳离去。

对付这些小孩,姜丽芳很有一套。

14岁的徐毅豪想到一件事:7岁那年,要参加中考的姐姐进行游泳培训,妈妈顺带也给他报了班,而在此之前,他连水都不敢下。旱鸭子学游泳,首先要学会憋气。姜教练就想了个办法,她把戴在手上的珠子拆成一颗一颗,扔到水里,让他去捡,每捡起10颗就奖励一根棒棒糖。糖果的诱惑是巨大的,一个月后,徐毅豪已能在水中穿梭自如。

如今,徐毅豪是锦绣游泳馆的小名人,游泳比赛中有5个项目达到二级标准,这在同龄人中是很难得的。由于成绩突出,最近,徐毅豪还被免了费用。

虽然没有做过老师,但姜丽芳懂得抓住孩子的心。最小的一个班的学员都在上幼儿园,其中一个才3周岁多一点,姜丽芳就买了两条鱼,小班要上课了,把鱼往水里一扔,几个小家伙果然被吸引了,纷纷扑腾开来。

女儿是姜丽芳一手带大的,她知道怎样应对每个年龄段的孩子,当然,无论几岁,有几点是绕不开的:比如,都喜欢被称赞和认可;再比如,还需要适当的鼓励。

“所以,这是我们把孩子送到锦绣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教练这么有办法,不愁孩子学不好。”一位家长插话道。

风雨守候,
只为那份深沉的爱

事实上,这些年来,姜丽芳承受着外人无法想象的压力。游泳馆刚开起来时,很多人明里暗里说:“就凭一家人单打独斗,你们很难支撑的。”有人甚至预言:“应该撑不了几个月。”这样的议论,在2011年丈夫揭德荣因病去世达到了高峰。

堵不住别人的嘴,那就做好自己。

姜丽芳从自己身上下手,用最短的时间考出教练证。丈夫走了,如果还想让游泳馆开下去,这本证必不可少。

她也没有听从家人的意见,去干其他的副业,而是一门心思守着自己的游泳馆,日复一日,年复一年。只要不带队比赛,她每天下午4点准时出现在游泳馆,消毒清扫,然后静静地等待学员过来上课,一直要忙碌到晚上9点多才能下班。没有节假日,没有淡旺季,只要有学员,她就安排课程。

这么多年,累吗?为何还在坚持?姜丽芳不止一次听到过这样的疑问,此时,她总会想起丈夫在世时的一个画面:每次游完泳,他都要在池边坐一坐。以前她并不理解,经历了风风雨雨后终于领悟,那是一份深沉的爱。而这,也是她对游泳馆割舍不了的浓厚感情。

[责任编辑:赵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