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民英雄”胡兆富的传奇人生

2019-07-14 22:26:16 衢州日报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毛慧娟 报道组 徐高飞 钱李源 通讯员 江真真


93年前,他出生在山东省济宁市泗水县,5岁失去母亲,13岁没了父亲,15岁只身一人进入大山寻找游击队。

76年前,年仅17岁的他正式入伍,先后参加抗日战争、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大小战役战斗46次,立功受奖26次(其中特等功2次、一等功7次、二等功8次、三等功5次、四等功2次,1947年被华东野战军党委授予三级战斗英雄,1951年8月被华东军区授予为三级人民英雄),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

61年前,他转业后进入筹建中的兰江冶炼厂职工医院。56年前,响应政府号召,他来到常山支援血吸虫病防治,并在常山县人民医院内科医生的岗位上退休。直到今年7月,常山县退役军人事务局在摸排工作中,才揭开了这段被封存了60多年的赫赫战功。

如今,93岁的他和85岁的妻子一起居住在常山县紫港街道紫港小区的一套单元房里,每天仍坚持看新闻,对国家和常山的发展大事如数家珍。 他说,党和人民培养了我,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就是一颗螺丝钉,为人民做点事都是应该的,把战功讲出来就是去邀功,那是不对的。

他就是胡兆富,一个因战六级伤残的老军人。

火线救援,绝不丢下一个战友

“1948年3月洛阳战斗中,在最后扫除敌人西北地堡时,排长、班长先后牺牲,他作为一名卫生员,指挥一个班坚持战斗,炸掉敌人两个大地堡,除完成抢救伤员任务外,还缴获敌人马枪一支、冲锋枪二支,战后评为特等功。”

这是1951年华东军区空军政治部的英模功臣登记表中,对胡兆富战斗事迹的描述。这一年,胡兆富被华东军区授予三级人民英雄。

据胡兆富回忆,1948年,我军发起解放洛阳战役,这是解放战争时期中原战场的一场重要战役。

胡兆富当时所在的华东三野三纵七师廿团三营七连的任务,是突击战场西北角的一个敌营。“排长在冲锋的时候牺牲了,指导员踩了地雷也牺牲了,我虽然只是一名卫生员,可我当时是全排唯一一个党员,我必须站出来指挥。”回想起那场战斗,胡兆富老人记忆犹新。这场战争打了两夜一天半,他不仅冒着枪林弹雨抢救了57名伤员,还跑到战斗最前沿打死了一个敌人。

因为参军时年龄小个头小,胡兆富在入伍之后参加的历次战役中,多数是担任卫生员的角色。在战场上,他带枪救护,哪里有伤员就冲向哪里。“有一次战斗中,有颗子弹直接穿透我的脸颊,我下了火线才发现前面牙齿掉了三颗。”在胡老的点滴回忆中,我们梳理出他的部分战功:

1947年6月的济宁战斗中,在身负轻伤的情况下,在十小时内包扎90多名伤员。

1948年济南战役中,在猛烈的炮火攻击下,背着重伤的营长爬下火线,并在随后的一个遭遇战中抢救了19名伤员。

1948年开封战斗中,敌机轰炸,先后胸部、脑部负伤,仍坚持不下火线,救出11名伤员。

……

“当时就想着,只要有一口气,就绝不能丢下任何一名伤员。”这句话,胡兆富老人现在说起来,依然无比坚定。

医院为家,绝不放弃一个病人

1958年,胡兆富转业到金华的兰江冶炼厂筹建职工医院。一年多时间,创建了拥有20多名医生、能为全厂3万多职工提供服务的职工医院。

“既要当院长又要当医生,当得我头疼。”胡兆富一边摇头一边用手指头敲脑袋,他说他不想做行政工作,就想做个医生,治病救人。组织上后来想安排胡兆富去金华卫生系统当干部,可他主动提出要去最艰苦的一线,为病人看病。

1963年,响应政府号召,胡兆富来到了常山人民医院。“当时浙江有两个地方血吸虫病特别厉害,一个是嘉兴,一个就是常山。”在胡兆富记忆里,当时常山有很多腹大如鼓的血吸虫病人。“我们又没有特效药,当时很多人治不好。”面对病人却无能为力,现在想起来仍让他抱憾不已。

终于走上了临床医疗的岗位,得偿夙愿的胡兆富全身心地投入。直到1985年离休, 22年时间里,一天事假和病假都没有请过,年年都被医院评为先进工作者。

“从小我对爸爸就没什么印象,只知道爸爸是医生,而且经常加班,简直就是以医院为家。我在家很少见到他。”今年60岁的胡玲是胡兆富的二女儿,她说小时候最讨厌的就是等爸爸吃饭。“我们家的规矩是要等爸爸回来才能开饭,可别人11点多就下班了,他有时要到下午一两点钟才下班。”

在常山人民医院工作22年多,胡兆富没有在家过过一个年。他拍拍自己的胸口说,“医院要人值班啊,我是科室唯一的党员,当然要带头值班。”

今年74岁的王贞元医生与胡兆富认识近40年,“我们同事只知道他是部队转业回来的。”在同事们的印象中,胡兆富工作特别勤恳、责任心非常强。“他经常说,病人那么远过来,把生命托付给我们,我们就要负责。”

病人没钱了,他拿出自己的粮票;别人都说没救了,他还坚持要抢救。在女儿胡玲的记忆里,爸爸就是那种不到最后一刻,决不放弃病人的好医生。

“我们常山县城有个叫姜云娥的,今年50多岁,每次看到我都说,要不是当时我爸坚持救她,她早就没命了。”胡玲说,当时姜女士还不到十岁,患上了麻疹并发症,她的主治医生甚至她的父母都已经决定放弃治疗,已经在下班回家路上的胡兆富接到消息后马上赶回医院,把她从死神手里抢了回来。这样的病例,在他的一生中,有无数个。

更可敬的是,因为膀胱不好,胡兆富一度尿血,可他一边给自己治疗,一边给病人看病。另外,因脑部曾被弹片击中,有段时间头疼发作,他用冰袋绑在脑袋上止痛,边吃药边工作。“我是党员啊,必须带好头,这是一个党员应该做的。”胡兆富用自己的言行影响着子女,感染着同事们。

淡泊名利,医院返聘只拿一元年薪

离开战场到地方,60多年过去了,胡兆富从未向外人炫耀过他的军功章,甚至和家人都没有细说过。

1985年胡兆富离休,当时家里一点存款都没有,医院想高薪返聘他,可胡兆富只象征性地收了1元钱的年薪。“为人民服务是应该的,我不想通过这种方式赚外快。”平时只要听说哪里有义诊活动,他都主动去参与,随叫随到,不叫也到。他觉得,单位里有进步的机会,要留给年轻人,自己在社会上发挥点余热就好了。

这么多年来,家里的经济条件并不宽裕,胡兆富从来没有想过要拿着军功去跟组织提要求。战友知道他1959年被评为浙江省先进工作者,让他家人去申请补贴,结果被胡兆富拦住了。他跟女儿说:“这么点事情,不准去。”

“我爸去年生病,他自己以为要撑不住了,在我的追问下,才跟我说了他立功的事情。”胡玲说,家人此前只知道父亲是军人,打过仗立过功,但从来不知道具体情况。

如今,93岁的胡兆富依然每天都十分关心国家和地方的大事,记者采访的时候,就看到胡老正拿着放大镜在看报纸。“我这生最自豪的事情,就是走上了革命道路,我很小就没了父母,是党和政府培养了我。”

采访过程中,他也一再表示,“作为一个党员,要时刻牢记党的教导。别说我没做出什么大成绩,就算做出了大成绩,那也是应该的。我们做的这点小事,没什么好说的,说了心里不舒服。”

胡老的事迹被发现后,相关部门要组织宣传,但胡老一直婉拒。在子女们的一再劝说下,他才勉强同意配合。记者第二次上门采访时,胡兆富特意洗了桃子,一个个分到在场的每个人手里。“你们上次来,水都没喝上,就我这么点事真是麻烦你们了。”采访结束后,他把我们送到门口,拉着我们的手嘱咐:“再别来了啊。”



大音希声 功高无言

本报评论员

17岁参军,先后参加抗日战争、孟良崮战役、淮海战役、渡江战役等大小战役战斗46次,荣获特等功2次、一等功7次、二等功8次、三等功5次、四等功2次,1947年被华东野战军党委授予三级战斗英雄,1951年8月被华东军区授予三级人民英雄,受到毛主席和周总理的接见。

若不是当地退役军人事务局的摸排及时发现,胡兆富这些令人震撼的事迹还不为外人所知。细阅老人的每一枚军功章,都足以荣耀一生、福被全家。但他将这些军功章深藏了六十多年,从不炫耀、从不自傲、从不请赏,在平凡的岗位上践行着一名共产党员的“初心”。大音希声,功高无言。这是一种无比高尚的人生境界,是一种无比纯粹的道德情怀,是一种无比纯洁的党性修养。

每一枚军功章背后都有一个动人的故事,每一项荣誉背后都是一段英雄史诗。战火的洗礼,让一位老人看淡了功劳、看轻了物质,站在精神高地六十余年而默默无闻、清贫一生。这份朴素的坚守,诠释了作为一名共产党员应该如何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如何做一个高尚的人、一个纯粹的人、一个有道德的人、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有益于人民的人。

胡兆富的传奇故事,值得每一个生活在和平年代的人,尤其是每一个共产党员对标自省。如今没有战火纷飞的生命危险,没有你死我活的斗争场景,但作为共产党人忘我奉献、克难攻坚的奋斗精神,依然是这面鲜红党旗上最醒目的时代标识。凡有付出,就先考虑个人能得多少的好处;稍有作为,就轻易地躺在功劳簿上不思进取;遇到困难,就千方百计做精致的利己主义者。如此等等,都应该从胡兆富身上找找标准,自我反省、自我突破、自我提升,并坚定地落实到每一个岗位的每一天工作中。

这是一份无价的精神财富,这是一种珍贵的革命传统。世易时移,但总有一些不变的东西在激励着我们继续前行、薪火相传。不忘初心,牢记使命。面对新时代新使命新任务,每位共产党员都应该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功成必定有我”的历史担当,在各自岗位上发挥“螺丝钉”“动力源”的作用,为时代进步、社会发展贡献一份绵薄之力。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