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田铺里品文化——“乡村调查”系列之八

2019-04-21 23:23:56 衢州日报

【专题】学习贯彻市委七届六次全会精神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俞施 文/摄 报道组 求张锋 通讯员 傅建刚


调查对象:龙游县龙洲街道后田铺村

村庄档案:后田铺村地处灵山江畔,距离县城7公里,村域面积2.9平方公里,由9个自然村组成,共有农户391户,人口948人,村民主要从事粮食、蔬菜种植和鱼虾养殖,四分之一村民就近打工从事二三产业。该村人文资源优势突出,姜席堰灌溉工程入选2018年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是浙江省首批“传统戏剧(龙游徽戏)特色村”、婺剧文化源头村。

近些年来,后田铺村深挖耕读文化、婺剧文化、姜席堰文化、红色文化,从一个“八分钱邮票”的后进村,成长为远近闻名的文化特色村,闯出了一条具有后田铺特色的文化振兴之路。

借文化之力振兴乡村,后田铺积累了一定的经验。近日,记者再次走进该村,了解这个村庄的文化发展脉络。

婺剧唤醒一个村

桃红柳绿,春色正好。走进后田铺村,能遇见不少与婺剧相关的文化元素:由精致勾画的脸谱组成的指路牌,以经典婺剧曲目为内容的墙画,由大鼓等婺剧特色元素装点的庭院,融入了婺剧腔调的村歌手机铃声……这是一个文化气息浓郁的村庄。

“村庄这一切的改变,要从2014年开始深挖婺剧文化说起。”村委会主任詹红菊说。

后田铺村有源远流长的婺剧文化,被誉为“浙西第一班”的“周春聚班”即诞生于后田铺村。从周春聚班走出的周氏三姐妹(周越先、周越桂、周越芗)更是后来不少婺剧团掌门人的老师,后田铺村是名副其实的婺剧源头村。

“锣鼓响,脚板痒。”村里的老年人仍旧保持着爱看婺剧的传统,除了经常到十里八乡看戏外,也经常邀请戏班子到村里唱戏。

叶俊 摄

“为了让村民,特别是年轻人更加了解婺剧文化,村两委通过多种渠道,辗转联系上周氏三姐妹中唯一健在的周越桂。”詹红菊相告,在家乡人民的盛情邀请下,2014年10月,著名戏剧表演艺术家、国家二级演员、当代婺剧小生的杰出代表、浙江婺剧传承人——84岁的周越桂老人,在家人的陪同下,回到阔别25年的家乡。

周越桂的回乡,唤醒了后田铺的婺剧文化记忆。同年,后田铺文化礼堂开建。后田铺村文化礼堂内设两堂一馆——文化礼堂、文化讲堂、婺剧展示馆,周越桂捐赠了一批珍贵的婺剧文化资料。

“文化礼堂项目,是后田铺村文化发展的第一个项目。”龙洲街道党工委委员、办事处副主任刘红卫相告,村文化礼堂的兴建,让后田铺村文化发展有了载体。

詹红菊告诉记者,文化礼堂成为各种文化活动的演出场地、创作场地和交流场地。仅第一年,文化礼堂就开展大大小小的活动40余场,村民自发组织的文化活动更是不计其数。

凭借婺剧文化,后田铺村文化礼堂被选为浙江省“50个示范文化新地标”和浙江省五星级文化礼堂。

文化美化一个村

每逢周一、周三,文化礼堂内就会飘扬出《昭君出塞》《樊梨花》等熟悉的婺剧选段。这是后田铺村婺剧坐唱班在这里进行固定练习。

文化礼堂不仅要建好,还要用好。幼儿园教师出身的詹红菊放弃了自己热爱的教育事业,成了一名专职的文化礼堂“管家”。

在后田铺村文化礼堂,由村民自编自导自演的婺剧文化节目是其一大特色。

起初,詹红菊虽然能歌善舞,对婺剧却一窍不通。于是,詹红菊就一遍遍地跟着光盘学唱腔、学走位。同时,她还召集起一群热心文化的骨干,组建了一支文化志愿者队伍。每逢活动,他们就成了文化礼堂中最亮丽的一道风景。

詹红菊通过拜访村里的乡贤和年长的老人,将搜集到的素材,融入节目的创作及礼仪活动的展演上。依托草根文艺人才,借助部门专业指导,深挖本土特色文化,节目深受村民欢迎。

2014年的龙游县文化礼堂精品展演,后田铺村《梨园后代看田铺》荣获银奖;2015年的龙游县村歌大赛,后田铺村的《美哉 后田铺》荣获银奖;2018年龙游县文化礼堂精品节目展演,后田铺选送的《姜席堰》歌舞荣获金奖。

叶俊 摄

“如果没有文化礼堂,村里这么多文化活动也开展不起来。”詹红菊相告,文化礼堂内,好戏连台,笑声不断。每个月,都有活动上演,越来越多的村民成为观众,越来越多的观众走上舞台……婺剧声调在村子里飘荡回响,文化悄无声息地在每个人心头盛开。

文化,渐渐成为后田铺村村民引以为豪的品牌。为了能够拉近村民与文化之间的距离,2016年,后田铺成为龙游县首批“乡韵庭院”村庄,机关单位和农户结对,共同打造庭院。

詹红菊爱好婺剧,她家打造了一个带有婺剧文化气息的院子——旧水缸上画着婺剧人物,里面养着水葫芦,叫作“有容乃靓”;由旧篮球改造的花盆挂在围墙上,叫作“青出于蓝”;写着家风家训、画着工笔画的盘子叫作“乡韵盘绕”;门厅里用竹节制成的小花盆,叫作“竹上生花”。

村民钟志红家是养蜂的,所以他家的小院被打造成“蜂恋花香”,院里醒目的位置上摆着几只蜂箱;黄根新的院子取名“更新园”,来自男主人自己的名字,意为万象更新;黄耀民的父亲爱摆弄花花草草,所以就在院子里给他建了一间阳光房,专门用来养兰花;吴品宏家喜欢种点果树,所以院里种上了几棵果树……

在机关单位与农户的合作下,村居环境得到提升,文化氛围从文化礼堂扩散至全村。文化有了群众基础,也有了更广阔的生长空间。

探寻“文化+”新路

2018年8月14日,一则激动人心的喜讯从大洋彼岸的加拿大传来——姜席堰正式入选“世界灌溉工程遗产名录”,一起入选的还有都江堰、灵渠和长渠。

叶俊 摄

姜席堰文化是后田铺村的另一张文化名片。距今已有680多年历史的姜席堰,由上堰、下堰组成,为纪念主持和赞助修堰的姜、席两位员外,分别把上堰称为姜堰,下堰称为席堰,故简称姜席堰。古堰见证了龙游纷繁的历史变迁,是古代龙游人治水、利水智慧的结晶。

姜席堰申遗成功的消息让后田铺声名远播的同时,也让后田铺村犯了难:拥有两块文化金字招牌,如何进一步地深度挖掘内涵,让它转化成乡村振兴的持续内生动力?

“600多年的水利设施,应以保护为主。”刘红卫相告,在婺剧文化和姜席堰文化两者之间,后田铺村依旧选择深挖婺剧文化,做好婺剧文章。

一直以来,后田铺村虽为婺剧文化村,但是婺剧传唱率不高,婺剧只流传于少部分村民之间。如果缺乏群众基础,婺剧文化也难走远。如何深挖婺剧文化,培养更多的婺剧人才?如何把特色乡村文化转化成产业吸引力?这是摆在后田铺村两委面前的一个现实问题。刘红卫认为,让文化品牌转化成文化产业或者衍生出文旅产业,甚至带动其他产业发展,这是后田铺村下一步的发展目标。

詹红菊相告,已经建成的文化礼堂和龙南明珠旅游接待中心都为后田铺村下一步做大做强文化品牌提供了很好的硬件基础。

据了解,后田铺村的初步设想是注册文化旅游公司,继续借助于婺剧文化和姜席堰文化,发展“文化+”产业,定期举办采风、摄影等文化活动,凭借文化品牌,在培育更加浓厚的文化氛围的同时,带动整个村整体振兴、发展。

短评:如何放大文化品牌的影响力?

文化的力量,既是最深沉的力量,也是最持久的力量,乡村振兴离不开文化的振兴。 依靠文化,后田铺村的村容村貌和民风在短短几年间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但乡村文化振兴要靠人。在调查中记者发现,后田铺村的文化人才总量不足,尤其是文艺骨干比较缺乏,目前仍以政府支持为主。不解决这些现实难题,文化振兴不可持续。在建立健全吸引文艺骨干的激励机制的同时,还要打造老百姓喜闻乐见、有归属感的文化项目。两者在相互促进中保持乡村文化品牌的魅力。

文化可以是一种品牌,也是一种发展载体。从品牌到产业,因地制宜做好“文化+”的文章,发展文化产业,这既是乡村文化自身发展的需要,也是乡村振兴的应有之义。而要做到这一点,必须注重产业融合的顶层设计,在让文化融入生活、成风化人的同时,不断放大文化品牌的影响力,衍生出更多能实实在在为老百姓带来幸福感和获得感的创业机会,最终形成文化发展与乡村振兴之间的良性循环。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