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仁的十年“自治” ——“乡村调查”系列之六

2019-04-07 21:12:44 掌上衢州

【专题】学习贯彻市委七届六次全会精神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杨林涛 文/摄 报道组 柳婧 江玥

调查对象:衢江区高家镇湖仁村

村庄档案:湖仁村位于衢江区东大门,区域面积2.645平方公里。全村360户1080人,耕地面积1680余亩,山林面积1400余亩,主产稻米、柑橘。人均年收入18000元,村集体年收入40万元。

村委大院

村集体负债四十万元;镇里没人愿意去当驻村干部;生猪养殖污染严重,亲戚不愿上门……这么个“破烂村”,近几年来却一下子成了远近闻名的“花园村”。

“我们走的就是村民自治路。”3月12日,记者来到衢江区高家镇湖仁村调研,村支书汪水荣向记者一语道破其中玄机。

那么湖仁村的村民自治有什么具体经验值得总结?还存在哪些困惑与问题?记者进行了深入调查。

从卫生自治破题

走进湖仁村,新农村风貌扑面而来。虽然一路上汪水荣不时会俯身捡拾起路面上偶见的烟蒂,但这个小插曲反而增加了一种真切感。

“我们村没有专业保洁员,村民人人都是保洁员,每家每户除了各人自扫门前雪,还要负责规定包干区的卫生保洁。”汪水荣介绍。

说起村庄的变化,在家做来料加工的村民邓建珍和周玉莲赞不绝口。邓建珍说:“以前家门口这条路是泥路,卫生很差,现在浇上了水泥路,我每天都会把家门口扫得干干净净,那条红线范围内都是我扫的。村干部带头做,做事公平,我们心服口服,都自愿跟着做。”

汪水荣则进一步补充:“一开始确实不顺利,除了我们自己带头做,再就是耐心辅导村民做,鼓励监督机制跟进,最终铁杵磨成针、自治自然成。”

从2009年开始,湖仁村实施“全民保洁、全员分类、全民包干”的环境治理长效机制,先后出台了《农户房前屋后按红线划分包干区考核办法》等卫生自治村规民约。由村统一划红线,在红线包干区内做到包卫生、包秩序、包房前屋后绿化管理、包家禽家畜圈养。每家发两只不锈钢桶,用于分类垃圾,每天按时自行送到村垃圾分类池。每名党员联系12户,负责对这12户农户日常监管。村两委、村民代表组成8人小组,每月不定时集中检查各户卫生保洁情况,并逐项打分,列出等级,张榜公布。对连续两次评为差等级的,要义务打扫村里卫生一次。

卫生考核

当天下午,记者就在村里遇到一组由村干部带队的卫生检查考核小队。“今天刚好是我们每月不定期的打分评分日,结果会在全村公开晾晒,让村民在相互比较中争先保洁。”汪水荣说,刚开始,村里也有过保洁员,但发现前面扫后面扔,还是遍地垃圾,村民的自觉性不提起来配再多的保洁员也没用,于是想到了这“治根”的办法——卫生自治,让每个村民都成为保洁员,让每户都把卫生责任与个人荣辱观联系起来,实现真正的长效保洁。

“四出”支撑“自治”

说起十年前的湖仁村,汪水荣感慨地说:“那时不要说村干部,就是整个湖仁村都是没有信誉的代名词。从树信开始,干部作表率,不能粘村里的项目工程,同时村情公开、账目公开。”

树信是一个从诚信到威信的过程。湖仁村对村干部的约束看上去有些“过激”。汪水荣自己在当村支书之初很多村里的开支都是自掏腰包,但这正是通过舍己为人、舍私为公的无私行为,引导并带动村民的“舍出”自觉,从而奠定村民自治的群众基础。

湖仁村村民自治走出了“四出模式”——出力、出钱、出地、出智。前文提到的全村没有保洁员,环境卫生都由村民包干负责,就是这项工作大家共同“舍出”的一种自治方式——出力。

针对每个自然村的不同情况和每个区块的不同特点,规划出整治项目,测算出整治资金和分摊到每个人头上的数额,然后以村民小组为单元集中起来,并由村民小组分别成立各自的5人专管小组负责这笔资金的保管使用,由村监委和全体村民监督。这就是湖仁自治中的“出钱”。“加上乡贤的捐助,这笔村民自治村庄整治经费有260万元。”汪水荣说,“有了钱,我们就打通了断头路、拓宽了村道、清理了陈年垃圾和卫生死角,建起了公共厕所和排污配套设施、治理了劣Ⅴ类水等。”

为了发展和壮大集体经济,村两委决定发展物业经济,让每个村民小组负责拿出2亩地给村集体集中使用,先后共建起三幢总面积达4600平方米的标准厂房用于租赁。“村里没有钱,就让建筑公司垫资,或让租用厂房的老板出资抵租金,只要去想,办法总会有的。”汪水荣介绍,另一项“出地”就是把拆违和拆除一户多宅腾出的土地,村集体收储,然后整合竞价出售给建房户,其收入一部分按标准补偿原地户,增值部分则作村集体收入。另外还有每个人口拿出4分地,由村民小组集体统一出租,所得收益用于村民小组交水电费和日常开支。

“出智”方面最典型的例子就是汪水荣本人。在柑橘转型上,他使出浑身解数打造出特有的“湖仁红”品牌柑橘。从2002年开始,汪水荣用了18年时间自掏腰包先后投入六十多万元,从中国柑橘研究所引进20多个柑橘品种试种筛选,最终选定成功并在村里推广种植。从今年开始“湖仁红”开始走上规模化量产之路,以目前市场价每公斤40元计算,预计可为现有种植的80余户农户共增收500多万元。

“当然,我们的自治是建立在法治基础上的。”汪水荣说,湖仁村从2009年开始聘请长年法律顾问,村中所有可能涉及法律问题的事项,都让法律顾问参与,同时不定期邀请法律专家到村里来上课,并通过展板、墙画等形式宣传法律知识。

“即便是我们的‘四出’行为都是为了公家事情的‘舍出’,也都要考虑其合法性因素,这其实是对自己、也是对村集体的一种保护。”汪水荣深有感触地说。

“一人的智慧是有限的。”汪水荣说,下一步将优化村委会会议和村民大会会议制度,进一步发挥乡贤的集智、借智、引智力量,让村民自治向纵深推进。

“自治”还需往前走

村民自治完成了湖仁村村容村貌的转变、村集体经济的脱贫、村庄品牌的塑造与提升,但与汪水荣心目中的乡村振兴理想还是相去甚远。采访期间他总是会不时锁眉呢喃着一句话:“我们还有许多发展困惑有待破题。”

汪水荣说,湖仁的村民自治搞得早,收到了成效,但如何坚守和进一步深化却面临着一些现实的考验。“我们需要不断注入创新元素,培育自治新动能,使这套村民自治模式不仅仅是乡村治理的‘输血机’,更能成为推动乡村振兴的‘造血机’。”

记者在调查中也发现,湖仁的自治模式的确找准了治村之路,村庄整洁了,环境优美了,民风变好了,同时也盘活了存量、做大了资产,村集体扭亏为盈,却也到了一个发展瓶颈期:如何做大增量文章。汪水荣希望通过创新村民自治在经济领域中的作用——走集体企业化可持续发展之路,来壮大集体经济,进一步带动村民致富。

去年村里成立了一家由村集体控股的旅游开发有限公司,拟开发“百果园”项目推进乡村采摘游、休闲游。目前土地已流转到位,虽然距离最后落地还有一段路要走,但汪水荣想得更远的是村民自治如何融入未来企业发展,同时又能在乡村治理实践中得到不断完善。

汪水荣纠结于此,他说他都60多岁了,想到过退却,但每每想到村民们的信任与期待,他又不忍放弃他为之苦苦探寻的村民自治模式。

短评:如何让“自治”之路越走越宽?

日前,中央出台的《关于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的指导意见》指出,加强和改进乡村治理,要建立健全党委领导、政府负责、社会协同、公众参与、法治保障的现代乡村社会治理体制,抓实建强基层党组织,整顿软弱涣散的村党组织,选好配强农村党组织带头人,深化村民自治实践,发挥农民在乡村治理中的主体作用,传承发展农村优秀传统文化。

湖仁村的探索实践契合了《意见》要求。村民自治是一个解决农村长远发展的基层治理问题,自治除了具有传统的乡村文化传承意义,更是庞大“三农”体系科学高效管理的一种手段。在美丽乡村建设中如果政府过多地搞大包大揽,解决的只会是应付工程或政绩工程,村民的自治体系没有完全建立起来,这些工程就没有“造血”功能,很快便会坍塌。

湖仁村的实践给了我们启发:村民自治制度是一套完整的系统,无外乎三个方面:一是管好党员干部这个关键少数;二是激活主体,即村民这个绝大多数;三是建立完善的监督体系,尤其是要让德治、法治和自治相互融合。唯有如此,自治之路才能越走越宽。

[责任编辑:赵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