资本下乡激活耕读村——“乡村调查”系列之三

2019-03-31 14:32:34 掌上衢州

【专题】学习贯彻市委七届六次全会精神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方利军 报道组 姜伟锋 程伟

调查对象:江山市贺村镇耕读村

村庄档案:耕读村,地处浙江西部边陲,位于江山市贺村镇西北部,距江山市区25公里;区域总面积3.52平方公里;全村308户,共1048人;2018年农民人均收入2.18万元。

江山市贺村镇耕读村的数百亩油菜花已悄然绽放,与青山、碧水、蓝天一起组成了一幅秀美的山水画卷,这也意味着又一波旅游旺季已来临。

因为社会资本的进入,激活了耕读的资源。几年过去,社会资本量投入越来越多,资源越来越集中,一切可预和不可预的变化在这个小山村上演。耕读的未来将会怎样?还有着怎样的期待?带着这些问题,记者进行了一番调研。

蜕变始于生态修复

柳荫遍地、曲桥连廊,在碧波荡漾的“浙西小西湖”——海棠湖边,是投资近3亿元、占地1500亩的秀美耕读景区。在今年春节假期游客爆棚,日接待游客突破了2万人次。

而在上世纪八十年代,村里开采石灰岩生产水泥,几乎家家户户都养猪。最多时,村子周边密布了11家水泥生产、矿山开采企业,集聚了60多家生猪养殖场。村支部副书记徐伟民说,那时家里请客,酒杯刚斟上酒,就落上了黑黑的灰尘,村中心的海棠湖是酱油色的臭水塘。

转机源于秀美耕读景区的投资建设主体——贝林集团的董事长郑积勤的反哺家乡之情。2009年,耕读村与贝林集团村企联动。随着水泥厂被关停,耕读村通过多种途径筹措资金,相继开展了生猪整规、湖水清淤、改善村道、截污纳管……村容村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良好生态是乡村振兴的重要支撑点,但没有产业和项目支撑,必然缺乏造血功能、没有发展动力。

乡贤郑积勤带着资金和项目回归,成为耕读乡村振兴的动力之源。十年间,他承租村里的湖塘水库、农田、山场,先后投入近3亿元,将耕读村打造成为集水产养殖、农林种植、水果采摘、住宿餐饮、农业观光和旅游景点开发于一体的秀美景区,换来了今天的一方碧水蓝天。昔日的“水泥村”“养猪村”,实现了向景区村的华丽转身。2018年,景区共接待游客52.6万人次,同比增长20.1%,营业收入1800万元,同比增长20%。

景区建设为耕读村开辟了一条绿色可持续发展的新路子,随着耕读乡村休闲游的日益走红,其“溢出效应”快速显现。

催生农业工人群体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2013年以前,耕读村全村在家务农的劳动力平均在50岁以上,青壮年劳动力均常年外出务工,村庄出现“空心化”,存在弃耕抛荒现象。

2009年,秀美耕读景区以山场每亩每年租金300元、农田每亩每年租金500元至600元的价格向农民租赁土地用于农业生产和休闲旅游项目等开发。土地流转,一方面使得耕读村的土地资源得以全面激活,村民可以直接从中获益。另一方面,也重构了农业生产关系,催生了一个农业工人群体。

越来越多的村民被景区雇佣,留守在家的中老年男劳力和妇女成了最大的受益者。

村里六七十岁的老人被雇佣后,集中从事水稻、蔬菜、果树种植和水产养殖等工作,成为一支农业工人队伍。企业家管田、职业农民专业化生产,他们种出的有机大米,卖到了每公斤40元。年纪稍轻的留守村民则被聘用参与景区建设、管理与服务。像这样在农场务工的周边村民共有120多人,他们按月固定领薪水,一年可以为家庭创收3万元左右。这相对去年衢州农民2.2万多元的人均收入来说,显得颇有分量。

58岁的徐日才在景区从事安保工作。上班之余,他起早贪黑耕种自家的3亩地,并以每年几公斤菜油的“租金”向别人“拿”了一亩地。四亩耕地轮作油菜和水稻,除去成本,一年净挣6000多元。

在耕读村,像徐日才这样的村民并不在少数,他们一边在农场工作,一边在自家土地上从事农业劳动,正是由于他们对土地的深情守望和付出,如今的耕读已鲜有弃耕抛荒现象。

决定年轻人能否留在乡村发展,在于乡村能否为他们找到有长远前途的谋生之道。社会资本下乡为耕读村的年轻人找到了一条回乡之路。

29岁的吴晓红去年在景区酒店找了份餐厅收银工作,一年4万元的工资比在外打工略低,但全家能安居乐业地在农村一起生活,生活成本下降,家里老人不会孤独,小孩得到了很好的照料,比较收益是大幅增值的。32岁的村妇女主任胡萍是村里的“能人”,她是景区的义务讲解员,现在还是光明look酸奶的衢州总代理,她以娴熟的市场运作,将生意做得风生水起。这种身份的巨大转变是胡萍以前从来不敢想的。

在耕读及周边农村,已有20多位年轻人选择到景区就业。吴晓红、胡萍们正逐渐成为乡村振兴最有生机的力量,也是农村未来希望的传承者。

期待双赢的未来

社会资本进入耕读村,带来的先进理念和旺盛人气,直接催热了农家乐和乡村民宿经济的发展,为村民打开了一个增收的无限的空间。现在秀美耕读景区周边,村民办起了15家农家乐,并发展了民宿床位100多张。

2015年,在当地政府的支持下,村民占友花腾出自家二楼和三楼的7个房间经营民宿,两人一个的标间,收费80—100元。好的年份她打理的“日水旅馆”有近4万元的收入,和在外打工收入相当。

曾在利比亚闯荡发展多年的徐小勇有厨师手艺,有市场眼光。他在村里经营了一家特色民宿餐饮。2015年,他又投入近30万元,新建了一排古色古香的营业用房,自己当起了老板。景区游客越多,他家餐饮生意就越红火,平均每月能挣1万多元。

徐伟民介绍说,这些年,耕读几乎家家户户建起了新房,通过出租、开农家乐、办民宿,促进了财产性收入增加和资源的增值。

但记者在调查中也了解到,耕读村民宿经济发展同样面临的一个“规律性”的困境:如回头客再次来住的非常少。特别是去年景区度假酒店对外营业后,部分村民经营的民宿入住率开始下滑。目前,已有7家民宿、餐饮处于半停业和暂停业状态,再不谋求创新发展,将很难再保持住原有的市场份额。

从长远看,村民宿发展和景区发展并不是“零和博弈”,而是“融合共生”,但要突破瓶颈也非易事。可贵的是,耕读村两委已经开始寻求解决问题的方案,比如将农耕文化、风俗民性、农副产品等转化成为市场资源,打造乡村民宿更高业态,与景区民宿形成低、中、高价互补的差异化竞争。

66岁的郑积勤向记者提及了他的一个愿景:随着景区功能逐步配套完善,客源市场潜力将不断释放,辐射开去,用十到十五年时间,将整个耕读村打造成一个大休闲度假村,形成“村庄+景区+农户”融合发展大格局。

眼下,在秀美耕读景区,一个推动农文旅和养生养老产业融合发展的规划已经形成,耕读国学讲堂、南塘书院等一批文化建设项目将陆续开工建设……景区新一轮发展的动能正在聚集。

时代奔流向前,许多东西正离耕读人远去,而一些东西正在耕读村重建。有社会资本的持续注入,有市场竞争实力的企业,有土地、劳动力等决定性资源的农村和农民,合力探索破题,耕读的乡村振兴令人期待。

短评

如何打好“资本下乡”这张牌?

乡村振兴离不开真金白银的投入。

耕读村这些年的发展可以分为两个阶段:一是开展村庄整治,为社会资本融入乡村发展提供了基础性条件。二是以乡情乡愁为纽带,吸引社会资本反哺乡村,实现了土地、生态等资源要素向财富转化。

社会资本犹如 “黏合剂”,让耕读这一乡土社会更好地黏合了起来,改变了村民的思维方式,激荡了村民的创业意识,焕发了乡村振兴的内生动力。耕读村的探索对时下社会资本下乡是一种启示。

图片、视频由秀美耕读景区提供

[责任编辑: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