抬鸡下田

2019-01-13 09:11:38 衢州日报

徐金渭

某日,有友相邀,去坐落山坞的农庄垂钓。各自选好钓位坐定,原本四散各处的鸡们就幽灵般悄无声息聚拢来抢啄饵料了,且驱之不走。钓友们气恼,抓起鸡狠狠扔向水面,不料那鸡犹如有轻功,掠过水面又心急忙慌赶到岸边抢钓饵吃,更有的鸡居然在水塘里顺带将钓钩上挂着的蚯蚓之类吃了,然后急急踏水上岸继续死皮赖脸抢食。此情此景,不由令人想起那句老话:鸟为食亡。我摆在面前的钓饵也在瞬间被鸡们抢吃个精光,忿恨之下我顺手抓起一只鸡,高高举起欲狠狠扔下水塘以出口恶气,不料这鸡抓在手里竟感觉如抓了一撮鸡毛。我又抓起另一只鸡,那鸡仍是轻如鸿毛。我明白了,这些鸡是饿疯了。我不自觉地环顾四周,未看到有稻田;不自觉地思绪悠悠,想起儿时把鸡送到稻田觅食的事。

大集体时,农户们普遍会养几只鸡,也有养鸭、养鹅的,这主要是为了解决平日里的盐、酱油以及孩子上学用品等开支问题。那时一只鸡蛋一般能卖八分钱,可在供销合作社商店买块橡皮、买支铅笔、买本作业簿,还能有一二分钱买点盐,可解决一大堆问题。当然,不会下蛋的公鸡、公鹅、公鸭,则会在过年过节派上用场:祭祀祖先后一家人开荤。我喜欢鹅,那鹅整日里高昂着头,看似高傲,实则很黏人,有的鹅还总亦步亦趋一摆一晃地跟在人身后,不时地“曲项向天歌”。鸭子们也易管理,而鸡则自由散漫得很,不听指挥。农户是没有田地种粮的,大伙都在生产队挣工分,年底按工分多少分粮食。没有化肥,少有农药,品种是粳稻、籼稻,所以产量不高,亩产有二百公斤就是高产了,年景不好也就百来公斤,所产粮食还得支援国家,故而农户们一般是不会有余粮的。我小时候就没少吃菜糊、萝卜丝饭、番薯片粥之类,而且总还是吃个半饥不饱。人都缺吃的,鸡鸭鹅吃什么呢?加点米汤甚至清水搅拌搅拌使米糠结成团状,这就是家禽的主食糠饭了,也有人常在收工时带把青草、菜叶回家喂鸡鸭鹅的。

人犹忍饥,家禽们挨饿也就不免了,鸡鸭鹅常挨饿就长不肥、就长期不下蛋或下的蛋个小。记得有次我家一只鸡下的蛋竟比麻雀蛋大不了多少,只卖了三分钱。就有人动脑子,把家禽放到生产队收割了稻子的田里吃食。稻子收割了,总有捡不起来的谷粒散落在田里,于是就用鸡笼把家禽运送到田里去。鸡笼一般是用竹篾编成的,椭圆形或四方形,笼身的一面开个门,也有在笼的顶部留个口子的。把鸡鸭一只只抓起来,塞进笼里,一只笼能塞进五六只甚至十来只鸡鸭,挤挤挨挨。鹅是不会被塞进笼的,用树枝条就能赶到田里去,要么就由人抱着送去。鸭、鹅放在水田里找吃的,而鸡则放在旱田里。这是一举多得的好事:家禽能有吃的,家禽粪便能肥田,再则家禽吃掉遗落的谷粒及杂草,日后农田就没那么多杂草和谷粒抽长出来的无用的秧苗了。

大抵是鸡蛋比鸭蛋、鹅蛋价高,而且鸡的食量比鸭、鹅要小,再一个原因可能是鸡会主动觅食,而鸭、鹅则要等着喂食,故而农户们普遍喜欢养鸡,而鸭、鹅则是极少数。把鸡送到田里吃食,这是孩子们的事,也是孩子们乐意干的事。家庭主妇组织孩子们把一只只鸡抓起来塞进鸡笼,然后一声令下:某块田的稻收割了,快把鸡抬去!兄弟姐妹就扛抬起鸡笼晃悠悠往田里赶,然后打开鸡笼门把一只只鸡放出来。鸡们啄青草、谷粒,有时还能吃到蚂蚱、蛐蛐等昆虫和蚯蚓。如有鸡抓到了一只大青蛙,就会轰动鸡群的,所有鸡就纷纷围拢来追逐着企图抢占,而那只抓到青蛙的鸡则叼着青蛙到处躲避,其结果往往是让青蛙逃之夭夭了。有一回,三户人家的鸡放在同一块田里觅食,没想到竟从田埂的洞里钻出三尺来长的一条乌梢蛇来。各家的鸡立马从四面八方聚拢来围在蛇的四周,伸长脖子瞪着眼,“咯咯”叫着,却不敢越雷池一步,而蛇则盘成一堆滴溜溜瞪着小眼“严防死守”,鸡与蛇就这样僵持着。孩子们吓坏了,连忙喊来大人来“调解”:抡起锄头砸死那蛇,把蛇拖离现场埋葬。

把鸡抬到田里吃食,会产生诸多矛盾、出现不少困境。同一块田里,有这家那家的鸡,时间一长就会混起来。户主们就想了个招:把自家的鸡染成蓝色、红色或黄色,便于识别便于管理。这就出现蔚为可观的风景:五颜六色的鸡们遍布稻田。

孩子们玩心重,有的“躲猫猫”躲得远远的,有的“抓坏蛋”追得远远的,还有的到水塘玩水去了,也有的还兼着拔猪草的活,于是稻田里的鸡就失管了,难免会发生鸡丢失的事。不用说,丢失了鸡的孩子回到家是肯定要挨一顿狠骂甚至挨揍的。丢失鸡的原因大致有三:被贪心的人趁机偷走了,鸡追逐蛙虫跑远了迷路回不来了,还有就是黄鼠狼“光顾”了。那黄鼠狼是最可恨的投机分子,在人们稍不留意时就鬼鬼祟祟钻出来把鸡偷走。为了防黄鼠狼偷鸡,农夫们就根据黄鼠狼对泥鳅的嗜好,用木板制成匣子,内设机关,把泥鳅用铁钉钉在匣子里,黄鼠狼钻进匣子吃泥鳅时触动机关就被扣下了。这招管用,黄鼠狼偷鸡事件因此就减少了。

太阳西斜,黄昏迫近,鸡们吃饱喝足无所事事了,这时父母们就会来到田里帮着孩子把鸡赶进笼子里抬回家来。鸡有得吃,下的蛋就格外的大。记得有一天早上,我母亲就捧着一只鸡蛋到左邻右舍巡展:看看啊,这鸡蛋真是大,能卖一角钱!而勤快人起个早在田间地角稻草堆里捡几个鸡蛋回家,更是常有的事。

时至今日,饥饿已普遍地远离了人们,家禽们也能饱食终日。本文开头提到的那山庄的鸡为什么会饿得拼死抢食呢?我义愤填膺特地找到养鸡的农庄庄主为鸡们讨个说法,被告知他是“原生态养鸡”,从不给鸡喂食的,就让鸡自己找虫吃、吃青草,说是这样养起来的鸡肉质特别鲜美。原来如此!我心有不忍,就指责庄主:这是虐待啊!庄主回答:精力、时间顾不过来,打算不养了。因为记挂着那些鸡,过了些日子我又去了趟那山庄,果然一只鸡也没了。

蓦然回首,岁月已在身后留下长长的足迹。一起走进时光流年,看匆匆岁月留下的点点痕迹。

图片来源于网络

[责任编辑: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