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戴村黄泥房,承载着无处安放的乡愁

2018-11-09 14:17:20 衢州晚报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报道组 郑曦 通讯员 雷晔芸 文/摄

黄泥房,承载着无处安放的缕缕乡愁。在有着相似成长经验的人眼里,它并不是贫穷、落后的象征,而着一种亲近自然、回归传统的生活方式。

芦坑自然村的黄泥房

11月2日,记者来到龙游县沐尘畲族乡双戴村,邂逅大山里的黄泥房时,脚步渐渐放缓。这里有老屋、有古树、有石阶、有小溪、有故事、有原住民……炊烟袅袅,岁月静好。

90岁的村民蔡荣棣

情念黄泥房

在双戴村,芦坑和金鸡庵自然村最具特色,共有黄泥房60多幢,均保存完好。

正在改建的黄泥房民宿

“过去山里交通不便,经济困难,大家就地取材,利用黄泥的黏性,造了这些房子。”蔡荣棣今年90岁,住在芦坑自然村,见记者打听黄泥房,他心情格外好,讲起了村里人耳熟能详的故事。

金鸡石是双戴村的标志,突兀于海拔1036米的山顶。杨树山和金鸡石之间,有一条千年古道,贯通遂昌、龙游两县,山这边叫芦坑岭,那边叫枫树岭。金鸡石头向遂昌,尾朝龙游,意为金鸡把肥沃留在了龙游。

黄泥房文化主题馆

好长一段时间,双戴村同遂昌那边的村子相比,要富裕一些。“因为土壤厚、肥力足,双戴的竹子和茶叶远近闻名,不少遂昌姑娘愿意翻过高山,嫁到双戴来。”蔡荣棣回忆。

村口第一户,94岁的周珠便从遂昌嫁过来。“母亲是遂昌那边大户人家的小姐,家里败落后,嫁到芦坑。”因方言不通,周珠的儿子、62岁的蔡良慧代为介绍。蔡良慧说,母亲识字,能干,担任过生产队长,到老衢县开过会。“老母亲在黄泥房住了70多个年头,感情很深,这几年,政府通过下山搬迁安置我们去集居点住,她舍不得,我一直陪着她,做她的思想工作。”

黄泥房公园

当记者提出为他们与老房子拍张照片时,老人家显得很激动。

黄泥房又吃香了

上世纪90年代以来,随着农村经济发展和交通条件的改善,村民或回家建新房,或移民下山,黄泥房开始受“冷落”。

2008年前后,隔着杨树山,遂昌县高坪乡茶树坪村桃源自然村因发展农家乐声名鹊起。坐拥六春湖“万亩杜鹃”,被游客称作“世外桃源”“清凉世界”,看着老人留守、年轻人外出打工的双戴,村支书吴永生心里不是滋味。从自然资源条件来说,双戴并不比高坪差,惟一缺少的就是乡村旅游的创意。“村里成片的黄泥房是不可多得的资源,我们要发展乡村旅游,让冷清的村子重新热闹起来。” 村支书吴永生常和村民这样讲,还带着村委会成员去高坪乡“取经”,并挨家挨户向村民介绍高坪的经验。

“老屋、小村、老人,他们折射着自然村落在当下尴尬、无奈的现实,但长远看,黄泥房村落蕴含着丰富的文化价值与景观价值,代表着回归自然的乡愁,这正是新型城镇化下农村的魅力所在。” 有乡干部对吴永生的想法表示认同。

石阶村道旁花开正艳

“做梦也没想到,如今这土房子竟然这么吃香,不少游客都说黄泥房冬暖夏凉。每到夏天,一到周末,60多张床位全被预订。”村民曾玉香家的农家乐以黄泥房为主题,算上食宿,最多一年赚40多万元。

黄泥文化引客来

2013年以来,双戴村通过下山脱贫政策从农户手中回购12幢黄泥房,计划打造精品民宿,发展乡村旅游。

既想保留12栋黄泥房的原始特色,又要满足都市人的生活需求,并不是一件容易事。

“芦坑和金鸡庵自然村是我县黄泥房保护利用重点村。一方面,对能够实现整村搬迁的自然村,做好规划,定好政策,实行对外招商,引进市场主体进行开发;另一方面,对不能实现整村搬迁的自然村,实行就地改造,顺势开发,让农户自己开发经营。”记者拜访双戴村当日,龙游县旅委副主任雷正辉也在,他们正忙着引入社会资本,推销双戴。“一位青岛老板已经看中了芦坑的黄泥房,正在打造民宿。”

记者在施工现场看到,一堵堵古朴而粗糙的土夯墙,被最大限度地保留了下来,庭院改建依稀可见曲水流觞的意趣,“这些房子将采用现代建筑语言,结合地域化的生态环境,营造舒适自然的当代民宿建筑。” 雷正辉介绍。

周珠母子与黄泥房合影

如今,村里正忙着完善基础设施,黄泥房牌楼、文化主题馆、公园基本完成;通往芦坑和金鸡庵的道路硬化,前往山顶金鸡石风景点的古道修复也已竣工;道路绿化亮化、道路加宽、网络信号覆盖、电网铺设、游步道、文化长廊、公厕、凉亭、古道修复和游客接待中心等项目正陆续开工。

今年,电影《奶奶的家》在双戴村全程拍摄,传递“拥抱自然、回归本心”的国学理念,与黄泥文化不谋而合。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