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池可采莲,莲叶何田田

2018-06-15 01:05:19 衢州晚报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报道组 郑曦 通讯员 祝玲玲 黄黎燕 文/摄

记者老家在北方,罕见荷花,常怀有遗憾:何时才能与荷花相遇呢?到南方工作后,每年看上几次荷花,也不厌倦。

“走,去天池看荷花!”上周,接到赏荷邀约,记者有些兴奋,当即约定周末出行。龙游天池荷花,历史久,规模大,名气在外。此前,记者曾多次看过天池荷花照片,百亩规模,蔚为壮观,心中画满了感叹号。

6月9日,我们依约前行,同行中有一位特别的朋友,横山镇干部邵根春,一位地道的荷花专家。

荷之韵

“马上就到天池荷花景区了。”车子一驶入遍布荷田的公路上,邵根春提醒。
放眼望去,百亩莲田,盈盈绿盖,粉、绿、白之间,荷花姿态婷婷,摇曳在风中,暗香浮动。难怪晚唐诗人李商隐惊叹它“无色可并,无香可比”。
在邵根春的讲述里,天池荷花源自一个慈悲行善的故事,“天池一带种植荷花,最早可追溯到南宋年间。南宋末年,名医邵世金为避战乱自临安(今杭州一带)躲入志棠一带(旧时天池归志棠管辖),一日,他在水稻田发现一株野生荷花,精通医术的他深知莲藕浑身都是宝,于是带回试种,成功后在农户之间得以流传。”

“我可以摘一片荷叶吗?”路边有位姑娘上前询问。记者刚想说不行,这会影响荷花的长势,邵根春却做出嘘声动作,“可以摘,不过要挑没有开出荷花的叶子摘,这样才不会影响莲蓬的生长!”

荷之趣

“卖莲子啰!新鲜的莲子!”箩筐担里的莲蓬、穿街过巷的叫卖声,曾是许多人的童年回忆。

一亩莲田,也曾承包了邵根春的夏天。

他的童年常与剥莲子为伍,从新奇、生疏到疲惫、熟练,剥莲子,是他们那一代人的童年乐趣:顺着莲蓬头的边缘,将整个带有蜂窝状突起的一面全部揭下,只剩下一颗挨一颗的莲米,还包着一层白色的纤维状薄膜。然后再将一颗颗莲米摘下,先剥去白色纤维薄膜,再剥去绿色外壳,嫩生生的莲米就露出来了,直接就可以入口,有淡淡的清甜,还可以烘干,卖干莲子。

那时,一斤干莲子卖3元,一亩莲田年产莲子60斤左右,能卖180元,这几乎是普通人家一年的主要收入。相比荷花纤尘不染的外表,莲农或许更爱其内在之美。

在诗人的眼中,与荷花有关的事物大多纤尘不染,南北朝《西洲曲》中写道,“采莲南塘秋,莲花过人头。低头弄莲子,莲子清如水。”而事实上,采莲人却不如古人这般闲云野鹤。“为了保证莲子的质量,莲农们凌晨三四点就要下水去摘。”邵根春说,采莲人很苦,通常身着皮裤踩至莲田间,淤泥漫过膝盖,每前进一步都异常艰辛。

荷之业

天池度假山庄负责人、返乡创业青年许林峰特意开发了富硒全莲宴。荷叶、花瓣、莲子、莲藕等皆入菜,各色菜肴令人眼花缭乱。“莲花全身都是宝,全莲宴只是我开发利用富硒的一小部分,未来,我还想全方位包装各式富硒农产品。”听了许林峰的话,邵根春赞赏地点了点头。
“正是因为邵老师的用心,才出了‘龙游富硒产品’。”天池村支书张卸苟向大家讲起一段往事。2004年初,龙游县农业局和国土局委托五六位省地质专家,对横山镇志棠村一带进行测土配方检测。“初步检测报告出来后,一位姓余的博士说,志棠一带的土壤含硒成分很高,最高区块每公斤达到0.84mg。”时任横山镇农技站站长的邵根春知道硒对人的健康有好处,马上问了一句:“志棠的莲子也含硒吗?”余博士告诉邵根春,不仅莲子含硒,志棠的其他农产品也含硒,而且含量是最佳的,每公斤0.27mg。余博士的话让邵根春很兴奋,“原来我们脚底下踩的是一块宝地啊!”

2008年,龙游县邀请国内知名食品专家、工程院院士等,在北京人民大会堂就龙游富硒产品召开新闻发布会,从此志棠富硒农产品声名远播。
“正因为我们天池是富硒宝地,才引来了新的商机。”张卸苟告诉我们,去年,万亩“浙八味”中药种植中心基地建设项目落户天池荷花景区,该项目不仅是现代中药产业建设的示范基地,还为村民带来了“福利”。中草药从种植、除草到采挖都由人工完成,种植和采收季节每天用工约100人,日常田间管理20余人,雇的都是附近村民。

借着天池荷花和富硒莲子的招牌,天池村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责任编辑: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