桐花小镇

2018-06-13 22:09:28 衢州晚报

作者:徐俊民

遇见,皆是因缘。

江南之地的人,多是逐水而居。开化又多山地,且山与水相依,故开化的民居就像是隐逸在山水之间的轻舟。一阵风,苍翠如黛的碧绿就可以把它荡开去,一场雨,满山氤氲的烟云就可以把它浮起来。

桐村小镇,既有着江南小镇的轻柔,又有着她特有的古朴。一条溪流,两畔高耸的群山,山间是层层叠叠的梯田。最后一茬油菜已经收割,蓄满了水,耘好了田,就可以插上秧苗了。
天气预报说有雨,但雨并没有落下,只是阴阴的。浓郁的青山,山顶的云雾连接着低沉的天空,而山下是一片片青翠的竹林。桐村的山几乎都是这样,山下是竹,山上是林,这在开化的其他地方很少看到。这里的人也和这里的山一样,有着自己特别的基因。他们在五百年前,为躲避倭寇侵扰,从闽南迁居于此,繁衍生息,形成当地独特的文化。


据说,桐村是因花得名的,因为这里是开化县内少有的桐花生长区。桐花,这个选择在春天即将过去的时候才盛开的花,有着和它名字一样低调的处世哲理。它不与桃李争春。桃李是最藏不住事的,东风一吹,便吐露心扉,像一个怀春的少女,迫不及待地穿上艳丽的新衣,在她心爱的人的面前尽展妖娆。可迎合了世人的欣赏与夸赞,却不得不早早地花谢春红,太匆匆,空余胭脂泪流。而桐花,像一个隐者,藏于深山,矜持而又自尊。
我们是为造访桐花而来的,随行的美女宣传委员娟姐说,如果天不下雨,可以带我们进山看桐花。
不过,大家可以先去园子里摘蓝莓,她说。


这真是一个好提议。这路边大片大片的蓝莓园,当然是颇有吸引力的,低矮的树上挂满蓝紫色的蓝莓,像一个个浪漫的精灵,摘一个放进嘴里,咬一口,满嘴的香甜。农场主在一旁收了门票,便说,尽管吃,吃个饱,不吃才傻呢!我忽然想起蒲宁的《安东诺夫卡苹果》里的那个身穿斜襟外衣、脚蹬火红靴子的果园主来,只不过,此时空气里飘浮着的不是苹果的馥郁甜香,而是蓝莓的酸甜味。
雨还是耐不住性子,从山顶的云雾里飘洒而下。看来,进山看成片的桐花林是有些奢望了。娟姐说,其实,我们远远望去的夹杂在山林间有许多的桐花树,只是隔得远,看不真切罢了。


从蓝莓园出来,我们一行冒雨来到了徐家村。一进村,忽然乌云压顶,暴雨如注。徐家村的书记把我们带进村陈列馆,这位会写诗的农民书记,向我们讲述了战火纷飞的革命年代,发生在这一带的红色故事,徐家村是那段红色革命的见证者。出来时,乌云略开,雨势转小,如一段历史,在疾风暴雨过后,尘埃落定。
雨没有停的意思,徒步进山的冲动被雨水彻底浇灭了。我们最终还是没能近距离地看一看漫山开遍的桐花。

[责任编辑: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