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握厨刀,在坚守中淬火成钢……

2020-01-06 07:19:55 衢州日报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胡宗仁 文/摄 通讯员 章国华

在衢州,一把普通的厨刀,有两种人在坚守。

一种是以大洲厨刀第三代传承人郑金高为代表的、传统手工打造的 厨刀;另一种,是引进德国工艺,进行机械化加工的“衢州刀王”郑洪建的 厨刀。

这两种坚守,把衢州的民间制造工艺,不断发扬光大,锻打出衢州人的 精气神。

大洲厨刀:围一方铁炉,守百年技艺

“我早在12岁就开始打铁了,打了一辈子。”上月初,记者来到衢江区大洲镇,见到了大洲厨刀第三代传人郑金高老人。他已经84岁,虽然耳朵听不清,但身体还硬朗。

郑秋和打磨初具雏形的厨刀

名牌产品,代代传承

郑金高一边拿出他打厨刀获得的荣誉证书,一边回忆起大洲厨刀的辉煌历史。

郑金高父子与“浙江老字号”牌匾

他说,大洲厨刀的制作技艺起源于清朝光绪年间,至今已有130年的生产历史,是衢州历史上的名牌产品之一。创始人胡同兴是江山人,1917年定居大洲后创下“同”字号厨刀的品牌。

第二代传人是郑忠祥,是郑金高的父亲。“正因为胡同兴是郑忠祥的继父,他就将一手打铁本领传给了郑忠祥。”郑金高说。

上世纪50年代初,大洲各家刀具店合并后又分开,郑忠祥抽到7号签,店名因此被改为“大洲7号刀具店”。1954年,各刀具店又合并为“大洲刀具厂”,郑金高成了厂里的工人。

传统手工打制的刀具

靠勤快的双手和灵光的脑子,郑金高潜心钻研,技艺不断提高,19岁就当上厂长。“1963年我获得‘省先进工作者’称号。”说起那段难忘的历史,郑金高显得很兴奋。1962年,省二轻系统举行技术大比武,大洲刀具厂派郑金高参赛。当时参赛的有来自全省的20多位打制刀具的高手,比赛项目是打制菜刀、草刀和柴刀。郑金高不到半天工夫就第一个完成了任务,并且所打制的刀具锋利、不崩口、不卷刃,一举拿下冠军。那枚小小的奖章,他珍藏至今。自此郑金高成了我省刀具界的名人。

“刀具厂,生意最好的是1984年和1985年,一年销售5万把刀具。”郑金高告诉记者,他当厂长一直当到56岁。

因为热爱,所以坚守

郑金高有一个女儿和三个儿子。大儿子郑秋和15岁时,郑金高就叫他进厂当起学徒。1998年,大洲刀具厂解散,郑金高父子回到老街开起了店铺,将郑忠祥曾经开过的“大洲7号刀具店”进一步发扬光大,并一直延续到2014年。

郑秋和正在锤打厨刀

“我在大洲刀具厂干了16年,之后就一直经营‘大洲7号刀具店’。”得到父亲真传的郑秋和告诉记者,大洲厨刀主要有切料、锻打、规格、精加工、热处理、装配等十几道工序。打制诀窍是“一炉二炭三钢四铁”,即讲究炉火要标准,铁榔头不能少打,规格质量把好关,加工要精细等等。“同”字七号大洲厨刀有一个特别之处,就是在两块铁中间加碳钢制作毛坯。这是百年的工艺,是真正的手工制作的厨刀。因为这些特点,大洲厨刀制作技艺被评定为第三批浙江省非物质文化遗产,郑金高也被评为大洲厨刀制作技艺的代表性传承人,并且大洲厨刀还成功申报了“浙江老字号”。

出于一份热爱,郑秋和与父亲一直坚持到现在。“2015年,我们停了一年。”由于常年和炉火、煤灰打交道,

再加上敲打铁块的声音过大,郑秋和时常受到周围住户的投诉,无奈之下,2016年郑秋和只得将打铁铺搬到偏僻的郊外。

如今,郑秋和每天早上8点钟出工,干到晚上七八点钟回家。“一天干10多个小时,打五六把厨刀,另外打几把农具。”郑秋和介绍,去年他加工销售了几千把厨刀,今年也差不多。

渐行渐远,后继无人

老话讲,人生有三苦:“撑船、打铁、磨豆腐。”

郑金高从12岁开始拿起榔头,生命中的许多东西在那一刻已经注定。对于一个打铁匠而言,烫伤、砸伤、挫伤都是家常便饭。郑金高老人和他的儿子郑秋和,都满手是疤。

每到酷暑,炉火的高温加上天气的炎热,这种艰苦是一般人难以忍受的。郑秋和的脸上、身上,全都是因劳累和高温而流下的汗水。体力和耐力也是考验,沉重的大锤轮番起落,几十斤的铁块反复锻打。日复一日,从未间断,身心的疲累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打铁是硬功夫,是卖力气的活。”郑金高说,现在的人吃不了苦,这种手工打磨的大洲厨刀费时费力。

也许是一份乡愁,一份热爱,郑秋和毫无怨言,依旧每天沉浸在“叮当,叮当”的敲打声里。所有的苦累和委屈都未曾让郑秋和放弃这门手艺,它已经成为郑秋和生活中不可分割的一部分。

荣誉证书

“我现在担心的是这门技艺传承下去难,怕是再过十几年就失传了。”郑秋和告诉记者,打铁,作为一门渐行渐远的职业,如今,铁匠铺在大洲只有4家。传统打铁的历史悠久,有着明显的优缺点:做出的工具锋利、扎实耐用,但是生产效率不如机械化高。而现在愿意学习打铁这门手艺的年轻人越来越少。因此,自家铁匠铺里的这门手艺可能在他这辈后继无人。

郑秋和说,大洲厨刀的制作技艺传承了一百多年,一把手工制作的厨刀凝聚了手艺人的智慧和汗水。正是为了这个,即使没有人来学,他还是选择了坚守。

“衢州刀王”:厨刀水果刨,畅销国内外

同样是生产刀具,与郑金高父子不同,衢州宏建五金工艺品厂负责人郑洪建,选择引进德国工艺,进行机械化加工厨刀。

上月24日,记者来到柯城区九华乡的一座山上,走进郑洪建的加工厂,只见七八个人正在一台台机器前忙着加工一把把厨刀。

发现商机,不断改进  郑洪建做起了水果刨的生意

“我们是2019年7月开始搬迁到山上的,同年10月才正式生产。”郑洪建的妻子郑小慧介绍,近段时间订单多,要加工十几万把不锈钢厨刀,主要销往义乌市场,有的还出口到中东、东南亚的一些国家。

老家在柯城区九华乡的郑洪建,早在高中毕业就在外闯荡。上世纪九十年代初,他依靠加工塑料电瓶,走上致富路。可是,1992年他到厦门办厂,却在一年时间里亏得血本无归。

后来,在一个朋友的帮助下,郑洪建东山再起,搞起了拖把加工厂,八九年时间,就成了衢州有名的“拖把大王”。那时候,他以每年2000多万把的拖把销量,抢占了义乌80%多的市场。

工人正在给刀具上把手

2002年,郑洪建发现,一个老板做的水果刨很好销,原因是这种水果刨的刀片采取了特殊的工艺,使用很长时间也照样锋利。有心的郑洪建就一边帮他销售水果刨,一边从这位老板那儿“偷师学艺”,自己也开始试做。

为了实现机器做水果刨,他自己研究并制造了一些机器设备。经过不断摸索和尝试,他的水果刨做出来了,在原有的基础上有很大的改进,原来的水果刨用久了会生锈,郑洪建在刀片上使用了特别的淬火工艺,解决了用久会生锈的问题。

郑洪建就在九华乡下坦村办了家小五金厂,专做水果刨。

价格不贵,供不应求  “衢州刀王”不仅热销全国还走出国门

2008年,永康一家菜刀厂倒闭,郑洪建接手后,除了加工水果刨之外,他开始尝试生产各种厨房用的刀具。经过几年摸索,郑洪建引进德国工艺,让厨刀的刀刃更加锋利。

一把好刀的出炉,需要经过下料、成型、定型、打标、淬火、单面磨……质检、包装入库等十几道制刀工序,缺一不可。其中,淬火最为关键,加温、冷却、捶打就如同一生当中的高低起伏,只有尝遍人间各种滋味,才能铸就锋芒人生。

郑洪建生产车间的情景

2014年,郑洪建申请了“衢州刀王”注册商标。如今,水果刨与厨刀不仅畅销国内市场,还出口到国外。

“每天要雇20人加工,他们在厂里干活,高的月工资5000多元,一般的有3000多元。”郑小慧告诉记者,他们的厨刀特点是轻巧、实用,价格不贵,一把厨刀的批发价七八元,零售价是15元,因此供不应求。

●记者观察

“老字号”发扬光大还需多创新

一把大洲厨刀能在激烈的市场竞争中活下来,靠的是坚守,正因为有大洲厨刀第三代传人郑金高老人与儿子郑秋和的多年坚持,才把这个“老字号”传到今天,实属不易。

但是,这独特的手工制作工艺,因为辛苦,因为是老行当,因为没有创新,却遭遇到后继无人的尴尬。假如,大洲厨刀再不与时俱进、推陈出新,若干年后,是真的就如郑秋和担心的“传统打铁技艺就失传了”。

反之,“衢州刀王”郑洪建抓住新的市场,引进德国工艺,进行机械化加工厨刀,却迎来了发展空间。融入现代工艺,进行机械化生产,郑洪建的厨刀不仅畅销国内市场,还出口到国外,产品供不应求。这正是创新带来的商机,是适应市场变化,求得发展。

眼下,我们点赞郑金高父子一直坚守、传承“老字号”精神的同时,就不得不提醒同类的老行当,如果不想被市场无情淘汰,那就必须走一条传承与创新中前行的道路,需要不断克服“老字号”发展中遇到的资金不足、经营理念落后、市场开拓能力不强等瓶颈,加大品牌营销,加大技改投入,生产消费者认可的产品,从而才能将“老字号”发扬光大。

[责任编辑: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