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高华改革纪实④(下)| 以地为纸,以渠为笔,绘就魅力新水乡

2018-12-18 08:14:13 衢州日报

【专题】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谢高华


美丽大花园可创5A景区

“谢老,1971年离开龙游以后,你做什么去了?”找不到资料,记者向谢高华打听。

“省委交给衢县任务,为建设湖南镇电站做好地方服务。袁芳烈书记把任务交我了。还分管‘乌引’西干渠建设,一年引5000万方水呢。”谢老脱口而出。

“一是库区移民;二是保障施工队五千到一万人的副食品供应;三是政策处理;四是保证社会治安;五是交通保障。”

“那5000万方水是怎么回事?”记者再问,谢高华也不说了。

当年义乌到东阳买水也是5000万方,花了两个亿,工程花了八亿,水费还另外算的,东阳人后来还觉吃亏。铜山源水库灌区,23个公社平均灌溉用水也才5280万方。

去问业内人士,没人说得清!很多人一样不知道。

一股神秘感牵着记者,找到廿里镇塘坞水库后面的山岙里。见一渠碧水,真令人兴奋!

原来,这是一偷偷建造的工程。西干渠的取水口在黄坛口水库里!

1971年“林彪事件”后,谢高华上任衢县县委副书记,分管农业。谢高华对衢县山山水水了如指掌。衢县西南部廿里、后溪一带严重缺水,最大的塘湖水库也只有几百万方蓄水量,太阳畈那一片6万多亩农田抗旱没水源。

衢县正做全县水利规划,衢北由正在建的铜山源水库保障,衢江以南、乌溪江以东正规划“乌引”工程有水源。千塘畈有老祖宗留下的石室堰灌溉,那6万多亩可是个死角。注意这6万亩是“蓝网”的一小块。

1991年9月15日,衢县横路乡“乌引”施工工地,谢高华关心村民用水。

从地图上可清楚地看到,这里和黄坛口水库相邻。唯一的办法就是黄坛口水库水放过来!水利工程人员一句玩笑话,最后真成了袁芳烈、谢高华的决策!

后来的文字记载:1971年,衢县为解决江山港以南6万余亩农田灌溉及开发黄土丘陵,即从塘坞岭开凿隧洞从黄坛口电厂水库中取水。隧洞长1375米,直径2米,自流引水。工程于1971年11月开工。

村民祝荣清说,1973年5月他到西干渠工地劳动。6个灌区公社组织民工连参与建设,最多时达8000人。袁芳烈书记也会来劳动,谢高华经常来看隧洞施工进度。

黄坛口电厂知道西干渠建设已是1973年。“文革”期间太乱,电厂也没人真管事。

到1975年,隧洞已剩下最后8米,打到水库边了(洞口设计在水面之下6米深处),再掘进水就会涌出来了。

这事再也拖不下去了,双方争到省里,水利专家同意,电力专家不同意。后经省委副书记来协调,不作记录。1975年6月,衢县水利局和黄坛口电厂终于达成用水协议,经浙江省水利电力局批准:在水库渠道进水口建一小水电站,以合理控制流量,达到先发电后灌溉的目的。

去年,省市电视台拍《乌溪江》纪录片,谢高华还到隧洞口:“现在几个流量?”有人告诉他,“大概六七个流量,基本上常年发电的。”回来的路上他说,“一个流量一年大概3000万方水。可惜!可惜!”

后来,记者向专业人士多方请教,意识到这可是一笔十分巨大且宝贵的财富啊!近2亿方水!乌溪江上有特大型湖南镇水库,库容20亿方,水质为一级地表水,年径流近30亿方。谢高华说,这水以后肯定是浙江省最好的饮用水源。

用这一渠碧水你可作何想象?廿里镇、后溪镇可用它振兴乡村?在此建一个水上运动中心?

衢江抽水蓄能电站地址选定人,原黄坛口乡党委书记姜水土认为:这里位于衢州城南面家门口,环城南路就到塘湖水库边了。衢州作为全国首批“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实践创新基地,完全可以打造一个绿水青山版的美丽大花园!

在九龙湖上架一座玻璃悬索桥,不仅增添一道亮丽风景,还能让游客进入天脊龙门、药王山风景区,他们可都已经是4A级景区了。还有那神秘的水门尖、巨龙顶。

再者,投资70多亿的衢江抽水蓄能电站,正在紧张地施工,它为我们储蓄巨大的电能之外,还会带给我们什么?记者想象力匮乏,姜水土说,可去看看天荒坪,那里的风景远不如紫微山,可他们一年的旅游收入早突破三亿了。

如果我们再把水上乐园、九龙湖玻璃景观桥、天脊龙门、药王山、黄坛口、烂柯山,这一颗颗珍珠串起,将这串美丽的项链佩上古城美颈,衢州美丽大花园能不是5A景区吗?

“蓝网”第二块有了,“乌引”西干渠极富想象空间。

衢州水利灌溉网可申遗

1985年5月,衢州恢复地级市建制,谢高华调回任常务副市长。在第一次市委常委会上,他就提出上马“乌引”工程建议。为什么会这么急切?

新班子领导里,只有他知道“乌引”工程,曾两度准备出发,两度下马。还有就是他早已五十出头,在领导岗位上时间不多。

最重要的还是他胸中的蓝图在召唤,前景实在诱人!“乌引”将给衢南23万亩农田送去清泉,使25万亩荒丘和溪滩得到开垦。为沿线30万居民送上优质饮用水。让四个工业区和大批厂矿有充足水源。会变个一千平方公里的新水乡。(这也是“蓝网”的最后一片)

因此,一有上级领导来衢州,他就会抓住机会。1988年,省政府批准建设“乌引”工程。谢高华担任市“乌引”工程总指挥。经六年艰苦奋战,1994年8月4日,“乌引”终于实现全线通水。

田头午餐会。周志浩摄于1990 年3月

然而,每当雨大水涨之夜,谢高华还会来“乌引”枢纽,走上大坝,伫立许久。他在想什么?

“蓝网”西北缺水的航埠、石梁,他已用橘海填满。

有一天,听说市政协有提案,要把那张“蓝网”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他听了,笑笑。

这时记者回想“蓝网”,再看三衢大地已似画盘,谢高华用深情的笔墨挥洒,真该让世人品品浙江最具魅力新水乡风采。

链接 申遗概要

衢州作为一个地级市,进入21世纪以来至今已拥有三项世界级遗产项目,“江山江郎山”“九华立春祭”“龙游姜席堰”。这三个世界级的衢州“地标”,分别从自然禀赋、农耕文化、水利文化三个维度体现了衢州这座国家历史文化名城深厚的积淀。


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联合国粮食及农业组织(FAO)将其定义为“农村与其所处环境长期协同进化和动态适应下所形成的独特的土地利用系统和农业景观,这种系统与景观具有丰富的生物多样性,而且可以满足当地社会经济与文化发展的需要,有利于促进区域可持续发展”。

对照联合国粮农组织所制定的标准,结合对衢州自然和历史文化资源的考察,独特的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以及以水稻为基础的农业系统是我们申报“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坚实依据。

1、衢州作为生态大市和农业大市,有着天然的优势和机遇。

截至目前,我省十一个地市,入选“全球重要农业文化遗产”的都是以相对单一的以农林渔产品为主的农业生态系统作为申遗主体,衢州如果第一家以“独特的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作为申遗主体,从全市、钱塘江流域上游区域的高度来考虑申遗,层次更高,格局更大,系统性更强,有利于从整体上设计项目。如果申遗成功,也更有利于从全市域一盘棋的层面来宣传和营销这一文化品牌。

从历史机遇看,党的十九大提出了实施乡村振兴战略。2017年9月,省委深改组会议审议通过了衢州“两山”实践示范区建设总体方案。衢州“独特的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对于应对经济全球化和全球气候变化,保护生物多样性、生态安全、粮食安全,解决贫困等重大问题以及促进农业可持续发展和农村生态文明建设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

2、丰富的演变历史与文化特征。

衢州地处金衢盆地,历史上洪旱灾害频繁,衢州官员百姓与洪旱灾害抗争,留下了诸多水利遗产、历史记载及民间传说。 目前,衢江、柯城两区尚有石室堰、东迹堰、黄陵堰等,龙游有鸡鸣堰、姜席堰等,江山有鹿溪堰,开化有八甲堰、察坂堰等,上述水利遗产部分至今仍在发挥灌溉功能。

3、具有战略性复合性可持续性的整体系统。

衢州的盆地地形南北高山,中间地带多为大面积丘陵,堰坝只能让靠近河流两岸的少量漫滩地受益,无法通过开凿渠道以自流灌溉的形式对丘陵进行农业开发。从古代的堰坝系统发展到现代的大型蓄水、灌溉体系,不但实现了防洪抗旱功能,有效规避自然灾害,保障了食物供给,还发挥了养殖、景观、改善和调节气候等复合功能,同时也体现了党委政府追求农业可持续发展方面强大的组织动员能力。

目前,全市建成以铜山源、湖南镇、碗窑、白水坑4座大型水库为龙头,一批中型水库和塘坝为基础的水库群,和“江南红旗渠”——“乌引”工程为代表的东、西干渠,以及碗窑水库、峡口水库、千家排水库等配套灌溉体系,还有一批以乌溪江黄坛口水电站为代表的水电设施,全面构建了以蓄为主,蓄、引、提相结的灌溉系统。

此外,衢州红壤丘陵发达。上世纪50年代,浙江省委提出把金衢盆地建成浙江省第二商品粮基地,即基于丰富的土地资源,而上述水利工程为开发提供了充足的水源。

随着知识与技术的发展,独特的灌溉和水土资源管理系统有效实现了对气候的调节和适应,保证了衢州100万亩水稻的用水,更为衢州提供了独具特色和有显著地理特征的农产品和生态景观。

这个系统同时促进了生态农业和循环农业的兴起。丰富的塘库资源也为渔业生产提供了广阔的空间,同时为我市的工业生产提供了充足的原材料和用水,旺旺、娃哈哈、鲟龙渔业等一批企业逐水而来,一个“水产业”在衢州应运而生。

[责任编辑:林家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