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高华改革纪实③ | 五个允许: “包袱”成了义乌县的优势

2018-12-18 07:43:27 衢州日报

【专题】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谢高华

“听说我调义乌,老母亲心疼,怎么到这个苦地方呢?”谢高华常说母亲的唠叨。

从衢县调任义乌县委书记,谢高华52岁。1982年4月27日任命,1984年11月27日调离,2年7个月,946天。

“一条街路七盏灯,一个喇叭响全城”。谢高华初到义乌之印象。

鸡毛换糖是一大优势

全球最大小商品市场为什么诞生在义乌?

2012年,回顾义乌市场发展30年,出现各种版本。义乌档案局公布了1982年开放市场的决策片断。

当年,摇着拨浪鼓挑着货郎担的义乌商贩。

谢高华到义乌前,1982年3月,县政府开了两次县长办公会,主题都是要按当时政策规定整顿小百货市场。

1982年6月23日下午,谢高华主持县委常委会,分析全县财贸工作,小商品市场为议题之一。

财贸办韩涛汇报说,市场有“三多”,经营工业品多,商业、工交、二轻、社企都设店;农民经商多,758户摊贩没有许可证,待业青年只49个,其余都是农民;做小百货多,有459户,大多是义东区“鸡毛换糖”的,还搞批发,与国营竞争,弄他不过。

谢高华当即表态,要看到商业工作新情况,市场变化大,我国执行“以计划经济为主,市场调节为辅”方针,实际上有竞争。义乌市场是个很好的市场,很有发展前途。

有人插话:“农民经商太多!”

谢高华说:“你这个看法我还不大苟同!义乌交通条件好,义乌人做生意比衢县人强,‘鸡毛换糖’我很感兴趣。那些不正当的东西,要慢慢扭,有个引导问题。从义乌实际出发,我考虑商业农业都可以搞。从把义乌搞富的大局出发,怎么富?光搞粮食不够,要发挥商业的优势。”

谢高华说,“鸡毛换糖”不是“包袱”,而是一大优势!

1982年9月5日,正式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11月26日,专门召开全县农村专业户重点户代表会。接着又是1982年度劳模先进表彰大会。

1982 年9 月5 日开放的义乌第一代小商品市场(湖清门)。

“我想,义乌农村会有这样一个阶段:户户有承包田,户户有工副业,户户都做生意。可以自产自销,可以外出经商,当流通专业户、购销专业户,也可以经营个体商业。拿出特色拳头产品,打到国际市场上去。开始一家一户干,规模大了组织联合体。”谢高华力挺农民经商,不断“点火”!

谢高华说,义乌鸡毛换糖有一万多人,光义东区就有八千。他们串乡走户,把全国各地的鸡毛收拢来,鸡内金又是治病良药。有百利无一害啊。光嚷嚷“劳力归田”,光靠几分田富得起来?要富,要农工商兼营。

“四个允许”的真和假

因文件上找不到,前些年有人发网文质疑, “四个允许”(允许农民经商,允许从事长途贩运,允许开放城乡市场,允许多渠道竞争)的真和假。

当年主管市场的副县长陈正兴说:“文件可能没有,谢高华七个八个允许都有!”

市场放开后,谢高华发现农民进城经商愿望很强烈,过去绝不允许“弃农经商”。许多人已跑到上海、广州,甚至偏远少数民族地区,“长途贩运”,一直是禁区。个体经商兴起,与国营集体商业竞争。有人专心生意,悄悄把责任田转包,“买卖土地”更不允许。

农民要进一步松绑,除了“四个允许”,要有第五个,“允许土地转包”。“买卖土地”太敏感,谢高华只做不说。

当年的宣传部长杨守春认为,要看谢高华做什么。“允许开放市场、农民经商,谢高华大声疾呼,无须证明”。

杨守春说了谢高华支持长途贩运的事。开放市场不久,谢高华找上海石化总厂厂长傅一夫(义乌人),请求支持,傅一夫非常热情。于是,石化总厂出两辆客车,义乌政府和一家单位各出两辆,建起“三联运输公司”,义乌市场与杭州、上海班车就通了。随后,义乌到郑州、广州甚至新疆线路相继开通。1984年,外出经商农民上万,有的城市还冒出“义乌街”。

1984 年10 月6日,义乌第二代小商品市场开张。

新建二代小商品市场,谢高华选址火车站旁。当年,义乌站只是三等站,拥挤不堪。谢高华为此又去找上海铁路局党委书记周聪清(衢县杜泽区莲花人)。1985年义乌站增设货物专用线;1989年升二等站;2002年义乌站成为一等站。此时,谢高华早已离开义乌,但有首善之功。

“谢高华不关心集体经济,只关心个体经济,连剃头都去个体店。”农民经商如雨后春笋,质疑声又来。杨守春说:“谢高华鼓励竞争。”

“去国营店,我下班去,他也下班不理我。”谢高华从袋里拿出两张票,“你们说怎么办?去集体饮食店吃早餐,先买3张票,油条、烧饼和豆浆。妈呀!要排3个队,我喝碗豆浆赶上班了。”

“个体户冲击太厉害!生意做不下去了。”商业局长向谢高华叫苦。

“你堂堂国营商店,被个体商贩冲垮了?活该!”谢高华笑怼,“我到百货商店买铅笔,营业员说没有,低头看小说,柜台里明明很多。”

“是体制、机制出问题了。”谢高华说,“大锅饭”不能再吃了,“铁饭碗”搬不掉,也要打个“缺”。

1982年12月 ,人民日报刊登义乌城阳供销社推行责任制的报道,点赞他们打破“大锅饭”, 坐商变行商, 购销大活跃的经验。时任中共中央总书记胡耀邦批示点赞。

谢高华抓住时机,推进商业改革。国营商业层层承包联利计酬,饮食服务业试行个人承包。义乌商业很快兴盛起来了。

“义乌找到了发展经济新路子!谢高华很兴奋。”杨守春说,“四个允许”他很坚决!

用价值规律“武装”市场

“改革开放始于1978年十一届三中全会,而市场经济等到小平南巡讲话才真正起步。”世界义商总会会长陈萍说,谢高华让义乌提前十年转折,义乌赢在转折点上。

1982年,全国还在讨论“姓资姓社”,义乌就一头闯入市场。第一批摆摊的冯爱倩一脸庆幸:“别人还在睡大觉,义乌人已经在数钞票了。”

“市场”“工业品销售”,容易引起争议话题,谢高华就用马克思的价值规律解释市场,说小商品市场则强调鸡毛换糖。

1984年,谢高华离任时,义乌的生产总值比五年前翻番。面对记者,他说,义乌经济快速增长,就在尊重价值规律。《瞭望》杂志发专访:《尊重它 利用它》——义乌县委书记谢高华谈运用价值规律。

兴商建县,振兴义乌

1983年起,谢高华多次提“以商兴县”“贸易兴县”。

兴商建县!义乌主导产业:商业!1984年10月5日,谢高华向区、乡领导亮出王牌。

人家工业立县,农业立县或科教兴县,谢高华为何崇商?

义乌人经商能力强,又肯吃苦,这是基础。谢高华说,“我研究国内外城市发展规律:先有市场,后有城市。”1980年后,为什么日本能快速起飞?他发现了日本名相吉田茂倡导的“贸易立国”战略。

谢高华崇商还与他的“文革”牛棚经历有关,他感慨:“那是读书最多的五年,《资本论》读了多遍,还是没读透。”

一位省委副书记曾问:“义乌搞第三产业,又不产生价值。”谢高华笑答,“没有我这第三产业,无论一二产业,产品都是库存,都是废品!”

马克思说,从产品到商品再转化为货币,是惊险的跳跃。我半辈子看不懂,到义乌理解了,服务业能创造财富。

义乌县委报道组长张年忠说,谢高华的“兴商建县”不乏知音。金华地委书记董朝才带队调研后:坚决支持!常务副省长沈祖伦多次到义乌调研:如获至宝!

1984年12月沈祖伦把张年忠召到杭州,义乌兴商建县,列为省农村工作会议典型发言,沈祖伦亲自定题“兴商建县  振兴义乌”,要求一周完成。

1985年2月,全省农村工作会议,新任义乌县委书记赵仲光,昭告全省义乌发展战略:兴商建县!

“定额包干计税”开全国先河

1983年上半年,税务部门査税很紧,晚上突查所有旅店,凡是没有税票的,有许可证补4.4%,没有的8.8%。市场随即萧条。

几千个摊位,几万人加工、经营小商品,商品种类多,价格随行就市,上午卖5元,下午可能只卖1元,很难凭税票征税。税收干部收税难,苦不堪言。

“抓鱼容易,养鱼难,谁把市场整死了,就撤谁的职!”谢高华心急,倒逼有关部门调整收税办法,目标做大市场、商家赚钱。

谢高华仔细一琢磨,总觉得现行税制有些不对劲。怎么生意做得越大,税率就越高?发现这税制20年多年前订的,其指导思想是限制、改造,最后消灭个体工商业。这对做大小商品市场很不利。

2018年10月20日,在40副义乌货郎担的见证下,谢高华重返小商品市场旧址。王飞 摄

“政策、法规若有利于发展生产力,有利于调动农民积极性,就是正确的;反之,就是错误的。”谢高华找来分管副县长陈正兴说,和农民打交道,不能太复杂。我们无权改税法,但要敢于从实际出发,制订既有利于小商品市场开放发展,又有利于国家收税的办法。

“在市场繁荣、税源增长、商户增收三者之间找公约数。”陈正兴与财税部门研究后,就有了至今仍在沿用的“定额包干计税”之创新,开全国先河。这一做法关乎义乌市场命运,“压力山大”,不把“乌纱帽”拎手上,绝对做不了。

新办法施行后,争论很大。有拥护,也有反对,还有说是支持偷税漏税。向金华地委书记董朝才汇报,董朝才支持“定额包干计税”办法。“中国农村改革之父”杜润生支持谢高华的做法:“高华,税收不能高,我的看法要很低的。”当时,杜老不敢公开讲。

商贩们都相传,货物只要进了义乌,就进了“保险箱”,没人查你了。很快温州桥头做纽扣生意的人来了,台州路桥市场、诸暨市场商贩也来了。义乌市场规模不断扩大,开始兴建第二期新市场。定额计税原本只用于零售,后来,一些批发商户也照此计税。

新华社记者将义乌的做法写了内参。财政部认为“定额包干计税”违反税法。意见反馈到浙江省委,时任省委书记王芳支持开放义乌小商品市场,对税收很慎重,要求省财政厅调查,调查小组给出结论:义乌推出的税收办法可行,但需要在实践中不断加以完善。

在谢高华看来,这个结论是对义乌小商品市场税收办法的理解和支持。事实上,这个当年违法的税制,一直延续到36年后的今天。如今的义乌小商品市场,仍沿用谢高华当初力挺的征税办法。

1984年11月,谢高华接到调令,从义乌县委书记平调金华地委农工部部长。表面看是平调,但明眼人都清楚“平调不重用,实际上就是被贬了”,一位亲历此事的义乌干部如此评价。

当时全国都有类似市场,湖北的汉正街、河北的白沟都属最早的市场。与义乌不同的是,这些市场都属民间自发,没有官方许可。义乌小商品市场是全国第一个得到官方文件允许存在的,而义乌市场之所以能迅速做大,更重要的是极其优惠的税收政策,为市场发展提供了动力。

[责任编辑:林家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