谢高华改革纪实① | 再不抓粮食, 国家要出大乱子了

2018-12-18 06:56:33 衢州日报

【专题】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谢高华


苦难的青少年

谢高华,1931年12月17日出生在衢县横路乡贺邵溪村。父母给他起名“叫花子”,“谢高华”是他按“叫花子”的谐音改的。

“解放前,我家没有一寸土地,都租种地主的。”谢高华说,他家与姑夫家14口人,住3间茅屋。

“粮食不够,只能吃米糠野菜。”谢高华说,“母亲没饭吃,孩子又多,她吃的是草,挤的是奶、是血。”

1937年,谢高华入私塾,学《三字经》《千字文》;后来,学《国文》《算术》《修身》。何康先生讲孙中山的“耕者有其田”,谢高华听了很高兴,告诉母亲。一位账房邵先生,教谢高华学算盘,背《九归》,第二天,谢高华就背下全文,先生奖励一袋大米。

1942年,日寇侵犯衢州,学堂被烧。谢高华12岁做了放牛娃。抗战胜利那年,衢州大旱,不少田地颗粒无收。

谢高华做了8年长工,犁耙耕耖样样精通。1949年立夏,衢州解放。5月13日,解放军来村里借粮,谢高华带头送粮到部队。

工作队进村。谢高华成了队长密家骥的跟班,征集粮草,站岗放哨。南下干部密家骥说:“谢高华脑子灵,不太讲话,有点子,积极肯干,当选村农协委员,担任民兵连长。”谢高华说,那时征粮最重要。

1950年6月谢高华入团,1951年3月,任乡团支部书记,土改他记账。“我家6人分到15亩地。”谢高华还是乡供销社负责人,每月工资60公斤大米。

1951年底,谢高华入学衢州地区干部学校。

“我也犯了不少错误”

1952年2月,谢高华被分配到衢县杜泽区委,任团区委副书记。到周家乡裴家村组织互助组,19户组员粮食全增产。第二年办初级社,全村70户有67户入社,粮食又增产。这年5月,谢高华入党。

1954年初,谢高华被选派去省委党校学习。他回杜泽任区委副书记。第二年,谢高华主持区委工作,后担任杜泽区委书记。

“这时期农村主要任务就是生产粮食,解决吃饭问题。”谢高华回忆说,“一五”期间,粮食增产快。后来急躁,一个乡成立一个高级社;杜泽区近十万人,就一个高级人民公社,生产组织不了,“大锅饭”不行。

“放开肚皮吃饱饭,鼓足干劲搞生产!”谢高华说,“1958年做了不少错事。”田也不种,锅砸了吃食堂。杜泽操场上垒起小高炉,日夜炼钢,乌桕树砍光。

“最要命的就是‘放卫星’。报上说,水稻亩产13万多斤。”谢高华说,县领导来杜泽搞试验,要把1000亩稻子并丘100亩,结果搞了100亩并10亩试验,颗粒无收。还搞过“四个不要钱”(吃饭、看病、穿草鞋、看戏),两个月医院药没了,半年断粮。

眼看着会饿死人,却无能为力。1958年谢高华开始吃安眠药。1959年,谢高华去杭州开会路上咳血,夜里大口吐血。县委书记张复兴送他去医院抢救。

凡事要实事求是

天灾加人祸,1959年全国粮食减产100多亿公斤。1960年春,衢县城乡浮肿病、青紫病流行。

1960年5月,中央发出《关于调运粮食的紧急指示》:“北京、天津、上海和辽宁调入粮食都不够销售,库存挖空,不马上赶运粮食,就有脱销危险。”

“再不抓粮食,国家要出大乱子了!”秋季作物种植时节,谢高华见粮食生产一线的劳力被大量抽调,当即下决心抓紧秋粮生产。

上世纪60 年代初,谢高华(左一)带领干部、社员改造衢县东塘畈低产田劳动归来。

谢高华算劳动力账,杜泽全社工业部门1200多劳力,全是从农业调来。要增产粮食,劳力要归田。他帮生产队排劳力,以弱换强、把劳力充实农业第一线。种田的劳动力由53%增加到83%。全社晚稻面积比上年扩大一倍多,番薯、萝卜扩种不少。

《浙江日报》9月17日为此发长篇报道。十天后,《人民日报》发消息,肯定这一做法。

“谢高华转身快,杜泽粮食困难比其他地方早缓解一年。”当年的老同事杜泉彬说。

一份解密档案

这是一份解密档案。董炳宇是衢县县委书记。

董炳宇同志批示:

“此件请常委传阅以后归档。请王部长同他谈谈。说明:如群众发生困难,关心群众生活是应当的,但不应以个人名义去办,应通过组织,以党的名义,以人民政府的名义去解决。这样才能提高群众的阶级觉悟,避免产生宗派,恩赐的不正确思想。

1964年3月27日

关于谢高华同志自己主张借粮给自己家乡情况的报告

县委:

“谢高华同志,现任杜泽区委书记,家住本县大洲区横路公社贺邵溪大队第三生产队。

1961年贺邵溪生产大队农业歉收,全年总产量104万斤,上交国家征购粮66万斤,完成85%,留种5万斤,社员口粮33万斤,每人平均口粮只有173斤。1962年春,国家周转给该队统销粮95500斤,社员口粮仍然较困难。

当时大队支书李家福等几名大队干部,于当年四五月间,四次找谢高华同志,请求他帮助其家乡——贺邵溪村借粮食。谢高华同志未经组织讨论和请示县委,即答应了他们的要求,以私人名义写了证明,由他弟弟谢高林和社员尹泉林前往杜泽区粮管所借去粮食5000斤(系粮票),然后去大洲区粮管所转换了现粮5000斤。这笔粮食至今未归还。据杜泽区粮管所借志介绍,已于六二年作为该区救济粮结算了。

当时社员普遍反映,“亏得谢书记,否则我们要饿肚皮了。”……

我们认为,谢高华同志这种做法是不对的,也是违反组织原则的。请县委给予谢高华同志以批评教育。

以上报告,如有不当之处,请指示。

调查人 洪某某

1964年3月21日”

“谢老,有这事吗?王部长同你谈什么了?”前不久,记者采访谢高华。

他说,“有这事,王部长没同我谈过。”

“如果重新选择,您借还是不借?”

谢高华一支烟烧完没吭声。

低产畈改造标兵

三年困难时期粮食特别紧张,省委决定在杭嘉湖之外,建设我省第二个商品粮基地,这个粮仓选在金衢盆地。

三年间,这个粮仓逐渐充实,1964年,虽然遇到一百多天大旱,但金华地区粮食总产仍比1962年增加25%。金衢盆地的经验引起上级重视。

华东局农业工作会议1965年5月召开,对象是地委书记。华东局特邀金华地区、衢县、杜泽区三级书记参加。李学智、董炳宇、谢高华准时赶到上海,3人分别介绍改造低产田经验体会。

上世纪70 年代后期,谢高华率领衢县工农业先进集体“踩街”。林国镇 摄

1965年8月21日,《人民日报》头版通栏刊发《衢县大面积改造低产田大面积增产》长篇报道,同时配发社论《把改造低产田斗争向大面积扩展——论衢县改造低产田的经验》。10月21日,《人民日报》整版刊登李学智署名文章:《自力更生,又好又快地改造低产田》。

谢高华的做法来自一线,操作性很强,浙江省委很重视,作出决定号召向谢高华同志学习。省委办公厅 1965年9月18日,向全省转发谢高华的七千字文章: 《东塘畈的低产田是怎样改造过来的?》

上世纪70 年代,谢高华在衢县农业学大寨会议上讲话。林国镇 摄

10月,省委宣传部召开报告会,听取了衢县杜泽区区委书记谢高华和浙江大学无线电教研组党支部副书记徐建勋经验介绍,省、地、部分县干部一千一百余人出席报告会。

10月13日,《浙江日报》不惜版面,发消息,配社论,超长通讯竟然刊登八千字。

以下是消息主体:

东塘畈是杜泽区七大低产畈中最差的一个,全畈二千多亩土地,大都是烂泥田,长年积水,土壤贫瘠粘硬。由于自然条件差,一年种一熟,粮食产量低,谢高华和区委其他同志和广大群众一起下田劳动,种试验田,摸索改造东塘畈的规律,发动群众,科学种田。使东塘畈的面貌发生了很大的变化,1964年粮食亩产量比1963年增长47%,提前实现了全国农业发展纲要的粮食指标。

江华为小谢题词

1994年,江华(曾任浙江省委书记)到衢州视察就找“小谢”,为谢高华题词:“孺子牛”。

谢高华说:“江华经常念叨毛主席的一句名言:‘青菜萝卜加豆腐,天下太平一大半。’群众还要有菜吃,有豆腐吃,有肉吃。”

《农村人民公社工作条例》1962年修订后,规定社员自留地可以占生产队耕地百分之五到七。谢高华对公社书记说,“自留地往高的靠,再发动生产队多种田塍豆,吃菜、吃豆腐不难解决。”

有肉吃的事,谢高华还费了一番周折。当时粮食统购统销,上面政策规定,猪和牛必须集体养,养猪给40公斤饲料粮,牛15公斤。提出公社养一万头猪、大队一千头,生产队一百头,党员、干部带头。

按这些规定集体养猪长不大。村支书养不好,党员养不大,我自己也养过,长不大的,瘦得像狗一样。过年杀猪,抓都抓不到,跑得比狗还快。

办法反一反就好了,“公有私养”,人吃猪的粮,猪吃人的粮。毛主席指示,“要斗私批修”,有人提出“私”字不能出现。谢高华和大队干部伤脑筋讨论3天,最后叫“公有户养”,先在塘沿大队试点。

养的猪0.5公斤毛重给1.5公斤谷,一担栏粪记0.5公斤谷,养成一头七八十公斤的猪,可积肥一百来担,有二三百公斤饲料粮补助,农民养猪的积极性就调动起来了,群众也有吃肉了。

全国人民没有猪肉吃怎么办?1965年,商业部长姚依林,带着问题到金华地区调研。

“姚部长我们这里群众有肉吃的。”谢高华向姚部长如实反映说,“是我们的政策出了问题了。养一头猪,只给80斤饲料粮,怎么养得大?”

“农民不会那么傻,都把大米给猪吃。”谢高华笑道,“番薯、萝卜,农民山上、田里到处种起来了。”

姚依林在杜泽区调研了一星期,满意而归。

谢高华说,让群众都有饭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1953年粮食统购统销,到1993年取消粮票,用了40年!

[责任编辑:林家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