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报评论员文章:为改革燃灯前行

2018-12-18 06:46:03 衢州日报

【专题】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谢高华


本报评论员

他,是农民的儿子;

他,是改革的探路人;

他,是历史的创造者。

他叫谢高华,一位退休老人,曾经的基层官员。

今天,在北京人民大会堂,他将迎来人生辉煌的时刻——作为百名中国改革开放杰出贡献者之一,受到党中央的隆重表彰。

从解放前的一个放牛娃成长为一名共和国的建设者,从一名泥腿子干部成长为一位敢闯敢干的改革先锋——全球最大小商品市场的“催生者”,谢高华的传奇人生,浓缩了共和国建设和改革开放的艰辛坎坷;他改天换地的足迹,深深镌刻在哺育他成长的三衢大地上;他造福一方的政声,留在义乌人民心里的那座无字碑中。

谢高华的脚下,有农民式的质朴。贫寒的出身,使谢高华与百姓有天然的血肉联系,深知民间冷暖。在“斗私批修”的年代,为了让农民有肉吃,他甘冒政治风险,提出“公有户养”,文革中被揪斗批判;下乡蹲点听到女社员反映吃不上油,他广泛调研,发动农民大种油菜,一年后产量翻番,解决了全县城乡居民吃油难。把人民群众支持不支持、满意不满意、答应不答应作为一切工作的出发点和落脚点,谢高华身体力行,一以贯之。

谢高华的心里,有实干家的信仰。一切从实际出发,实事求是,“放下架子调查研究,先当学生再当先生”。上世纪七八十年代,看到衢县橘农增产不增收,谢高华批评“订生产计划,不敢讲提高社员的物质利益,抓生产不敢讲降低成本,搞分配不敢讲增加社员收入”的僵化思想,大胆提出“哪里价格高,就往哪里卖”,被当成“破坏国家计划搞市场自由化”的反面典型,上了《人民日报》。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后来的事实证明,走市场让柑橘成了衢州农民的“致富果”。

谢高华的胸怀,有改革者的担当。“出了事,我负责!”在衢县,他鼓励农民种橘,拍板免除橘区乡镇粮食征购任务被人告状;在龙游,他派干部创办团石农工商联合企业,一二三产融合,把“试验田”搞得风声水起被人告状;在义乌,他敏锐地看到“鸡毛换糖”不是“包袱”而是优势,以“五个允许”突破禁区,开放路边摊、建小商品市场,开全国先河搞“定额包干计税”,激发农民经商积极性,又被告状,受到调查。一路坎坷,谢高华那颗锐意探索的“不安分”的心,却始终鲜活如初,百折不回。

谢高华的眼光,有思想者的远见。“没有他,就没有现在的文化衢州!” 为拓宽衢州市区道路,市里决定将大南门、水亭门还有城墙拆了,他把坚决反对拆除的城建委副主任叫到会议上,认真听取意见后,谢高华当即收回成命;他驳回拆除孔氏南宗家庙建职工宿舍的报告,保护一方文脉;他给和尚发“生活费”,守住了烂柯山这块仙境; 他以大地为纸,以水为墨,勾画1800平方公里新水乡“画卷”,领军建成“江南红旗渠”——“乌引工程”,不仅灌溉衢南23万亩农田,开发25万亩荒丘和溪滩,为沿线30万居民和一批工矿企业提供优质用水,还将一渠清水送金华,造福衢金两地人民。谢高华真正做到了为官一任,造福一方。

谢高华的从政生涯,始终秉持着一位共产党员一心为民的孺子情怀。“我也做了不少错事!”谢高华说,让群众都有饭吃,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从1953年搞统购销到1993年取消粮票,我们用了40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在痛苦中不断反思,他一生追求让老百姓吃得饱、穿得暖、富起来,从衢州到义乌,他不断地突破僵化的计划、脱离实际的政策,遵循价值规律,让市场的种子在他主政之地生根开花,推动产品到商品实现惊险的跳跃,在义乌小商品市场结出丰硕的果实。

这位88岁的清癯老人,有着冲决“万山不许一溪奔”的勇气;这位有66年党龄的老党员,有着秉烛燃灯砥砺前行的豪气。“谢天谢地谢高华!”面对老百姓由衷的褒奖,谢高华却这样评价自己所做的一切,“我是农民的儿子,只是做了应该做的事。”

致敬,谢高华!

[责任编辑:林家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