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柯山“闲棋”十载成妙手

2018-12-18 01:46:30 衢州晚报

【专题】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谢高华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罗东哲

因传说得名的烂柯山

“信安县(即今衢州市)有悬室坂,晋时,有民王质,伐木至石室中,见童子四人弹琴而歌,质因留,倚柯听之,童子以一物如枣核与质,质含之便不复饥。俄顷,童子曰:“其归!”承声而去,斧柯漼然烂尽。既归,质去家已数十年,亲情凋落,无复向时比矣。”于是,烂柯山因这“山中方七日,世上已千年”的传说得名,成为我国文艺创作中一个重要的神话题材。

谢高华十分注重文化遗产的保护。2010年5月,衢江区杜泽镇的地标性建筑、承载了300多年历史记忆的巽峰塔倒塌。兼任巽峰塔修缮委员会主任的谢高华(左一),又开始为它的修复奔忙。两年后,巽峰塔得到了原址保护性修复。

站在烂柯之顶,向北望去,是空旷开阔的金衢盆地;向南回观,则是层峦叠嶂,向后层层展开,犹如画卷。秀丽的乌溪江从崇山峻岭中蜿蜒而出,怀着千般柔情从烂柯山脚下缓缓流过。再加上神秘的洞穴,天生的石梁,如削的悬崖……难怪这里激发过历代无数文人墨客的兴味,也留下了大量的诗文和墨宝。

唐代诗人孟郊亦有诗云:“仙界一日内,人间千岁穷……樵客返归路,斧柯烂从风。”此后,还有人拟出仙人弈棋的棋局,并配以曲谱,题为《王质遇仙对弈记》,见于宋人李逸民所编《忘忧清乐集》之中。宋代朱熹曾在此山一书院讲过学,并借故事作诗兴叹:“局上闲争战,人间任是非。空教采樵客,柯烂不知归。”

上世纪60年代初,著名杂文家、书法家邓拓畅游烂柯山后,曾作《烂柯山故事新编》一文,将烂柯故事与现代科学理论相沟通,认为古人已开始懂得地球时间与宇宙时间的相对性……

被征用的荒山

如今,作为围棋的发祥地,衢州每年都会在烂柯山举办“烂柯杯”围棋比赛,衢州的围棋文化也向来浓郁。而在围棋文化中,有着“闲棋”一说。

“闲棋”——看似闲,其实寓意深远。高手往往在争夺最激烈的范围之外,会在貌似不经意间布下一颗棋子。但到了关键时刻,“闲棋”不闲,就会发生出人意料的作用。

很少有人知道,烂柯山上就曾有一手“闲棋”。布下棋局10年后,才显现出威力。这个故事,要从上世纪70年代末说起。

“按照谢高华的指示,我们所当时在烂柯山设了一个基地,管理起一片国有林地,有97亩。”时任衢州市林业局林科所所长的张和喜回忆,“文革”期间,石室公社崇文大队的社员在这片山上种了杉木,“可是,因为这里是黄沙石地,土层薄,土质又贫瘠,杉木长得很稀疏。收回这块地花了3万多元的青苗费,但是这里属于‘癞头山’,树又长不好,不少林业技术人员对谢高华的决定不太理解。”

让张和喜更吃惊的是,衢州建成地级市后不久,1985年,谢高华从义乌调任衢州市副市长,他又要求林科所从烂柯山附近的荆溪村征用104亩荒山。当时,这件事还是由省农业厅批准的。不过,林科所不少人都认为,这块山地的条件还没有从崇文村收回的好,基本上种不了什么树。

张和喜不理解谢高华的心思。他听说,这位副市长还要求当时担任衢县团县委书记的谢森炎在植树节带领团员、青年去烂柯山植树。

谢高华(左一)于上世纪90年代重游烂柯山。

此后,市里对烂柯山显得尤为重视——1980年上半年,谢森炎与石室公社签订了《关于加强烂柯山文物保护和林木管理合同》,要点为加强烂柯山保护,文物不准搬迁,还要组织造林,保护古树林木等。

1981年8月11日,市林业局(县级市)张锡全、干中南、陈邦翼等4人,开始对烂柯山进行了初步调查,写出了一份《关于整修烂柯山风景区的初步调查报告》。

1982年10月24日,衢州市林业局与花园区、石室公社、崇文、荆溪大队签订了有关烂柯山山林权属问题的协议。自此,烂柯山林权清晰起来,山上古树林木保护责任落实到崇文、荆溪两个大队。此外,这两个大队,还要保护文物、古迹以及野生动植物,管理好放牧等。

奇怪的“生活费”

张和喜渐渐了解到谢高华植树造林的意图,但他还是想不明白,身为常务副市长的谢高华事务缠身,怎么还有时间关照一位素不相识的和尚?难道只因为他住在烂柯山上?

和尚名叫画仁,13岁出家后便久居于烂柯山西山庙中。上世纪80年代初,庙里的和尚都下山谋生活了,画仁和尚也被安排去劳动,可是他不会干农活,根本没法养活自己。生活困顿中,他就去找谢高华。找了几次没找到,他也不放弃。

有一天,谢高华在市区县学塘边的“五一”剧院开大会,散会后,被等在外面的画仁和尚拦住了。谢高华听了和尚的来意,找人了解了来龙去脉,还仔细探究了烂柯山相关历史、传说,就让林业所每月发20元钱给和尚。从此,和尚再也没有离开过烂柯山。

多年后,烂柯山名声大噪,护山育林的呼吁被更频繁地提出,相关历史文化被挖掘、被宣传。

张和喜这才恍然大悟,为何当初开发烂柯山之际,谢高华毫不犹豫地把征用的荒山也一起交了去。正因为那两片荒山,正因为提前就开始的各种保护,烂柯山景区的规模也得以扩大,历史也更易挖掘。

至于那位老和尚的故事,张和喜倒还是不明白。衢报传媒集团记者邹跃华采访张和喜时,他说:“这笔生活费一直发到和尚去世,你说奇怪不奇怪?”

邹跃华也曾听人说,曾有和尚找谢高华要生活费,而且两人后来还有交往。为了求证此事,邹跃华干脆直接去问了谢高华,这才把事情的原委拼凑完整——这位和尚因久居烂柯山,对山里的一草一木都十分有感情。曾有附近村民把山上12棵古木的树皮剥了去,和尚知道后,连忙报告给了相关单位。谢高华说,那笔每个月20元的钱,哪是什么生活费,其实是“守山护林费”,“只要和尚愿意留在山上,那么庙就会在;庙在了,古树就能在。”

谢高华将一手“闲棋”布下10年后,才显现出威力。烂柯山“闲棋”终成妙手。


注:点击以下标题或者版面截图可查看相应特刊

T2 让农民有肉吃

农民需要看得见的物质利益

T3 今日菜花分外香

T4 破坏国家计划搞市场,被《人民日报》狠批

T5 一棵“摇钱树”种到全县

T6 九龙湖“偷”水记

T7 他在小南海画了个圈

把衢化公路建成了“飞机跑道”

T8 烂柯山“闲棋”十载成妙手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