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龙湖“偷”水记

2018-12-18 01:31:23 衢州晚报

【专题】庆祝改革开放40周年——致敬谢高华


核心提示:

“乌引工程”广为人知,稍稍上了年纪的人都记得当年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也记得那个天天去工地的谢高华。其实,“乌引工程”是“乌引工程”东干渠的简称,因为在这之前已有“乌引工程”西干渠。

说起“乌引”西干渠,很多人并不知道。这不奇怪,因为这是一个偷偷造的引水工程。西干渠的取水口在黄坛口水库里面,建成后会减少电站的发电量,如果走正常程序需要很长时间,这水甚至可能永远来不了!干旱的田地等不起,两者之间需要取舍,取舍需要拍板的人,这个拍板的人就是谢高华。

九龙湖“偷”水记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陈明明

为解决干旱, 他同意打洞引水

1971年“林彪事件”后,谢高华上任衢县县委副书记,农业由他分管。谢高华生在衢县、长在衢县、工作在衢县,对衢县的山山水水,他了如指掌。他知道衢县南部廿里、后溪一带缺水,就是当地最大的塘湖水库,也是旱一个月就放不出来水。缺水导致低产,当时的太阳畈有个说法叫“种种一大畈,收收一箩担”。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邹跃华指着这清凌凌的水说:“这就是当年向九龙湖打进千米隧洞后‘偷来’的水。”

水利是农业的命脉,当时衢县正对全县的水系进行全局规划,铜山源水库和湖南镇电站都在建设中。铜山源水库建设,由县委书记袁芳烈主抓,谢高华则为湖南镇水库建设做好地方服务。

这两个水库都解决不了衢县南部那一片的干旱,但水库建设却为谢高华打开了解决缺水问题的思路。

从地图上可以清楚地看到,这里和黄坛口水库相邻。黄坛口水库水质好、风景美,后来开发旅游,有了一个美丽的名字叫九龙湖。

问题是,虽然相邻,但中间却隔了一座山。县里水利工程技术人员说,唯一的办法就是打洞从黄坛口水库引水抗旱,谢高华支持这个建议。

于是,就有了后来的文字记载:1971年,衢县为解决江山港以南6万余亩农田灌溉及开发黄土丘陵,即从塘坞岭开凿隧洞从黄坛口电厂水库中取水。隧洞长1375米,直径2米,自流引水。进水口高程109米。工程于1971年11月开工。

民兵连参与建设,最多时达8000人

黄坛口水库是在乌溪江上游筑坝而成,隧洞在乌溪江的西侧,所以这一工程被称为乌溪江引水工程西干渠,县委分工衢江南片水利规划建设由谢高华主管。

村民祝荣清记得,1973年5月他到西干渠工地干活。当时,6个灌区公社分别组织民兵连参与建设,最多时达8000人。打隧洞,架渡槽,开挖渠道,肩扛人挑,工程的困难自不必说。

当时在花园公社的横路村征用了40多亩地,把“乌引工程”指挥部设在那里,办起食堂,建了几十间简易平房,作为工作人员的宿舍。

值得一说的是,当时技术人员测量设计了乌溪江引水工程东西两渠道,也就是说,衢县县委决定东干渠和西干渠同时开工,东干渠的水要引到龙游区,西干渠受益范围为花园区的廿里、后溪、上宇、大川、黄家、花园六个公社,汪村公社江山港以东的几个村也受益。

后来因为种种原因,东干渠暂时没启动,西干渠动工了。

从这里就可以看出,后来谢高华为什么会下那么大的决心、费那么多的精力,全力推进东干渠建设。从西干渠的投工情况,也可以看出后来东干渠热火朝天的劳动场面。可以说,正是有了西干渠建设的经验,才有后来规模更大、影响更广的东干渠。

“乌引”东西干渠示意图

电厂出面交涉,以建小电站弥补

“乌引”西干渠如果通了,就是直接从黄坛口水库取水。水取了,水库的水就少了,那么发电量就自然少了。黄坛口电厂的测算数字如下:西干渠最大引水流量为每秒6立方米,每年向水库取水约5000万立方米,相当于电厂每年少发电量300万千瓦·时。

其实,等黄坛口电厂方面知道有西干渠这回事已是1973年,也就是都动工一年多了。

为此黄坛口电厂出面派人交涉,“文革”期间太乱,电厂没人真管事。

到1975年,隧洞已剩下最后8米,打到水库边(洞口设计在水面之下6米深处),那边看着就要减少发电量,竭力阻止。双方谁也不让,于是各向自己的上级汇报,希望得到支持。

这桩公案一直告到省里,省水利电力局的专家意见也不统一,水利专家同意,电力专家不同意。后经省委主要领导协调,1975年6月,衢县水利局和黄坛口电厂终于达成协议,并经浙江省水利电力局批准:在水库渠道进水口建一小水电站,以合理控制流量,并达到先发电后灌溉的目的。

后来的渠道建设一路顺利。整个工程于1980年元旦竣工。

水的问题解决了,当地就丰收了

很多人会有一个疑问:西干渠为什么不先审批再动工?

一个显而易见的原因是,在有争议的情况下,审批会有一个漫长的过程。这个过程,会有多少人饿肚子?缺水直接导致缺粮。谢高华知道吃不饱饭的滋味,所以他果断“先斩后奏”。

这里说一件往事。浙江历来是有名的“鱼米之乡”,却因为闹派性,1974年至1976年粮食减产60多亿斤,要吃北方省市支援的地瓜干、玉米面,在运粮的火车车厢上,还写有“送给浙江懒汉吃”的大字标语,周恩来知道后心情十分沉重。6月15日,他对中央派去解决派性、落实整改措施的纪登奎副总理说,我这个当总理的,对不起浙江人民。他再三嘱咐纪登奎,要尽快制订出切实办法,解决好浙江问题。

从这里可以看出,谢高华建设西干渠决定正好解决了这一问题。水的问题解决了,当地就丰收了。可以说,这是一个正确的决定、一个重要的决定,也是一个超前的决定。

直到现在,西干渠的水还在流,滋润着那一片土地,优质的乌溪江水也为下步一二三产业的发展,留足巨大的空间。


注:点击以下标题或者版面截图可查看相应特刊

T2 让农民有肉吃

农民需要看得见的物质利益

T3 今日菜花分外香

T4 破坏国家计划搞市场,被《人民日报》狠批

T5 一棵“摇钱树”种到全县

T6 九龙湖“偷”水记

T7 他在小南海画了个圈

把衢化公路建成了“飞机跑道”

T8 烂柯山“闲棋”十载成妙手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