遍寻缪斯 永不服输——译介卡夫卡于中国学界的第一人、衢籍著名学者叶廷芳逝世

2021-09-27 13:59:59 来源:掌上衢州 浏览量:42387

【专题】致敬衢籍翻译家叶廷芳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巫少飞

今天上午,记者从叶廷芳助理小马的电话中得悉,著名翻译家、德语文学研究专家、卡夫卡研究专家叶廷芳先生,因病于2021年9月27日6时在北京逝世,享年85岁。

小马告诉记者,叶老从今年5月1日起,就断断续续在医院就诊,即使癌细胞扩散转移,病榻上的他依然不放弃看书、思考。

《卡夫卡全集》

人有病,天知否?

叶廷芳出生于衢州市衢江区峡川镇一户普通的农民家庭。9岁那年的一次意外,让他永远失去了左臂。然而,他并没有向命运低头。获苏黎世大学“荣誉博士”、国际歌德学会“荣誉会员”的背后因缘,始于叶廷芳在衢州读小学时的一堂课——在回答老师的提问时,叶廷芳说自己长大要“寻找缪斯”。“寻找缪斯”成了他的情结与基本生存方式,叶廷芳曾把自己的散文集定名为《遍寻缪斯》。

儿时的某些细节,可能是未来生命的隐性征兆。卡夫卡觉得自己在家里“比一个陌生人还要陌生”,事业、爱好不能被家人及同时代人所理解,许多年后,叶廷芳同样把自己的经历理解为另一种“异化”:“我的陌生,也是一种‘异化’。在三个男孩子中,因为比较聪明,父亲很喜欢我。但是,我的手臂受伤后,从家里的希望变成家里的累赘。”

以后,叶廷芳成为译介卡夫卡于中国学界的第一人时,与卡夫卡的“精神相遇”不能不说是一种契机。

1980年,叶廷芳(左)与冯至(中)在杜甫草堂。

译介卡夫卡

上世纪50年代,叶廷芳就读于衢州一中,不久入北京大学西语系。从北大毕业后,叶廷芳先是留校任教,不久便进入中国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在社科院外国文学研究所工作期间,他先后担任外国文学研究所文艺理论研究室副主任、中北欧文学研究室主任、学术委员、博士生导师等。

叶廷芳曾告诉记者:“1964年、1965年,有关出版社奉命出版了一套‘供内部参考’的‘反面教材’,俗称‘黄皮书’,其中就有迪伦马特的《老妇还乡》和卡夫卡的《审判及其他》,都是从英文转译过来的。我记得塞林格的《麦田里的守望者》也在里面。但这类作家的作品都被贴上了‘颓废’‘病态’乃至‘反动’的标签。当时周扬他们毕竟还是有文化素养的,就想了个办法,以‘供内部参考’的方式出版了这批书,这样对上面也可以交代得过去。”

叶廷芳说:“那时,我奉命编辑一个内部的‘文艺理论译丛’,主要介绍西方的现代派文学以及一些有代表性的文学评论。对那些受到批判的作家,我知道得比别人要早一些。凭着这个任务的名义,我还可以订一些别人不能订的报刊。”

从那时叶廷芳接触卡夫卡作品到正式翻译卡夫卡作品,一直要到1978年。他一边翻译卡夫卡作品,一边鼓起勇气写文章为卡夫卡“翻案”。只是依然心有余悸,以致当他在《世界文学》发表第一篇介绍卡夫卡的文章时,不得不用“丁方”的化名。

2011年1月,张海迪来叶廷芳家作客。

如果说改革开放之初叶廷芳翻译卡夫卡和迪伦马特,多半出于自己的艺术嗅觉和爱好,那时还认识不到卡夫卡在德语乃至世界文学中的崇高地位,那么随着拨乱反正的推进、自己研究工作的深入,使叶廷芳充分认识到卡夫卡是“现代艺术的探险者”。而他之所以迷上卡夫卡,还因为卡夫卡小说引起了他内心的强烈共鸣,即自己童年的遭遇,仿佛也像卡夫卡笔下的格里高尔·萨姆沙。

在上世纪80年代初,卡夫卡仍是“西方颓废派鼻祖”。叶廷芳译介卡夫卡,源于他思想的现代性和前瞻性。

叶廷芳共编纂了30余部书,其中关于卡夫卡的书约占三分之一。他先后翻译过卡夫卡的小说、随笔、日记和书信;主编并参与翻译《卡夫卡全集》(10卷);他选编的卡夫卡各种选本多达10余种,他选编的卡夫卡研究资料集《论卡夫卡》一书尤具学术价值;他还为《卡夫卡致密伦娜情书》等多种译本写序。这些成果都广受好评,使他成为著译俱丰的卡夫卡研究专家。

著名雕塑家包泡雕塑的叶廷芳。

从书斋到广场

记者曾问叶廷芳属于近现代翻译界的第几代?叶廷芳说:“如果说,林纾、严复是第一代,鲁迅、郭沫若是第二代 ,冯至、傅雷是第三代,我大约是第四代吧!”

早在1975年,叶廷芳就与冯至、戈宝权、陈水夷等专家一起,展开了对“鲁迅与外国文学”课题的研究,并于1977年发表了《鲁迅与外国文学》的长文,得到了著名鲁迅研究专家李何林先生的好评。

正是鲁迅先生的“批判精神”,让叶廷芳从书斋转向广场。作为知识分子和全国政协委员,叶廷芳曾非常积极地介入公共事务。他曾说:“我关心的社会问题较多,对于计划生育、重修圆明园、保护文物等问题,我都付出过努力,并写了相关提案和文章。”

与莫言一道参加第八届作代会。

此外,叶廷芳还担任了中国环境艺术协会理事、中国肢残协会副主席、中国残联评议委员会主任等,热心于公益事业。叶廷芳曾表示,只要是社会和人民需要的,都是正业。为此,他曾自觉不自觉地闯入了戏剧、建筑、艺术等领域。他说:“我之所以介入公共事务,是因为知识分子的价值就在于批判精神。”

2013年4月,叶廷芳在东坪与我市书友交流。

家乡,永远萦绕在梦中

游子无论走到哪,“家乡,也永远萦绕在我梦中”。离开家乡在北京求学、工作的叶廷芳每每会对气象变化有一种条件反射式的敏感。原来,50多年前,叶廷芳在课本里第一次读到白居易的《轻肥》,“是岁江南旱,衢州人食人”,诗人愤激的绝唱一直震撼着叶廷芳的心灵。在北京,叶廷芳只要见老天爷十天半月不下雨,就想到家乡的群众是否又在为水发愁了?直至后来,衢州建起了多个水利设施,特别是铜山源水库和乌溪江水利枢纽建成后,叶廷芳的心才宽慰了许多。为此,他先后写了《告慰白居易》《再慰白居易》,分别发表在《人民日报》和《光明日报》上。

为了让更多的人知道衢州,叶廷芳先后撰写有《衢州纪胜》《衢州孔氏家庙》《跨越》《橘子熟了》《烂柯山》《徜徉在钱塘江之源》《逃难》《大岗头》《绿色废墟的凭吊》《绿魂祭》《最是难忘家乡情》等文章,这些文章大部分发表在《人民日报》上。其中叶廷芳的《我的家乡衢州》一文被来新夏、韩小蕙主编的《名人文化游记》一书收入。从衢州的旧城改造、西区建设、历史文化街区的保护到天宁寺保护、水资源保护……叶廷芳只要回家乡一趟,就会为家乡的建设建言献策。他所有的建言献策,都希望衢州能为子孙守住我们的历史家园。

与德国大学者薛诺一道。

据原衢州一中的周晓天老师介绍,多年来,叶廷芳一直关心、支持母校的校庆、搬迁、建设、规划等。如:2004年,叶廷芳为衢州一中学生作《人生的选择》讲座。2005年,衢州一中举行校园文化发展规划论坛,叶廷芳居然将清华大学建筑学院王丽方教授及著名雕塑家包泡请来,为学校进行校园文化建设设计、规划;2006年,在叶廷芳的约请下,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民间文艺家协会主席冯骥才欣然为衢州一中题写了校训“敦品励学”;2007年,叶廷芳又为衢州一中的学生作了《虎的雄姿、鹰的视野、牛的精神》这一教导青年怎样铸造精神人格的富有启示性的报告……让母校师生感动的是,衢州一中要设计学校视觉识别系统,叶廷芳拿着设计方案找到了国内著名的一些艺术家,请他们提出建议与意见。这些著名的艺术家中就有参与新中国国徽设计的张汀和全国城市雕塑艺术委员会委员钱绍武。

从他给衢籍学生叶卫平寄书到为老家的峡川姚家祠堂题写对联;从他为母校赠书到为学生讲座;从他每次回家对家乡亲人的关切到经常辗转多番为家乡的事奔波……叶廷芳心中始终跳动着一颗爱乡的心。

笔者所收藏的部分叶廷芳著作。

那军号还在催促我

记者曾多次到过叶廷芳家,需要仰视的是他家中上万册藏书,即使是一个小小的阳台上,也摆了四个书架。

打开叶廷芳存放卡片的抽屉,整整28个抽屉里装的都是他手摘的研究卡片,可见在德语文化、美学研究上有创榛辟莽之功的他是何等努力。

从小失去左臂的叶廷芳读书非常刻苦。为了锻炼意志,中学时代的叶廷芳每天都比别人早半个小时起床,不管冬夏,他在操场上都穿着一条裤衩、赤着脚跑步晨练。等同学们都起床了,他又跑到衢州古城墙上练嗓子去了。叶廷芳曾深情回忆,当时衢州一中有位十九路军退役的老号兵,人很敦厚老实,工作也很认真。每天清晨起床、白天上下课、晚上自修和熄灯睡觉,他都按照作息时间吹起军号。那一幕俨然毋忘抗日的求学生活,叶廷芳时时记得。叶廷芳说:“那军号几十年过去了仍一直响在我耳边,敦促着我勤奋学习、工作,永远进取。”

叶廷芳从德语文学和文化的研究中,不仅发现了美,还找到了“既结构又解构”的悖谬来批判自己、批判世界的途径。叶廷芳虽然失去了左臂,但丝毫不妨碍他做人的完整。他总是那么积极、乐观,用一种友善宽容的心态笑对人生;他从未放弃对命运的挑战,从一个乡间残疾少年,到在国际上享有声誉的著名德语文化研究学者……他左臂空空的袖管突然成了超越极限的猎猎大旗。

2018年6月,叶廷芳为衢州抱山书院题字。

记者曾问叶廷芳:你历经坎坷,其中人生况味是什么?叶廷芳停顿了一下说:“永不服输。”

相关链接

叶廷芳,1936年11月生于浙江衢州。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名入英国剑桥《世界名人录》。1961年毕业于北京大学西方语言文学系德语专业。留任助教后,于1964年进中国(社会)科学院,从事德语文学研究。先后任文艺理论研究室副主任、中北欧文学研究室主任、本所学术委员;系中国作协、剧协会员,中国外国文学学会理事,全国德语文学研究会会长,中国环境艺术学会理事,全国政协委员。先后多次出国进行学术考察,多次出国参加国际学术会议。主要著作有《现代艺术的探险者》《卡夫卡—现代文学之父》《现代审美意识的觉醒》《美的流动》(散文随笔集)《遍寻缪斯》(散文随笔集)《不圆的珍珠》(散文随笔集)以及学术论文近百篇;有译著《迪伦马特喜剧选》《溺殇》《变形记》《卡夫卡读本》《卡夫卡随笔选》《卡夫卡书信日记选》《卡夫卡传》等;编著有《论卡夫卡》《卡夫卡全集》《当代德语国家短篇小说选》《现代主义文学研究》《外国百篇经典散文》《世界名家随笔金库》《外国文学名著速览》等30余部。此外还有相当数量的散文、随笔和有关戏剧、建筑与艺术方面的评论文字。

[责任编辑:周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