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不再倾斜的“湖”——关于六春湖开发的调查和思考

2021-04-07 05:42:42 来源:衢州日报 浏览量:106917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葛志军 陈明明 见习记者 方超

六春湖上盛开的杜鹃花 通讯员 李晓明 摄

六春湖越来越热了。

这段时间,衢州市的衢江区、龙游县和丽水市的遂昌县都在通过各种形式加紧宣传,因为再过半个月,六春湖的高山杜鹃就要盛开,即将迎来赏花高峰。

六春湖虽以“湖”命名,实际上是一座山,山顶有一个火山口遗址,形状像湖,位于衢江区、龙游县和遂昌县交界处。近些年来,因山上六春湖至桃源尖沿线一带有万亩杜鹃花而声名远扬,成为“网红”打卡地。对于这块公共旅游资源,三地都可利用,谁能把游客接住,谁就能让这个“湖”向自己倾斜,分享到更多红利。

近日,记者分别从龙游县、衢江区、遂昌县三个方向,三上六春湖,多方采访,真切地感受到,面对这方宝地,三地都在暗暗使劲,希望实现合作共赢。


六春湖上云雾缭绕 图片由受访对象提供

六春湖“倾斜”的尴尬

六春湖一直在那里。千百年来,衢江、龙游、遂昌三个方向都可上六春湖,相互间通过山路来往。

后来随着公路网的形成和汽车的增多,山路基本废弃。前些年,户外运动兴起,六春湖作为一块未开发的处女地,杜鹃花海、雪海雾凇、湿地、山地草甸、象形山石、星象气候等景观,吸引了大批驴友沿着当年的山路上山。

“从大洲上山顶有四条路。”朱龙飞是衢江区康投公司的工作人员,也是一名驴友,他从2012年开始,就经常从大洲方向上六春湖。从大洲镇外焦村大路自然村到桃源尖,一趟走下来要9个小时到10个小时,边走边看风景。

在驴友们的带动下,六春湖迅速成了“网红”打卡地。每当赏花、观雪的旺季,大家一哄而上,但类似的场景就像潮水,来得快去得也快。

衢江区大洲镇石屏村党支部书记董幸说,村里在1996年就有了农家乐,但游客的季节性太强,后来很多都关掉了。

龙游县庙下乡毛连里村的情况也大同小异,所以无论是山上还是山下的配套一直处于不温不火的状态。

当衢州两地对于六春湖的旅游潜在优势无感的时候,丽水市遂昌县却做足了六春湖的文章。

遂昌县高坪乡茶树坪村桃源自然村是离万亩杜鹃南端桃源尖花海最近的村庄,从村里爬山半个多小时就到了。

2008年,通往桃源的公路修好后,汽车可以直达村里,大大方便了游客上山看花。2009年,遂昌县在桃源举办了杜鹃花节,知名度一下子就提高了。“去桃源看杜鹃花”成了远近闻名的宣传语。

茶树坪村党支部书记黄久富说,2008年桃源农家乐开业后,从8家迅速发展到目前的26家,2010年成为省级农家乐特色村。除了吃饭、住宿,还带动了茶叶、笋干等土特产的销售。消费溢出带动了高坪乡其他村的农家乐发展。目前,遂昌县三分之二的农家乐集中在高坪乡。

黄久富介绍,他们主动出击,和杭州、上海等周边大城市的旅行社联系,推广夏季避暑游。桃源自然村海拔1000多米,气温比山下低8℃,非常适合避暑。于是从“去桃源看杜鹃花”渐渐延伸至“去桃源避暑”,并形成了三个“七八十”的模式:七八十岁的人来,一天的价格七八十元,住个七八十天。

就这样,高坪的农家乐一年有了三个旺季:“五一”前后二十天,夏天七八十天,“十一”前后十天。高坪乡借势借力,吃到了六春湖流出来的“头口水”。

其实,六春湖的大部分区域在衢州境内,但“顺其自然”发展的结果只能是让六春湖“倾斜”了,留给衢州人的只有“羡慕嫉妒恨”。



坐索道最快8分钟就可以登顶 通讯员 郑金修 摄

重新掰“正”六春湖

六春湖“倾斜”的状况终结于2020年5月。

从毛连里村直接坐缆车,通过高度差近900米、长3公里的索道,最快8分钟就可以登顶。这样一来,男女老少都可轻松上山,大大增强了对游客的吸引力。

相比于遂昌和衢江,龙游方向的山势最陡,不管是开车还是走路,都最为不便。但索道项目一上,优势马上显现了出来。

为了这条索道,龙游县在8年前就开始谋划。龙游县文化旅游发展有限公司副总经理余剑锋介绍,从2013年开始项目用地征迁,先是建造从溪口高速公路出口到毛连里的公路,2016年开始规划、建设索道。目前已投入资金约6亿元,完成了客运索道、景区公路、供配电系统、游步道系统等项目,其中索道设备于去年4月12日通过了国家索检中心验收,5月1日投入试运营。景区游步道、沿线配套休息亭等已基本完工。

建好索道,天堑变通途,山上设施配套,游玩内容更丰富。上六春湖游玩的人开始暴增,山脚的毛连里村和长生桥村的农家乐一下子多了起来,至今已发展到25家。今年年初的一场大雪,让六春湖成为旅游市场关注的焦点,一组组美丽的雪景图刷爆微信朋友圈。据龙游县六春湖客运索道运营有限公司统计,一周时间里,平均每天有四五千人坐缆车上下山。1月9日,游客量达到顶峰,坐缆车的游客突破了五千人。另有两千多人挤不上缆车,就直接爬山。

靠着“2021年的第一场雪”,龙游方向的农家乐赚得盆满钵满。吴菊华是建造溪毛线时的拆迁户,在长生桥村路口开了一家农庄。“那几天从早上忙到下午4点才能吃上中饭。”吴菊华说,农庄雇了四五个人,一天有七八千元营业额。

从去年开始,衢江区开始加紧谋划,修路上山的方案提上了议事日程。

大洲方向上六春湖的坡度比较平缓,适合修路,而且可以和龙游的索道上山进行差异化竞争。

“公路的承载能力更强,更能集聚人气。”大洲镇党委书记王志林介绍,六春湖景区客运及上山应急救援道路工程总长17.39公里,按四级公路技术标准建设,项目总投资约2.66亿元,预计24个月建好。“上山道路的优化是景区开发建设的基础保障,也将成为六春湖衢江片区引流和延伸发展的核心优势。”

这一轮,在龙游和衢江两地政府的推动下,六春湖的“水”开始回流了。


雪景和云海奇观 通讯员 余剑锋 摄

期待“1+1+1>3”的未来

龙游县和衢江区虽然上山方式不同,一个是索道,一个是公路,但目标都是抢喝六春湖的“水”。

两地有竞争,但从长久发展来看,龙游县和衢江区都意识到只有合作才能共赢。

2020年4月8日,衢龙两地政府签署《六春湖旅游度假区(景区)开发项目战略合作协议书》,衢江区康投公司和龙游县文旅公司签署《六春湖旅游度假区(景区)投资合作协议》,并合资成立浙江六春湖文旅发展有限公司,其中龙游文旅公司占60%股权,衢江康投公司占40%股权。双方以“衢龙合作,一体两翼发展”为理念,构建“一廊两区”总体空间格局,在“山下各自布局、业态错位,山上合作开发、共建共享”的原则下,将龙游庙下、衢江大洲六春湖周边区域建成集滑雪、观花、山地运动、生态观光、避暑戏水、温泉度假、乡村民宿、民俗文化体验于一体,“春赏花、夏避暑、秋登高、冬滑雪”四季可游的六春湖山地休闲运动度假区。

山上硬件设施部分,双方统筹推进。目前,综合服务区、滑雪运动公园、星空露营基地等正在紧锣密鼓地推进当中。

山下配套设施部分,双方都在加紧布局中。王志林介绍,将以“山上接得住,山下散得开”的总体目标,形成“核心运营圈、产业带动圈、公共开放圈”三大发展圈层。龙游方面的做法也是异曲同工,庙下乡党委书记胡伟光介绍,接下来将在山脚下打造商业街和康养小镇。

衢州两地动作频频,对遂昌有很大的触动。

高坪乡农家乐经过多年发展,三个“七八十”模式已经固化,发展碰到“天花板”。现在遂昌方面寄希望在龙游毛连里和高坪乡之间打一条穿山隧道,全长2000多米,只要四五分钟的车程即可从高坪进入庙下。高坪乡党委副书记方丽红介绍,这条隧道已经列入省“十四五”规划,建成后希望能和衢州方面实现共享共赢。

茶树坪村党支部书记黄久富对此充满期待。他说,隧道打通后,可以从龙游方向上山,从遂昌方向下山,再坐摆渡车回到龙游,这样观光的线路更长,可实现两地旅游资源效益最大化。

三地政府都在行动,投资主体也很积极,接下来怎么让当地的村民享受到六春湖开发的红利?怎么让六春湖成为三地乡村振兴的引擎?“1+1+1>3”的未来值得期待。

短评

呼唤更多的协同共赢模式

不管你喜欢不喜欢,山就在那里;不管你利用不利用,资源就在那里。

作为一片开放的公共旅游资源,边界只是一种自然存在,与市场的理性消费和资本的逐利而行无关。谁先早觉醒,谁就能吸引资本和市场的关注,突破自然边界约束,赢得发展的先机。六春湖的开发历程生动地诠释了一个道理:协同才能共赢,联盟才能共享。

从表面上看,六春湖的“倾斜”是因为对其资源价值判断的滞后,而实际上是对市场消费趋势和机遇认知的滞后。遂昌县高坪乡抢得“头口水”,除了其独特的区位优势外,更主要的是抓住了消费升级时代的市场新机遇,借势借力,在差异化竞争中做大做强特色产业。而后来居上的龙游县和衢江区携手以更高的市场定位和更高的建设标准,主动出击,参与到新一轮的资源价值争夺中,争取获得更多的资源“红利”,不失为明智之举。

在日趋激烈的旅游市场竞争中,协同共赢是符合当下实际的发展模式。庞大而开放的公共旅游资源,一家独大、一方统吃不现实,同质竞争、重复建设是对资源的浪费。区域协同、设施共建、差异竞争、利益共享,才能真正画出最大的发展同心圆。目前六春湖开发建设呈现出的良好前景,正是迎合了这一资源开发的新趋势。

浙皖闽赣(衢黄南饶)“联盟花园”的成立就是一个现实的案例。去年开始,衢州市联合安徽省黄山市、福建省南平市、江西省上饶市,主动对接长三角一体化发展国家战略,以合作共建为切入点和突破口,共同打造四省边际花园城市群,进而打造长三角城市群“后花园”,加快推动区域协调发展,促进生态富民、共同富裕。与此相比较,协同开发六春湖只是一个“缩小版”,但其开放包容、打通边界地区经济循环的“堵点”、一体化发展的理念应是共同的。

立足新阶段、贯彻新理念、构建新格局,呼唤探索出更多协同共赢的新模式,让“联盟”的理念融入时代发展的滚滚洪流。

[责任编辑:郑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