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年芳华,共述“她 ”故事 那些与中国时代同进步的衢州妇女运动

2021-03-08 07:15:29 来源:衢州日报 浏览量:36127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罗东哲

已是三月春盛,灼灼桃花下,美人翩翩。今天,亿万中国妇女迎来了第111个“三八”国际劳动妇女节。

百余年来,在风起云涌的国际妇女运动历史画卷中,中国的妇女解放运动当属最辉煌的篇章之一。这其中,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衢州女性为争取民族解放、实现男女平等,在开创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妇女发展道路上,一直奋斗不息。

1952年,江山县妇女在扫盲班上课。

在中国共产党成立百年之际,我们选取衢州妇女运动史上的几次重大事件,了解她们在不同时代背景下坚定信念、爱党报国的故事,有着不同寻常的意义。

从个体意识到群体意识

各个历史时期,衢州妇女对封建宗法制度的反抗,对异族入侵的斗争,旧志古籍上不乏记载。

南宋景炎元年(1276),元军攻陷临安,俘虏了宋恭帝。当时的太学生徐应镳正是江山人。他的女儿徐元娘不愿成为亡国之民,选择与父兄一起投井自尽,他的母亲方氏亦投莲池而死,可谓一门殉节。

《龙游县志》中,有转自《草木子》的《裂帛题诗》,其作者何氏据载为龙游人,她在被元军所掠时,撕下衣襟题诗后投水自溺。遗诗云:“妾长朱门十九春,岂期今逐虏囚奔。失身无补君王事,死节难酬夫婿恩。江静从教沉弱质,月明谁与吊归魂。只愁父母难相见,愿与来生作子孙。”字字句句表现了衢州女性宁死不屈的气节。

1972年,“娘子军”投入兴修铜山源水库劳动。

这些记述虽属雪泥鸿爪,但不难想见衢州妇女的抗争精神。

太平天国运动爆发后,全国范围内掀起一次又一次的妇女解放运动。同时,太平天国军队两次攻打衢州城,在衢州境内活动长达10年,虽因连年征战,所制定颁布的一系列男女平等的政策未能在衢州付诸实施,但在思想上播下了火种,衢州妇女的解放斗争也从个体向群体升华。

1973年,衢县下张公社女社员喜收蚕茧。

两所进步女校,培养先进女性

历史证明,与变革同生的往往是文化兴盛。而历史上的有识之士们也都认识到:欲培植家国,挽留世道人心,当以教女为急务。

在衢州妇女解放中,衢县淑德女子小学堂和西河女校的创立,起着不可小觑的作用。

受维新运动影响,衢州兴起了戒缠足和女学运动,当时就有150多名青年妇女参加天足会。清光绪三十二年(1906),衢州地区出现了第一所女子学校——衢县淑德女子小学堂。

西河女校师生合影。

当时,清政府已颁布兴学诏书,开始将女子教育提上议程。衢州的有识之士詹麟来、孔宪炎、刘其桐、郑永祚、管渭等人,顺应时代潮流,邀请志同道合的士绅共同商量,创办了这所以改良私塾为宗旨的女子小学堂,校址就在衢州城内后街巷郑永祚家里。大家推举郑永祚的母亲为堂长,负责校务,聘请杭州女校毕业的詹雁来教体操、国文课。詹雁来也成为了衢州地区第一个女体育教师。女子小学堂其余课程聘请县立第一高等小学堂教师兼任。

学堂设立之初,学生大多为发起人及其亲友的女儿,仅10余人。学堂教学不分班级,开设的课程有修身国文、算学、体操、音乐等。教员薪金及教学设备所需的经费都由发起人担负。

1907年3月,清政府颁布女子学堂章程,女子教育开始取得合法地位。衢城参加天足会的女青年要求入学的日益增多,到1908年底,女子小学堂学生增至50多人。次年,女子小学堂改称淑德女子两等学堂,分高等、初等两级,设两个班,每班三四十人。至1909年,衢州地区先后开办的还有龙游县培坤女子高等小学堂、衢县樟潭女子小学堂、开化县初等女子小学堂。

衢县淑德女子两等学堂于1912年改名为衢县淑德女子小学校,扩招学生,增加班级,全校学生达100多人。此时,学堂开始注意向学生灌输资产阶级民主主义思想,鼓励女学生自尊自立、培养独立人格意识。据曾在该校就读的华月英、汪月明两位老人回忆,学校堂前还悬挂着秋瑾肖像,作为女学生的学习楷模。

辛亥革命过程中,经过革命派的宣传、提倡,女子教育有了新的发展。1912年春,刚从浙江省立第八中学堂毕业回乡的毛咸、毛应麟,根据孙中山提出兴办女学是为了提高妇女自身素质的主张,在江山县创办江山私立西河两等小学校(简称西河女校)。西河女校设4个班、学生100余人,学制7年(初小3年,高小4年)。女校的教学质量,与当时江山著名的高级小学长台高小学和新塘边嘉湖小学齐名。学校还规定:“凡报考入学者,须遵守两条:一不留辫子,二不缠小足,毕业后外出深造回原籍者,必须在母校义务任教一年,任教期间,只供膳宿,不发工资。”

西河女校传播了资产阶级民主革命思想,为衢州地区妇女解放运动培养出了许多杰出人才。曾在女校担任老师的姜天巢,1925年间在北京求学时加入了中国共产党,成为了江山的第一位共产党员;既是女校学生又是学校老师的王亦民,1928年任国民党(左派)江山县党部宣传部长,积极从事革命活动。

柔身撑起半边天的衢州女性

从兴女学、废缠足到办女校;从批判封建纲常、宣传男女平等、要求参政,到呼吁妇女走出家庭、投身社会、参加革命,衢州的妇女运动一直紧紧跟随着中国的革命进程。

当中国共产党党组织在衢州成立后,衢州的妇女运动也揭开了新的篇章。

1927年,中共衢县支部在衢州市区棋杆巷18号诞生。同年,“衢县妇女协会”在此成立,由周石华担任第一届主任,发展妇女会员180多人,这里也成为了衢州妇女解放运动的摇篮。此后,衢县知识青年林维雁、龙游县妇女协会负责人林蔚菁、中共开(化)婺(源)休(宁)中心县委妇女部长江小妹、红军战士廖金香、女教师姜云卿,还有妇女干部余云凤、朱凤宜……无数衢州进步女性终于明白了:中国的妇女解放只有被纳入到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民族解放和社会解放的时代洪流中,才能实现真正解放的社会基础,最终才能实现妇女的彻底解放。

将钱塘江诗路书法作品亮相杭州的衢州女书家们。

江山籍中共党员徐再振曾在《发动周刊》上发表了《抗战与妇女》短评,号召妇女要为国家的生存、民族的复兴、自己的地位着想,应有英勇无畏的牺牲精神,把日本帝国主义驱逐出去。徐再振还帮助丈夫毛鹏仙在江山城内办起一家医院,掩护中共浙江省委文委书记邵荃麟从江山转移到福建,以及金衢特委书记林一心等领导人来江山开展抗日救亡的宣传发动工作……

1949年4月2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渡江南下,衢州城工部的女党员程正迦、王友玉、聂素风、罗晓梅、徐香、董月娟、巫否英、王正卿等,和男党员一起为迎接解放做了大量工作。作为江山中学教师、烈士江文焕的妻子,程正迦怀着国恨家仇,手抱不满周岁的儿子,擦干眼泪,继承丈夫遗志,和同志们一起积极开展地下斗争,配合人民解放军一举解放衢州城。所有女党员和革命女青年活动在各自的岗位上,和衢州广大工人、农民、教师、学生等各界民众一道,纷纷站起来进行护厂、护路、护校,为争取最后胜利、迎接衢州解放而斗争。

终于,衢州解放了!程正迦等10多名女党员都参加了当地军管会工作;林维雁烈士的妹妹林维风和李子珍烈士的妹妹李素娟等,参加了衢州学生联合会工作;从衢师毕业的一批进步女青年踊跃参军参干,沈元珍参军后成为新中国的第一批女跳伞员,叶赛舟、祝亚英、方秀珍等,则成为衢州地区第一批新吸收的国家干部……她们为新民主主义革命和社会主义建设、为衢州地区妇女运动作出了应有的贡献。

时光荏苒,走进新时期,在创业创新的广阔天地里,在衢州多举措加快建设四省边际中心城市的伟大征途中,也处处闪耀着衢州妇女的巾帼风采。文旅、体育、教育、卫健……她们在各行各业中都表现出了顽强的奋斗意志和崇高的奉献精神。

前不久,衢州市妇联举行了衢州市优秀女性表彰大会,我们可以看到,在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那些舍小家为大家、奋战在抗疫最前线的女性,以实际行动为疫情防控斗争作出了重要贡献,她们奏响了新时代的巾帼赞歌!

百卉绽放,绚丽芬芳。回首过往,衢州女性筚路蓝缕,永不言败。放眼未来,她们一定会继续将女性声音融入到时代前进的巨响里,用女性力量传承发展出更精彩的故事。

[责任编辑:腊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