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常人家的爱情

2020-11-30 07:17:05 来源:衢州日报 浏览量:25875

玉玲珑

又到了胡柚丰收的季节,天公作美,日日晴好。昨个晚上回了趟乡下,看到一连剪了七天胡柚的姐姐和姐夫,已是满脸倦意。姐说不敢歇,得趁冷空气南下落雨前收了,胡柚才能储久不烂。他俩第二天还要去胡柚地,便嘱咐我们到时候午饭自己动手。当得知我们早饭后要赶回衢州参加读书周活动时,坐在旁边一直没吭声的姐夫开口了。他说,那明早你姐坐你们小车子到胡柚地吧。我说,姐夫,你明天不剪胡柚了?他说,要的,我早点骑三轮车去。愚笨如我,这时才懂姐夫的意思。他那三轮车四面透风,这个季节穿上羽绒服坐在上面也是冷风刮面,哪有坐小轿车里温暖舒服。姐夫舍不得姐冻着,哪怕就这样一次温暖的机会,他也要为她逮住不放。顿时,心生温暖!

年过不惑,看多了人世间男男女女的爱情故事,也看多了姐姐和姐夫的沉默少言。姐以忙家务活为主,农忙时会搭个帮手。姐夫以忙田地活为主,偶尔也会下厨烧个菜,那肯定是姐外出了。印象最深刻的是每年春节,姐最忙的时候,忙着整出一桌桌的饭菜招呼一家大小和前来拜年的客人。姐夫却是最空闲的,因为田地里没啥活了。他偶尔会去甘蔗地里挖几根窖藏在泥里的红皮甘蔗招呼我们,余下的时间就是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姐洗菜切菜。姐一边洗切着,一边头也不抬地说:剥一盆芋子。姐夫即领命剥芋子去了。半个多小时,姐夫把剥好洗净的芋子放在姐能看到的台板上,抓一把瓜子靠在门框上,边嗑边看着姐忙着。有时瓜子没嗑几粒,姐又说到楼上拿个薯粉,于是姐夫边走边嗑瓜子上了楼。除了给姐当厨房下手,姐夫还是修理物什的好手。比如蒸笼架子要散了、锅铲的把子松了、电炖锅接触不良,只要姐吱一声,姐夫立刻从闲人变成忙人和能人。最重要的是他每次做好姐交待的工作,都是一声不吭,放在姐能看到的地方,然后又靠在厨房的门框上,看着姐在水池案板和灶台间忙碌……

看多了这对农夫和农妇的情景剧,顿时觉得那些言情小说和言情剧,当真是扯得太远了。平凡人家的爱情,用不上长篇累牍,或许就是你在厨房忙碌,我在门口看着,每个落在你身上的眼神,都是知冷知热、用心呵护……

[责任编辑:吴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