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过人口普查员的眼睛“看”变化

2020-10-21 02:24:48 来源:衢州日报 浏览量:30916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方俊 通讯员 于慧超 龚优燕 叶肖翠

10月11日,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开始入户摸底,国家点名,少一个都不行。这段时间,摸底工作正在衢州的大街小巷如火如荼进行。

一个人、一张表,穿梭在各个楼宇之间;两条腿、几片区,耐心询问人口信息,这是一名人口普查员的真实写照。上周,记者找到几名普查员。其中有历经多次人口普查的老将,亲历时代日新月异的变化;也有头一回接手的新兵,反应快,一点即通,善用网络、二维码等新技术。

开展人口普查,是摸清国情国力的重要手段。这背后,普查员们起到了关键作用。他们用脚步丈量精准数据,用诚意记录时代变迁。通过他们,我们可以触摸到鲜明的时代印记,感受到浓郁的时代气息。

社区干部普查员: 三次普查,亲历时代巨变

陈彩云是柯城区府山街道蛟池街社区副主任,此次人口普查,是她经历的第三次人口普查。

人口普查摸底工作开始后,陈彩云(右)每天的工作重心就是上门了解情况并做好登记。

2000年5月,陈彩云考进曾经的上街街道柯山门居委会,还没来得及熟悉情况,6月,她就接到了人口普查的通知。当时,柯山门居委会的人口数量在衢州市区是数一数二的,总共2000户,而社区干部只有3个人。

3个人要调查2000户,听上去不可思议,但陈彩云和同事花了一个多月时间就调查完了。当然,从各单位挑选出来协助普查的精干力量也出了不少力气。

“三次人口普查,变化大吗?”听记者问起,陈彩云笑了:那是肯定的。

陈彩云记得,2000年第五次人口普查时,不要说手机,当时有固定电话的家庭都很少。担心找不到人,她和同伴就一早一晚守在居民家门口,早上7点多就来了,如果人不在,晚上8点多再次上门。但这种情况到了2010年就不常见了,因为手机已经普及开来,要找哪些人家,提前打个电话,跟对方约好时间,基本上能顺利搞定。到了2020年,成熟的网格建设让事情变得更简单。不光小区里建有网格群,一栋楼也建了小群,要上门摸底哪一块,群里“吱”一声,大多数业主就会准时候在家里。

摸底情况显示了时代的明显变化。2000年填写“人均住房面积”一栏时,不少人都是个位数,一家人能住上七八十平方米就算是住豪宅了。但是今年,从摸底情况来看,120平方米以上的住房比比皆是。国民受教育程度也大幅度提升,陈彩云想起2000年普查,大专、中专都不太常见,但这次摸底还不到一星期,研究生已碰到好几个。

最值得称道的当属技术上的进步。2000年的普查,陈彩云不知道用掉了多少支笔,所有的一切都靠人工记录。那时候还要画图,哪一个小区哪一栋楼的具体方位,要靠普查员一笔笔画下来,这个艰巨的任务让陈彩云现在回想起来还头皮发麻。等到2010年,再也不用自己画图了,因为电脑早就画好了。而今年,手机上早早就保存了社区平面图,要到哪里,掏出手机看一下,一目了然。而且填写实现了“无纸化”,只要有智能手机,立马轻松搞定。

“这正是时代快速发展带来的福音。”说这番话时,陈彩云有点动容。

母女两代普查员: 不同年代,相同普查责任

龙游县龙洲街道清廉社区向记者推荐了一对母女:女儿杨睿,社区工作人员;母亲童金菊,早些年从龙游县造纸厂退休。

杨睿(左)正在指导居民自主申报家庭信息。

杨睿常常和童金菊感慨:“今生我们可真有缘。”一方面,童金菊结婚8年才有了宝贝女儿;另一方面,今年,杨睿做起了30年前童金菊做过的人口普查工作。

1990年,龙游县造纸厂员工童金菊被选派参与第四次人口普查,成为一名普查员。在当时,这样的机会是很难得的,普查员必须是每个单位的先进分子。童金菊是兰溪人,调到龙游时间不长,她所负责的清廉居委会地处龙游主城区,里弄小巷特别多。对龙游城不熟悉,又不会说龙游话,最后童金菊决定带着孩子、拉上老公杨梅根一块普查。

那段日子,童金菊一家人全扑在人口普查这件事上:杨梅根负责按照地址确定方位,童金菊负责登记人员信息,夫妻俩身后还跟着小小的杨睿。遇到不太愿意配合的住户,杨梅根用龙游话跟对方套近乎,一点一点把对方说通。这些场景,杨睿至今还有印象。

在童金菊家,依然留存着她当年被评为“优秀普查员”后得到的奖励:一个很有年代感的热水瓶。对童金菊而言,这是努力付出的最好印证。

30年前的热水瓶还在使用,30年的普查情缘也得以传承。今年,杨睿接过了妈妈的接力棒。虽说全国人口普查摸底工作最近才启动,但户口整顿早在8月底就已经开始了。一个多月下来,杨睿把自己所负责的片区都跑了一遍,哪些是常住人口,哪些是出租户,她心里明明白白。

其间,童金菊传授女儿不少经验:虽然过了30年,但原则性的内容还是不变的,户籍信息、个人情况这些都要登记清楚,尤其是现在流动人口比较多,更要细而又细;遇到防备心重不好说话的住户,就多跟人家说说好话,脸上挂着笑容总是不会错的;出租户没有电话号码,那就守株待兔,早上8点前和晚上8点后容易找到人,不要怕麻烦,大不了多等几次。

母亲的教导成了杨睿认真工作的源泉和动力。“我经常想,当年没有任何技术手段,妈妈带着年幼的孩子,靠着双脚照样圆满完成任务。现在通讯技术这么发达,智能化运用广泛,还可以自主申报,比起当年,还有什么困难不能克服。”想到这,杨睿顿时充满力量。

“80后”普查员: 身兼数职,电子化普查显优势

在江山,35岁的毛利华最近有点忙。白天,她是全职妈妈,送孩子上学,做家务;晚上,她化身人口普查员,一家家上门摸底排查;遇到周末和黄道吉日,她又成了专业化妆师,将一个个新娘美美地送入幸福殿堂。

毛利华的姐姐毛莉卿(右)在做入户调查。

10月18日,联系上毛利华时,她刚刚结束一场新人跟妆,稍作休息后准备约上姐姐,开始晚上的上门摸底工作。

毛利华住在江山市双塔街道文苑社区明珠城小区,前段时间,住在同一小区的姐姐毛莉卿得知要招募一批人口普查员,觉得这项工作十分有意义,就拉上妹妹一块参与。

毛利华从事婚庆化妆10多年,打过交道的新人不计其数,对她而言,跟人打交道并不是难事。

但第一天,毛利华就吃了好几个闭门羹。“现在居民的防范意识好强,对陌生人有一定警惕性,我到人家家里去,别人一开始都以为我是搞推销的,半天都不开门。”最无奈的是,明明在楼下看到房间里亮着灯,上楼敲门灯突然就灭了,让人哭笑不得。

不过,这并没有难倒毛利华。对方在房间里不吭声,她就多敲几次,怕听不清,就适当提高分贝,到最后总会把门敲开。门开了,她赶紧亮出工作证,证明身份。

把门敲开了,剩下就没啥大问题。由于今年可以选择自主申报,遇到家庭情况简单的住户,毛利华就顺带教对方如何自主申报。“喏,你扫小程序里的二维码,然后在上面填。”在她的指导下,一份完整信息火速完工。

文苑社区相关负责人说,相较于之前人口普查员年纪偏大的情况,今年,社区特地招募了一批80后、90后,就是为了应对今年的电子化普查。“用电脑、手机,大爷大妈肯定比不过年轻人,这是一支离不开的力量。”

事实上,无论是之前的培训还是目前的摸底,毛利华确实表现出色。“尤其是手机使用这一块,她反应迅速、操作轻松,还做起年长普查员的老师,我们开玩笑说,这次有你们的助力,工作量都减轻了。”文苑社区相关负责人说。

本版图片由受访者提供

[责任编辑:廖峥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