延续千年文脉,目送一江清水!开化的守望与胸怀

2020-08-10 07:02:33 衢州日报

编者按: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影像方志》是一档以影像和镜头记录各地区地方志的大型纪录片节目,通过历史映照现在,透过地方反映中国,从而为时代讴歌,为人民立传。

目前,《中国影像方志》已经播放了我市江山、龙游、开化三期专题节目,本报采撷精华,梗其精要,让读者朋友一睹为快,更好地了解吾乡吾土,今天推出开化篇。

实习生 祝逸凡 整理

一脉清溪,蜿蜒出山。迢迢碧水,滋养出河流两岸的一抹翠色,恰如九秋风露,雨霁千山。这便是开化县的底色。置身万重山中,如一道延绵百里的绿色长城,守护着烟雨江南的万顷生机。

地名记

“文塔遥从天阙起,碧桃直向日边开”,这是明代万历年间开化文人徐公运盛赞家乡的诗篇。文塔因坐落在凤凰山上又称凤凰塔,它作为开化县志中的“八景”之首,是这座小城文脉发展的象征。

开化文脉的源头,来自一位北宋文人的决定。公元978年,吴越王钱俶纳土归宋。时任镇海军节度判官的江景房,负责将吴越国的图籍护送至大宋京都汴梁,以示臣服。为使百姓不受重税之苦,他冒死选择凿船,让所有图籍沉入江中。

这个令两浙百姓受益无穷的决定,使得江景房被贬官,不久便辞官回乡。回乡后,江景房以教书育人为己任。三年后,他的学生上表奏建开化县,并倡导族人为建县捐献田地,开化的县域建置由此肇始。

开化,就是开明教化。崇文重教的开化,在建县百年后,迎来了又一位使这座小城名垂青史的贤达——吕祖谦。朱熹由此特意与吕祖谦共谈儒学,地点就在开化的包山书院,这场学术盛会大儒云集。此后的十余年间,朱熹又多次来到包山讲学,四方学子慕名而来。深厚的文化积淀,让包山书院在后世被列为浙江四大书院之一。此后开化一带文风大振,从宋至清共建书院22座,垒起了开化文塔深厚的根基。

古村记

马金镇霞山村尚存百余座明清古建筑,一排排直抵马金溪河滩的屋檐,显示出先民们选址建村的初衷。

开化县政协文化文史和学习委员会的吴德良说,“南宋迁都后,江西、安徽的望族往山里躲避赋税,马金溪是一条季节性的河流,这些望族依水而生。这个地方原来是经营木材的,在长期发展后,形成了商埠。”

“爱亲者不敢侮于人,敬亲者不敢慢于人”,是霞山村世代流传的教诲,影响着霞山村后裔。如今的霞山老街上,南北杂货、酒肆犹存。酬神与祈福的一座座戏台,勾勒出霞山村昔日人丁兴旺、商贸繁华的胜景。2018年,这里成为中国传统村落数字博物馆第一期上线的千年古村落之一。

红色记

1931年5月,国民党当局颁发一系列禁令,对闽浙皖赣苏区实行了严厉的经济封锁,苏区生活必需品十分紧缺。想要摆脱敌人的经济封锁运输物资,就必须经过开化。

在党组织和人民群众的配合下,一条由开化华埠经星口通往闽浙皖赣苏区的红色贸易线得以开辟。

1931年9月,油溪口支部书记傅家富组织了一支120多人的运盐队,利用放木排到华埠往返运盐到白沙关,而后转运到暖水。此后,各村党支部又组织了300多人的担盐队,通过险隘山路,为苏区运送了大量重要物资。

艰苦抗争并肩作战的经历,让开化百姓与红军结下了深厚的情谊。正是因为此地深厚的红色革命基础,数年以后,当新四军准备进行第一次整编时,开化便成了陈毅的首选之地。从这里出发,新四军走上了艰险而伟大的抗日征程。

如今,开化的红色革命遗址芳草如茵,绿树依旧。2019年,“浙西革命斗争纪念馆”正式开馆。开化县档案局对县域内40余个珍藏着红色回忆的地点,进行了乡村“红色记忆”示范基地的建设。

民俗记

为“鱼王”测量体长,是高源村汪家祖孙每年最为重视的活动。这尾清水鱼在汪家屋前的水塘里,已经生活了22个年头。如今的它,俨然成为汪家的一员。每逢年尾,孙儿王良风就会为这条“鱼王”测量长度。

开化县志记载,明末清初,开化人就挖土砌石,引溪水或者泉水养鱼。这种方式既节省耕地,又美化环境。在鱼塘的两个角落,分别安装进水口与出水口,通过梯阶引水体系,源源不断的活水,流经房前屋后的每一个鱼池。养育象征吉庆的清水鱼,吃团鱼、贴鱼尾,是高源村人独特的风俗。

开化境内的河流水量受季节影响,时而泛滥时而干涸,因此,崇拜鱼的民俗贯穿于这里的每一个村庄。在开化民间信仰中,鱼是龙的化身。村民们在祖辈传唱的歌谣中,祭祀着鱼化龙的形象。

香火草龙也是开化特有的民俗,草龙以稻草编织而成,相传兴盛于明清时代。龙首与龙身分开,龙首制作复杂,目前只有开化香火草龙传承人程樟喜可以熟练掌握;龙身则由全村村民共同完成,制作周期长达半个月。由于取材方便,质地轻盈,香火草龙的规格往往长达百米。

制作完成的草龙浑身插满线香,在中秋等欢庆丰收的夜里翩然起舞。舞完的草龙,将龙身点燃,寓意香火兴旺,五谷丰登。将其送回溪流,象征庇佑村庄的神灵归向大海。2011年,开化香火草龙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扩展项目名录。

当代记

开化纸,又称“藤纸”,纸质细腻洁白,薄中见韧。开化古纸以耐老化、温暖柔润闻名,是中国明清宫廷内府、官刻写印用纸的上品。

如今,黄宏健等匠人与科研团队结合制作古法,尝试复原开化纸。经过近十年的不懈探索,黄宏健恢复的开化纸样,理化数据、纸样特性已与古纸接近。在2019年北京国际钱币博览会上,开化纸成为众多参展纸品中的佼佼者,受到专家学者们的共同瞩目。开化纸的复原,也成为当地进行县域文化保护和发展的良机。

2019年9月,开化境内以莲花尖为核心的地带,被浙江省有关部门正式认定为钱塘江源头之一,成为首批国家公园体制试点——钱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区。

以钱江源为核心,开化一带陆续建立了数个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古田山就是其中之一。2009年,中国科学院植物研究所在这里设立了研究站。经过多年努力,这个工作站的研究成果获得了国家科技进步一等奖,并且成为制定国家环保标准的依据之一。

涓涓溪流,孕育着钱塘江澎湃的大潮,依山而居的万千开化儿女,筑起一道生态的屏障。在这里,波心塔影,抒写着水的智慧;鱼翔浅底,折射出水的魅力;百年守望,铸就了水的胸怀。

两崖苍石间,湍水激清泻。开化人目送着一江清水奔流出山,成就了明媚烟霞里的鱼米江南。

[责任编辑: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