陪同陈仪赴台受降,拒绝毛森的赴台邀请!衢州中学校长王道的百年传奇人生

2020-07-06 06:46:50 衢州日报

王石良

编者按:

6月22日,《衢州日报·人文周刊》刊发的《被送往台湾前, 陈仪究竟羁于衢州何处?》一文再掀涟漪。江山中学教师、“书香衢州”领读者王石良,在一次偶然间得知,担任过省立衢州中学(今衢州一中)校长的王道,曾于1945年随同陈仪一同赴台,但与王道相关的可查资料少之又少。不过,王道的女儿王秀吉还生活在江山。于是,王石良试图通过对王秀吉的采访,还原王道的传奇人生故事。

王道,江山市赵家乡(今双塔街道)黄家村毛塘人。1945年10月曾随陈仪赴台,任台湾行政长官公署秘书处秘书和代理秘书长。1948年被聘为省立衢州中学(今衢州一中)校长。1951年去台,2002年回大陆定居,2005年逝世,享年100岁。王道的一生是富有传奇色彩的一生。

从台湾行政官员到中学校

我约同梅世祥等文友前往江山市双塔街道李坪村,四次拜访91岁老人王秀吉,了解其父王道的风雨人生。王秀吉耳不聋眼不花,思维清晰,谈起父亲,有说不完的话。

王道,出生于1906年。小时因母亲缺奶水,曾送隔壁黄冈村一农妇乳养,故得小名“黄冈人”。少年王道天赋异禀,成绩优秀。上海大夏大学(华东师大前身)毕业后,曾先后执教绍兴、温州和江山等地。后得表弟郑国士推荐,出任黄埔军校金华招生处处长。抗战期间,任赵家乡乡长。1945年抗战胜利后,应表弟郑国士之邀,他跟随陈仪赴台受降。

王秀吉清楚记得,1945年10月24日早上,她早早赶到江山南门汽车站为父亲送行。看到女儿,王道非常高兴,向同行的朋友介绍:“我这个女儿最乖了,学习好又懂事。”让王秀吉又高兴又害羞。

下午,车到杭州,王道与先期抵达的陈仪、郑国士等一道,乘坐飞机到达台北机场。第二天,他随从陈仪出席了接受日本第十方面军司令官安藤利吉的投降仪式。

投降仪式结束,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长官兼台湾省警备总司令陈仪,正式公布人事任免名单,郑国士为公署秘书处副处长,王道为秘书(后因职务缺位,曾短暂担任代理秘书长)。但收复台湾的喜悦,不久就被“二·二八事件”一冲而散。1947年5月,陈仪被解职,郑国士、王道等也离开了台湾。

1948年6月,蒋介石重新启用陈仪为浙江省政府主席,陈仪任命郑国士为省政府人事处处长,郑国士又电请王道赴杭共事。这回王道却犹豫了,耳闻目睹国民党的腐败日甚一日,预感其垮台是迟早的事。同村同窗好友王增兴也劝说他:“识时务者为俊杰。你看王学素放着大官不做,回家当了先生。当先生好啊,天地君亲师,永远受人敬重!”王学素曾任国民党军事委员会侍从室少将秘书、南京市党部执行委员及监察委员等要职,1947年辞职回到江山城区西塘老家,执教私立“文溪第二小学”。

一语点醒梦中人,王道毅然拒绝了郑国士的邀请。当1948年8月,接到省立衢州中学(今衢州一中)的校长聘书,王道欣然答应。几天后,带着简单的行李,来到衢州,开始履行校长的职责。

在衢州中学的日子里

衢州中学坐落在府山上,坐在窗前,可以看见一列列火车喷着浓烟,从不远处呼啸而来,呼啸而过。

这时候的三衢大地已处于山雨欲来风满楼的紧张时刻,学校里也是暗流涌动。1949年3月的一天,王秀吉来找父亲,发现办公室里坐着一个客人。这人个子中等,五官端正,看去儒雅大方。看到王秀吉后,这个人站起身告别而去,王道则一直把他送到大门外。“他是谁啊?门口的小车是他的吗?”王秀吉问父亲。“他就是毛森,想让我去台湾。我不去。这里有我的亲人、朋友,是我祖祖辈辈生活的地方,我怎么舍得离开?”王道这样回答。

进入5月,衢州解放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王秀吉坐在教室窗边,看到一列列南下的火车顶部都坐满了人。学校里人心惶惶,缺课的越来越多。一天上午,父亲匆匆从外面跑回来,说刚租了一条船,要送他们姐弟和其他十几个江山籍学生回老家,暂避风头。

“您呢?”王秀吉担心地问爸爸。 “放心,我过几天就回来!”王道说。第三天,王道果然回来了。说国民党散兵游勇冲进校园,乱抢乱拿,甚至拆了窗户当柴火烧饭。

5月6日,衢州解放。同一天,江山解放。浙西地区渐渐安定下来,各行各业逐渐恢复正常。王道始终没有等到回校复课的通知,却陆续有学生来找他要米。原来,学生每学期要交一定量的大米给学校,学校食堂为学生提供早中晚三餐。王道离校前,将这批粮食寄存在衢州雨农中学。没想到这些粮食后来被某单位“借”走,以敷急用。学生和家长只好找到校长。

王道一听,就马上叫家人从米缸里量米分发给学生。不够,就让人打开自家谷仓;谷仓里的稻谷没了,他甚至花钱去邻居家买。来的学生和家长越来越多,不几天,王道就欠了一身债,得靠亲朋好友接济,才勉强度日。

浪迹两岸三地

1950年,土改工作队进驻赵家乡,王道因有十几亩土地,被认为是“地主”,时常被拉去批斗、陪斗。王道越来越想逃离窘境。

这年农历腊月下旬,王道从衢州廿里街车站上车去了上海,找他一位身居高位的同学帮忙,但同学婉言拒绝了。就在他失望、焦急之际,又遇到了一位老同事——当年在台湾省行政长官公署共事过的姚小姐。她正在办理去香港投亲定居的护照。王道恳请她以“夫妻”的名义将自己带去香港。

在香港,王道和姚小姐用仅有的一点钱做生意,勉强维持生计。一天,一个年轻人到他小摊买东西,问他:“听你口音,是江山人吗?”自我介绍他叫王天寿,江山城郊溪东村人,现在台湾。王天寿非常钦敬和同情王道,表示愿意以“父子”的名义,帮助王道去台定居。就这样,1951年底,王道和姚小姐来到台湾。经过王天寿的打点,王道谋了一份“台北市烟酒供买局视察员”的差事,生活才安定下来。

细雨湿流光,芳草年年与恨长。人到晚年,思乡情愈浓。每逢佳节倍思亲,王道经常来到海边,遥望海峡对面的大陆,双手合十,祝愿家乡亲人平安幸福,祈祷有一天能回到大陆,和亲人团圆相聚。

故乡草木香

随着两岸关系的不断改善,王道回乡探亲的愿望终于在1988年成为现实。这年4月1日,王道所坐飞机降落在杭州笕桥机场,见到了前来接机的儿子王辉刚。当年父亲不告而别时,王辉刚才13岁,如今也已年过五十,是安徽屯溪人民医院主任医师。当晚,王道就住在儿子家。夜已深,王道依然睡意全无,乃信笔写下一首七绝:千古父子万古亲,三十九载风雨系。隔海音断心更念,耄耋面子情不禁。

4月3日,王道坐火车回到阔别38年的故乡,见到了女儿王秀吉。亲人相见欢,王道却哭了:“对不起,对不起,爸爸让你们受苦了!”王秀吉拉着父亲的手劝慰他,却触动了自己的泪腺,泪如雨下,似乎想借此冲走所有的委屈。当年父亲不辞而别后,王秀吉为减轻家庭负担,辍学回家,不久就嫁到了李坪村。真正是时代落下的一粒灰,在一个人身上,就成了一座山……

4月6日,王道结束探亲行程,启程回台。本来说好第二年再来,但再回大陆时却已是2002年。此后,他主要由儿子王辉刚赡养照顾。2005年,王道逝世,享年100岁,走完了他充满传奇色彩的人生路。

[责任编辑:毛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