孔子第75代嫡长孙孔祥楷先生最新回忆录——《融》系列连载(27):部长来矿(二)

2020-03-26 23:55:28 衢州晚报

我们整整齐齐坐好,约二十位,对面落座的客人也有十五六位。部长准时来到会议室,总公司经理带头鼓掌,会议室顿时一片掌声。部长忙制止:“这一套程序就免了吧!”他对总公司经理说:“黄总,你把我们来的人给大家介绍一下,掌就别鼓了。”黄总介绍完后,我把我们这边的人一一介绍。双方介绍完了,部长说:“矿长,你还没介绍你自己呐,简单介绍一下自己吧。”

我老老实实地介绍了自己。部长听完笑眯眯地说:“这真是新鲜事,我还是第一次见到学非矿山专业的人当矿长,可能半外行更好,少了一些条条框框的束缚。”(作者注:矿山专业一般指采矿、选矿、地质,至少也是机电)一阵友善的笑声弄得我很不自在。

“今天的会这么开好吗?”见总公司、省公司经理都静静等着下面的解释,部长接着说,“我估计,矿长肯定为这次我们来作了充分的准备,我们都是矿山人,很多事就不用细说了。”

“在我来的路上,总公司经理、省公司经理都给我详细谈过你们矿山的情况和存在的问题,”部长又说,“我们今天还要赶回北京,为省时间,我问,矿长做个简要回答,这样好吗?”

“我们听部长的。”

“全矿有多少职工?”

“一千九百七十六名。”

“你们年处理矿石多少?”

“去年是二十九点六万吨。”

“年产金属量多少?”

还没等我回话,部长补充说:“产量与地质品有关,那是自然条件。”

“去年是三万一千五百四十六两。”我还是回答了部长的问话。

“还是用小两,不用盎司?”

“是的,我们惯用小两,十六两相当于五百克,与盎司相仿。”

“好像国内黄金系统目前都这么做的吧!”

部计划司司长回话:“一直这么沿用。”

部长又问:“年利润多少?”

我回答:“去年是一千六百七十二万。”

部长点点头,接着说:“你主要抓什么工作?”

我说:“部长,我主要抓两件工作:一食堂,二厕所。”整个会议室顿时哗然大笑。总工程师补充了一句:“部长,他开玩笑呢,他说的食堂意思是原矿品位,他说的厕所是指尾矿品位。”部长也是学矿山专业的,补充说:“对一个矿山来说,原矿品位和尾矿品位是两件大事,关系到国家资源利用率和企业经济效益。”

我认真地说:“部长,原矿品位和尾矿品位由生产矿长在管着呢。我真的管食堂和厕所。食堂主要是往里贴钱,工人花一块钱,最好能吃到一块一毛钱的东西。单身食堂最大的开支是燃料,我把矿山工业锅炉房煤场和食堂煤场相邻布置,把分界围墙拆掉一米,这样,堆得高高的工业锅炉房的煤就流到食堂煤场来了。本来每个月食堂要给供销处打三百吨的领料单,现在每月不到三十吨。用煤少,食堂成本下来了,伙食自然就好了起来。”部长说:“你就不怕财务大检查?”我说:“靠山吃山,靠水吃水。大食堂用点公家的煤不会有大事的,更何况到财务大检查那几个月食堂煤厂的煤堆得高高的,只要供销处不反映的话就没人知道。我们食堂还管着开水房,一个月还得消耗好几吨煤,总不能占职工伙食成本吧?有人说,只允许职工凭票打水,附近农民不让打。我说屁话,平时农村占我们什么好处了?用点开水就斤斤计较,谈什么工农联盟?”

部长听了之后笑了,说:“你的政治意识还挺强的。”

部长喝了口水继续说:“好了,我问完了。”他看了看随行的同志,“你们看看还有什么问题?”听部长这么一说,谁也不吱声了,都轻轻说:“没有了,没有了。”

这才是行家问的话,一针见骨。一般企业是经不住这样问的,这几个问题把一个企业的劳动生产率、吨矿成本全含在这里面了。他又说:“好吧,没问题了,我们去现场看看。矿长,这录像机就不用跟来了吧!太郑重其事了。”

“好的,好的!部长,我们合影留念可以吧?”

“可以可以,下楼一起合影吧!”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