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越古陶瓷年代之门有“密码” ——洪加祥纵论中国陶瓷的形态

2019-11-17 23:35:33 衢州晚报

除了生坑、熟坑和传世品之外,古陶瓷的第四种形态是什么?11月15日下午,在第8期南孔大讲堂上,著名的古陶瓷、书画收藏家和实力派古陶瓷鉴定专家洪加祥,以《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为主题作讲座。本报记者撷取部分精彩内容,供读者学习、探讨。

人物简介

洪加祥,衢州人,中国社会科学研究院特约研究员、北京国博文物鉴定中心鉴定专家、全国工商联古玩业商会文物艺术品鉴定中心顾问、中国古村落保护学会顾问。39年来,洪加祥不仅遍访全国各大小古窑址,收集了大量的古瓷片资料,还收藏了许多战国等原始瓷以及隋唐五代越窑、宋元名窑和明清官窑瓷器。他曾多次为清华大学、浙江大学、中国计量大学和阿里巴巴淘宝网艺术品拍卖公司上艺术品鉴定课,著有《古瓷密码与审美》《古陶瓷的鉴定与审美》等30余部作品。此外,洪加祥也是中国报告文学作家、《浙江日报》首席记者,先后在《人民日报》《诗刊》《中国作家》《文汇报》等发表千余首诗歌,诗人艾青曾称其为“浙江文坛黑马”。
主办:中共衢州市委宣传部、衢州市社会科学界联合会、衢州日报报业传媒集团

记者 徐聪琳/文  鲍卫东/摄

生坑瓷的基本特征 

现在,中国陶瓷主要是识别生坑、熟坑瓷(包括水坑)比较难,并且由于仿造水平的日新月异,对于不懂行的人来说,这“水”也确实比较深。

那么,作为第一种形态的生坑瓷,它的基本特征是什么?生坑瓷是这40年来,由于经济建设、城乡改造而伴随而来的全新概念。一般来说,高山顶上出的窖藏瓷器,因为浸泡水渍少,与内蒙、新疆等地沙坑里出土时差不多,甚至非常像新东西,玻璃质感极强,胎、釉显得硬朗、焦灼一些,敲击有金属清脆回音;而在山边田头出土的唐宋瓷器,胎、釉相对会软糯一些,敲击时发出“扑扑”的声响,无清脆回声,整体呈现老旧沁色,如酸性土壤,则釉面脱落、胎骨旧木,面目不清晰,甚至有的北方碱性土壤,使釉面干枯,脏污满身不清晰。这种山下货色,不少专家以为是酸咬的,但胎骨的氧化程度说明,这不是人为的,是酸性土壤侵袭的结果。

因此,民间有用七分水拌三分“84消毒液”泡之一周,浓烈土沁随之会脱落,但这与人为酸咬在釉面手感上有本质区别。这山上山下出来的就是生坑瓷,识别其要有一线考古经验,切不可照书本一概而论。

▲听众自带工具前来鉴宝。

熟坑瓷的前世今生

那么,什么又是熟坑瓷呢?就是出土后经30年甚至百年,胎质与釉面完全向传世品转化,处于熟坑阶段,甚至土沁脱去,当年使用痕迹显露,就相对容易识别了。其实,我们博物馆藏文物也要经历这个阶段,只是为了保持与生坑瓷的明显不同,而不会告诉行外人。古瓷从生坑到熟坑初级阶段,必须有30年左右时间的氧化还原。

此外,我们可以从胎质变化角度,研究古瓷生、熟坑两个阶段之间关系:一般出土或者是出水的瓷器,生坑开始的时候,因封闭空间,岁月氧化程度不高,胎色一般呈白色或灰白色的比较多,釉面如古代埋进时几乎一样的颜色。但随着出土后时间的增长,以后一年,两年,三年,胎质开始变熟,胎色也会发生变化:由嫩白色、洁白色,慢慢成为灰白胎、白灰胎,甚至青砖胎、红砖胎,还有其他胎色的,这就是生坑瓷向熟坑瓷转化的过程。

不过,生坑与熟坑瓷有一个现象不同。火石红现象,熟坑瓷很容易见到,而生坑瓷几乎看不见。但出坑时间一长,宋元瓷露胎处就会慢慢出现窑红现象,并且越来越艳红,到了熟坑阶段后,有的浓淡相宜形成红彤彤了,就不再继续变化了。这是因为,宋元瓷器釉面里的天然着色氧化物含量高,部分胎釉结合处会产生火石红现象,即窑红现象,还有胎釉结合处釉线也会呈现不规则的吻合。古代老柴窑烧制的环境,那些着色氧化物是不用担心的,老柴窑可以灭掉它的危害,甚至在灭掉危害性的同时,造出釉面白里闪青的玉质效果,更是巧夺天工。

解读陶瓷的第四种形态

传世品就是入过土百年前出土的,或者没有入过土的有使用痕迹的古瓷,这个比较好鉴别。中国陶瓷的第四种形态即现、当代工艺品和仿品和赝品,这些东西占了现在古玩市场上的90%以上。这种货色又分上世纪五六十年代的出口外销瓷,和九十年代至今的仿历代古瓷的现代工艺品或人为做旧的赝品。

从物理学角度看,另外三种形态下的古陶瓷,因受到几百年上千年岁月氧化、化合作用,其胎质一定会呈现干老、焦灼之感,釉面也自然会形成华滋、凉滑和酥熟之感。而新瓷胎质未干、火气未退,釉面贼亮,缺乏岁月氧化的皮壳,显现不出莹润、滑润之感。为此,作伪者为了退去火气,往往把第四种形态的工艺仿品用酸咬去其表皮火气,使其看起来似乎旧旧的,但这样一来,釉面干涩,略显粗糙,手一摸便知是酸咬过的。

第四种形态新烧仿古的瓷器,可与藏放数百年以上的古瓷传世品作对比。通过对比,上手的传世品不仅可以印证、补充、丰富观感和判断,甚至可以修正、矫正、否定自己对古瓷的错误观感与结论。因此,上手传世品瓷器加以研究,不仅是对目鉴有力的补充,更是识别熟坑、生坑瓷的极为重要基础认知。

我们对现代工艺品和仿古瓷器(赝品)在微观上的各种痕迹,也应该有所了解。特别是景德镇樊家井仿古瓷器一条街,更是需要经常去灵市面,了解仿古造假的变化,以便知己知彼。

其实,仿古瓷器在明清时期就有制作与销售市场。元明仿宋代的,嘉靖万历仿成化的,光绪仿康熙的,雍正仿永宣的古瓷器,在当今的藏家与学者来看,都会说得有鼻子有眼的。此类仿品,鉴别起来并不是那么难。

当然,作为真正意义上的第四形态瓷器现当今的仿古瓷器和赝品,由于加了科技含量,现在有的使用均匀过头的化学釉伪装。化学釉是非常均匀的,而古瓷的釉面是有层次的。加上不是矿物质颜料,人物山水使用透视法,看起来画面人物特别舒服,甚至能妖艳惑众,这些东西对于不辨其间奥妙的藏家来说,有很大的杀伤力。

老货不怕新,新货故作旧

最后,送朋友们一句我多年前总结的行话,就是:老货不怕新,新货故作旧。这句话怎么理解呢?就是老的东西呀,因为岁月的氧化它毕竟会很滑腴,很莹润。瓷器某种意义上说是一种玉,玉是越玩越新润的,瓷器是不会变“旧”的,摸上去像婴儿的屁股一样滑滑的,嫩嫩的,像抹了一层猪油。它的胎质是干、透、糯亮的。如果干的感觉看不出来,你就没有掌握古陶瓷ABC。你说这东西太新了吗?似乎一点老气都没有,但它的肥腻和口沿是有老气的。它的玻璃质感就是老气,就是岁月的氧化程度,如果你懂得生坑的釉面语言、胎质变化规律,你就不怕它了。而现在很多人买的东西一点油性都没有,都是酸咬过的,手摸上去粗糙拉手的,那一定是新的。这就是下半句话,有人因为你不识“老货不怕新”,就“新货故作旧”了。

今天,我归纳出中国陶瓷的四种形态,说到底,还是一个以时间作为横向坐标的概念。任何陶瓷,无论真假,只有时间才是其证明大师。因此,藏家应该是鉴赏家,经常对比赝品、生坑、熟坑、传世品等各种形态的瓷器,并且烂熟于心,更重要的是,能逐渐形成对生坑瓷有一个系统而完整的微宏观结合的识别知识库。

三年前,我在伦敦苏富比拍卖行讲学,那时中国古瓷拍卖价格,首次超越欧美油画,荣登榜首。英国著名陶瓷收藏大家吉赛对我说:“尽管你们古人创造了高贵的瓷器,但论收藏与研究还得到伦敦来。中国人恐怕要再过30年,才能真正懂得中国古瓷,尤其是宋瓷的宝贵与财富效应。”

我告诉他:先富起来的浙江人已开始觉醒,他们常出没于国内外拍卖行,“扫货”能力震惊世界。他们认为,既然中国古瓷其时尚精美的造型,胎质细腻的质量,完美的工艺技术,一直强盛延伸至清中晩期,过去与现在都在世界上作为黄金的代价物和艺术的昂贵化身,那么,作为富起来的浙江人,即使从资产避险角度来讲,也应参与到艺术品财富的配置中去。

因此,希望各位学好本领,就有机会到古瓷艺术品市场,获得更多的国粹文化与无尽的财富;至少,也可以对你现有的财富作长久的支撑。

[责任编辑:周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