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杨叶子的梦

2019-10-11 00:59:41 衢州晚报

黄依诺

如果有人问我:世界上最壮美的东西是什么?

我会毫不犹豫地回答:大漠胡杨。

如果有人再问我:你最珍惜的心爱之物是什么?

我会满怀自豪地回答:一片金黄的胡杨叶。

因为那片胡杨叶,珍藏着一个父亲深情的爱和一个女儿成长的梦。

我的爸爸援疆戍边去了,去了一个地图最西边、被爷爷称为“天尽头”的地方,一去就是大半年。我常想念他。我到华茂外国语学校读初中,人家都有爸爸护送,我却没有;每个节假日,人家团圆喜庆,而我家里总是只有我们孤零零的母女俩。爷爷、奶奶、妈妈也都很想他,只是大人们从来不提……

直到有一天,住校的我听说,妈妈生病了,一个人孤孤单单地躺在床上;奶奶摔伤的腿旧疾复发住院,只能偷偷地抹眼泪……我哭着要给爸爸打电话,让他马上回家!

但这个电话,大人们就是不让我打出去……

爸爸,真的好狠心啊!我有些恨他,他打电话我狠心不接;他想跟我视频对话,我也狠心挂断,我就想着让他难过。可不知为什么,每每挂断后,我总是莫名地想哭。

今年暑假,我和妈妈辗转一万多里,到了爸爸工作的地方——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一师四团。

茫茫戈壁滩,无垠大沙漠,嗓子干疼、鼻子流血、皮肤开裂,这一切,让我恨不得马上就想逃离。

在四团,我看到了低矮破落的民族连,看到了很多蓬头垢面的小朋友,更看到了一排排浙江援建的崭新楼房。爸爸告诉我,兵团有不少贫困的连队和群众,需要像爸爸一样的干部去援助……

说到这儿,爸爸的目光深情而明亮。一瞬间,我觉得鼻子酸酸的,在边疆毒辣的阳光下,爸爸的影子像远处的胡杨树一样高大!

临别时,爸爸送我一片树叶——胡杨树的叶子。爸爸说,胡杨,生而千年不死,死后千年不倒,倒后千年不腐,只为茫茫大漠添一抹风景。这,也是援疆人的写照——

离别、孤寂、坚守和奉献,舍家报国,倾情援疆!

从此,这片胡杨叶成为我这个小女生内心最大秘密。想爸爸的时候,我就拿出来,闻一闻。这是四团的味道,更是爸爸的味道。正是这片胡杨叶,让我学会了坚强,明白了责任,懂得了珍惜。

习爷爷说,我们都是追梦人。我在等待远方爸爸凯旋的同时,也在努力争当新时代的好少年。长大后,我也要沿着爸爸的足迹,让衢州有礼之花在祖国广袤边疆的大地上绚丽绽放!

(作者系衢州市华茂外国语学校七年级学生)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