院子里的风景

2019-10-11 00:58:26 衢州晚报

郑忠信

在山乡,篱笆隔出来的菜园四季常绿,一沟一畦井然有序。院子的外沿,错落有致地栽着应季的枇杷、桃子、板栗、胡柚等,树底下是鸡鸭栖息、觅食的乐园。一年四季,院子里的风景,诠释着丰收的内涵——低调的丰盈,纯朴的殷实。

暮春时节,菜园里的大芥菜、花芥菜适时地腾出地块,被直接晾晒在篱笆、院墙和晒场,晒蔫、切碎、盐渍后装入缸瓮压实,很快成了一坛坛、一缸缸备受青睐的腌菜;若把腌菜晒了蒸,蒸了又晒,便是四季可食的霉干菜。院子俨然一个老到的魔术师,通过一番大动干戈之后,鲜活嫩绿的芥菜变身餐桌美味。

收了芥菜之后,很快在边角的地方栽上几株冬瓜或者南瓜。不像丝瓜苦瓜黄瓜那般的小家碧玉,冬瓜和南瓜个个是粗壮圆实,摘了码在走廊里,一幅胖乎乎、圆鼓鼓的淘气劲,着实让人忍俊不禁。鲜食有余,无暇外卖,最中意的自然仍是深加工。到了仲秋时节,将去除外皮的冬瓜刨成薄片,沥去过多的汁水,略施少量淀粉,置阳光处摊晒,胜似滑肉的冬瓜皮不日功成。南瓜则宜切成薄片晒干,拌以米浆、辣椒、姜丝、橘皮等上锅蒸熟,变成鲜辣可口的豆豉,可当零食,也可当菜,可谓人见人爱。

院子里,这道将鲜菜鲜瓜变身乡村地道美食的风景,年复一年,从未改变,有浓浓的期许,淡淡的乡愁。院子里的晒场也随节气更换,展示不同的原生态风景:

春风中,烂漫的油菜花谢了,又长又尖的菜荚里,长出实沉实沉的油菜籽,不多久,乌黑的一大片便占据了整个晒场。夏日里,一颗颗凋落树底的橘粒,被捡拾晾晒在晒场上,一枚枚从树上疏下的青青柚果被对半横切后,摊放在晒场上,这些不同批次登场的橘粒或胡柚片,将整个晒场瓜分成不同的几何图形,深深浅浅的颜色点缀其中,煞是耐看。秋收时,联合收割机碾过的田块,吃进的是稻穗,吐出的是谷粒,直接运至晒场耙开,满眼尽是沉甸甸的收获,只待晒干后用风车过一遍,即可收储归仓。冬阳下,硬实的油茶果从山峦汇聚到晒场,起初略带青涩、羞于启齿,不几日便薄唇微张、开怀咧嘴了,仿佛飘出了山茶油的清香。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一季又一季,院子里的风景频频光顾微信群、朋友圈。枇杷坐果、桃花吐蕊、柚花盛放、板栗咧嘴……那几棵树,摇身一变,成了不折不扣的“网红”;小鸡破壳、母鸡下蛋,公鸡打鸣……院子里这些移动的风景总能引来无数点赞;攀在木架上的黄瓜、四季豆,垂下的都是诱惑,立在田畦里的香葱、皇后菜,水嫩得令人难以抗拒……评论区一句“谁家的菜园子?”分明透着一股子羡慕嫉妒恨。

一季又一季,我也加入了晒风景的行列,每到双休日或节假日,我都会来到乡下,站在院子里,像赴一场久违的约,不言不语,却彻底沦陷在院子里、风景中。

春耕、夏种、秋收、冬藏,亘古未变。一天又一天,择定秋分日的农民丰收节来了,又走了,但节在秋分,丰收四季,谁不想“借个院子过生话”,谁不想用个手机晒晒院子里的风景?!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