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民意调查

2019-10-06 07:48:44 衢州日报

持续一年多的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给衢州农村带来了看得到的变化。此刻,我们的乡村正呈现出处处是花园的美好画卷。近日,本报记者选取了6 个新闻观察点作为调查对象,深入观察,倾听民声,用脚步丈量、用笔和镜头记录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的成果,亲身感受百姓的满意度、获得感和幸福感,并收集群众对下一步工作推进的建议。

农房整治有节奏 稳扎稳打向前走

调查对象:开化县杨林镇东坑口村

记者 徐聪琳 文/摄

“村里低保户、五保户、残疾人家庭等农户的附房有没‘清零’?”“新建房屋管控是否到位?”“拆后利用情况怎么样?”10月3日上午,与东坑口村支委周小林一同走在村道上,开化县杨林镇经济发展办公室的规划员姜锵抛出一个个问题,“国庆假期我们也‘不打烊’,得回头看看农房风貌整治的成效。”

“刚开始拆房的时候,心里还真舍不得,这毕竟是自己家的屋子啊。”在村里,记者遇到了62岁的余东方。提起自家被拆除的厨房,老余有些心疼。那是间宽敞的大厨房,贴着地砖,搭着老灶头,但属于超面积的附房。“我入党20多年了,不以身作则,还有谁会心甘情愿地配合呢?”于是,老余拿起了锤子,敲砖、拆瓦、下梁……没多久,厨房就拆除完毕,老余屋后的道路拓宽至3米。

“瞧瞧,拆了附房,‘靓’了主屋。拓宽道路,修了排污水渠,我家周围环境确实变好了。”

今年以来,东坑口村拆除“一户多宅”5宗,拆除面积515平方米;拆除危旧房8宗,拆除面积1255平方米;拆除附房57宗,拆除面积2800平方米;庭院提升57宗,面积788平方米。

【调查】

拆了自家屋子后,余东方还主动上门去做其他农户的思想工作。

自2015年起,东坑口村创新实施了“1+8”党员联户工作方式。按照“居住相邻、关系相近、方便服务”原则,将全村划分成若干个网格片区,各片区明确责任人,由1名党员联系8位农户,实行党员分片包干到户行动。老余一进联系户的家门,就拿自己举例子:“现在吃晚饭,都把桌子搬到外头。既开阔,又凉爽,还能闻到花香。”

“党员带头主动拆除,对村里做村民的思想工作有很大的促进作用。”周小林直言,村民们看在眼里,就会觉得党员干部都行动了,自己也得赶紧回去拆了,拆违的氛围就营造起来了。

从村头往村中心走,周小林、姜锵遇上了81岁的村民林招炎和正在巡村的东坑口村党支部书记兼村民主任徐樟顺。“您家的葡萄除虫了吗?”老人中气十足地答道:“前两天农业技术员刚上门来帮我看过。”

林招炎原本不同意拆除自家围墙,“想不通,圈起来的地方就是我家的,怎么说拆就要拆了。”党员、村干部就一次次上门做工作,动之以情,晓之以理,告诉老人家,拆了围墙后,村里就多了条路,“原本只有电瓶车能过的小道,以后三轮车也能过。”

得知林招炎舍不得院子里的葡萄架子,村干部出了招,把葡萄藤都挂到玻璃棚顶上,既保住了老人心爱的葡萄,又让这处枝蔓成了路边的一道景观。“现在看看,样子蛮好。” 林招炎伸手摸了摸垂下的葡萄叶子,“我都数不清,你们上门多少回了。”

“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徐樟顺感叹,不仅是在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中,面对任何村里事,党员、村干部都要身体力行、换位思考、说到做到。

村民傅荣娇和儿子、儿媳住在一起,配合“一户多宅”整治,拆除原本用来开小店的房子后,她对着坑坑洼洼的空地发起愁:“怎么把这片地弄得漂亮些呢?”在儿媳妇林小晖的建议下,傅荣娇把这块地整成了一个菜园,种上黄瓜、辣椒、葫芦……吃不完的蔬菜,就送给邻居,菜园井井有条,生活有滋有味。

【建议】

在林小晖看来,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的实施主体是村民,直接受益者也是村民。多从村民角度出发做工作,更能激发村民的主人翁意识,共同维护、提升村容村貌,建设好美丽乡村。

“哪里该拆,怎么拆,拆了以后怎么做……还是村里人最清楚。”徐樟顺说,农房整治后腾出来的土地,有的改造成农村小公园、小绿地等村落景观;有的就由村民自己打理,种花、种菜、做道路节点小品……“一个村就像一个人,有自己的个性。在拆后利用、产业培育、推进人居环境整治的过程中,还是要因地制宜,不能一刀切,有自己的节奏,稳扎稳打地向前走。”

拆旧建新入新村 严格管控“零附房”

调查对象:常山县金川街道五里亭村

记者 章卫平 方俊 文/摄 通讯员 方振兴

9月的最后一天,碧空如洗。阳光下的常山县金川街道五里亭村,像是打开美丽乡村的娟秀画卷:一排排错落有致的小洋楼,一条条宽敞整洁的道路,再加上点缀其中的篮球场、健身区、儿童游乐场……恍惚间,让人以为自己置身于城市中的某个别墅区。

“这是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带来的变化。” 还没等记者开口,陪同采访的村党支部书陈松贵解释道。

五里亭村位于常山县西南部城郊, 9个自然村的1350名村民原本分散而居。但是现在,已有500多人通过拆旧建新将新家搬入新村,新区建房实现零附房、“零上访”。

【调查】

将原本分散的村落集中到一块,这件事并不容易,从谋划设计到起步建设再到落成搬迁,五里亭村用了十多年时间。

“原址环境已经定型,不可能有大变动,要改变村子面貌,唯有搬迁。”2002年,刚选上村民主任的陈松贵提出自己的想法,经五里亭村村两委研究决定,在村西南侧的一片橘树林里圈出一块地,那里交通便利,适合建设新村。

2006年,新村建设正式启动,共分为三期,总体面积达7万多平方米。目前第一第二期已经建成,第三期还在紧锣密鼓地进行中。

“一张白纸上画新图”村民普遍赞同,但要防止“只见新房子,不见新农村”现象,就没有那么简单了。房子应该怎么建,如何杜绝出现“一户多宅”?陈松贵说起几个细节。

农村建房最怕超面积违建。为从源头上杜绝这类现象,自始至终,村里都在执行一项重要举措:对宅基地进行统一规划、统一丈量、统一放样和统一基建。想要建房的村民,须严格依照农房建筑设计图照做。

房子建好了就万事大吉了?五里亭给出的答案是否定的。在五里亭村,日常监管这根弦从未懈怠。村里充分发挥村干部、党员、网格员的作用,动态巡查不间断,完善事前、事中、事后的有效监管,以“零容忍”的姿态营造浓厚的管控氛围。前不久,村支委付小平在巡查时发现一户农户准备搭建厨房。那几天,他天天上门,苦口婆心做工作,不厌其烦讲道理,终于让对方断了念头。

要让村民住得安心,配套服务同样很重要。陈松贵说,很多年前,村里曾经买过一块地,后来又建了厂房。新村建设工作启动后,村里拿出厂房租金,统一建设污水排放、绿化美化、村道改造等配套工程,没让村民掏一分钱,也没向上级部门要一分钱。这两年,又陆续新增一些配套设施,比如去年投入使用的700多平米的家宴中心,就是基于群众的诉求应运而生的。在五里亭村,村民在哪方面有诉求,村里的工作就往哪里加码。

现如今,整洁舒适的村容村貌,让五里亭人的获得感和幸福感油然而生。村民方卉说,7年前嫁到五里亭村,婆家还住在老地方,起初也想过到城里买房,但自从搬至新村,这个念头就彻底打消了。“独栋小洋楼,还有前庭后院,这样的空间城里哪里买得到。”方卉在家开了淘宝店卖“多肉”花盆,已经在衢州小有名气。

村民享受宜居环境,就业也不用发愁。白天的五里亭村,几乎看不到人,村民付芝慧透露:“他们都在县城或者工业园区上班。”新村交通位置优越,除了每个月的失地农民养老保险,还能额外赚一笔工资。

通过有效治理呈现出来的风貌,广大村民看在眼里、记在心上。陈松贵说,开头两年,很多人抱着观望态度,现在是争着抢着要进新村。

【建议】

五里亭的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得益于一个好的村领导班子,还有高起点的规划布局,并有完善的制度作保障。采访中,乡、村干部也提出一些建议,如政府如何加大对“一户多宅”整治的激励力度,人口基数大小有差异的乡村如何实现资金投入平衡。另外,村庄拆后利用也有难题,他们呼吁有专业知识的团队进村指导,进行整体规划,真正实现一步到位,避免再走拆后建、建后再拆的老路。

一根“红线”拉近干群距离 农房整治整出和谐乡村

调查对象:龙游县湖镇镇地圩村

记者 鲍涵 文/摄

龙游县湖镇镇地圩村是名副其实的基层治理“网红村”。

秋后的地圩村,空气清新,环境宜人,耳边鸟语花香,一幢幢装修精致的农房显得十分养眼……记者跟随地圩村党支部书记徐庭友一起走在村里开阔平坦的南北大通道上,看到了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给地圩村带来的变化。

以党建为引领,推出党员“1+N”双向联户制度,健全网格员体系,运用“龙游通”智慧平台,打造了“地圩有礼”和谐乡村品牌。地圩村用一根“红线”拉近了干群距离、促进了村庄发展,引得多个省市的参访团前来“取经”。

据统计,去年10月至今年8月,地圩村共整治各类农房236宗,共计8838.69平方米。

【调查】

路遇村民徐建忠,记者上前与其攀谈。今年52岁的徐建忠住在村主干道旁,在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中,他主动拆除了一堵围墙和一间附房。

“我很理解这项工作,也主动配合。说到底,这是在为我们村民考虑。”徐建忠说,此前,他家旁边的这条主干道只有二米多宽,过一辆车都很困难,如果遇到两车交会,就谁都过不去了。拆除了围墙和附房,虽然院落少了几平方米,但家门口宽敞多了,这是看得见的变化。“为了村子越来越漂亮,我认为还可以往前迈一步,进一步加大拆迁、整治的力度。”

告别徐建忠后,记者与徐庭友继续往前走,来到了村民徐素荣的家中。

徐庭友告诉记者,徐素荣因为农房整治而成了村里的名人。为了道路拓宽,他拆除了自家的围墙;为了景观提升,他拆除了铁棚。上半年刚拆了附房,夏天就把父亲名下70年代建的老房子给拆了……从2012年至今,徐素荣家中经历了四次整治拆迁,算是村里的“先进人物”。

“面对拆违,心里自然有一百个不舍。”徐素荣坦言,家里不是富裕人家,一砖一瓦来之不易,拆还是不拆?曾经他也很纠结,但村干部一次次上门做工作感动了他。

今年6月10日,市委七届六次全体(扩大)会议举行。全会对“党建治理大花园”工作进行系统部署,再次吹响集结号、发出动员令。6月15日,地圩村在一天时间里,顺利拆除有碍观瞻的铁棚、附房、围墙共36处,拆除面积达792平方米。“第一批拆除的是村支书、村主任以及村两委的房子。我感触很深,为了村子更好,村干部带头拆除,我们还有啥不拆的理由。”

连整带拆之后,徐素荣发现家中环境更美了,还有了种植苗木的空间。今年,徐素荣又一次获得了“洁净家庭户”称号。他笑着说:“家家户户的菜园变成了景观、庭院变成了花园,老百姓可以穿着皮鞋在家门口种菜,整治提升工作不仅让村容村貌脱胎换骨,更增添了村民心中对于美好家园的向往。”

【建议】

对于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后村子的发展,徐素荣有自己的看法。“拆了之后势必将会腾出更多的空间,这些空间决不能就这么浪费掉,打造景观节点、建设休闲娱乐设施都可以,希望村集体能多从村民的实际需求考虑。”

村民徐振东常年在外打工,偶尔回村。对于村庄的变化,他有着更直观的感受。“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确实很有必要。”徐振东告诉记者,有次过年回家,发现村里狭窄的小路扩宽至可以通行两辆车,高高的水泥围墙变成了通透的生态围墙,杂乱的庭院变成了美丽的菜园。“村里这几年发展得这么好,我也愿意回来工作。相信村里一定会好好建设,变得更好。”徐振东也希望村里能利用现有的好环境考虑发展旅游产业,也为他们这些回乡的游子提供创业的机会。

边拆边建整出新风貌 整体谋划共享整治成果

调查对象:江山市贺村镇丰益村、淤前村

记者 毛慧娟 文/摄 报道组 程伟 通讯员 杨华骁 王苏彬

10月2日上午,记者走进江山市贺村镇丰益村楼底自然村。村口两侧路边停着十几辆私家车,一转弯,一个刚建好的六角凉亭映入眼帘,亭上写着“楼底亭”三个大字,亭下挤满了乘凉和玩耍的人群。

“今天村里有人过生日,这些都是他们家的客人,有六七十个呢。”农家乐经营户姜家英忙得不亦乐乎。

今年54岁的姜家英和丈夫原来都在杭州打工,“他原来在杭州做厨师,这两年看村里发展得越来越好,我们就回来搞农家乐了。”说话间,姜家英指着凉亭,对一旁的村党支部书记郑仓旺说:“这个亭子真不错,大家都说它既方便了村民休闲,又美化了村庄环境。”

【调查】

据郑仓旺介绍,这个凉亭所在的地块,原来有一幢姜家英和邻居共同搭建的小平房,用于两家人存放农具等杂物,农房整治工作开始后,小平房被拆掉了。村干部积极引导大家拆后利用,在这个位置周边的三家人,有的出钱、有的出地,投资3万元建了这个六角凉亭。

“我们村里还要对凉亭周边的200平方米区域进行绿化,现在这个工作正在做。就是要让村民看到好处、享到好处,才能提高大家配合农房整治工作的积极性。”郑仓旺说,按照市里的统一部署,丰益村坚持一碗水端平、一把尺子量到底,高效推进农房整治工作。截至目前,共整治151宗,面积11129平方米。

走在村里,记者不时还能看到农房整治留下的痕迹,不少村民家的院子里还堆积着拆下来的钢棚等。走到村中心地段,眼前出现了一大片空地。郑仓旺告诉记者,这里原来是一些村民堆积杂物的地方,还有一个锯板厂。现在清理出近2000平方米的空地。“最近正在搞设计,计划建一个供村民休闲的广场和风光带,争取12月底前完工。”

68岁的村民董树富就住在这块空地边。“原来那个锯板厂刚好对着我家窗户,开工的时候,灰尘、粉末都往我家飘来,还很吵,都不敢开窗户。”董树富说,现在拆了锯板厂,家里采光和空气都好了,打开窗户,家里透气多了,他更期待休闲广场早日建成。

随后,记者来到丰益村隔壁的淤前村。在村里,记者发现一大片围墙围着的空地。“这里原来有一间破旧祠堂和村民用于堆积杂物的屋子。经过村里的集中整治和流转,这块土地将用于农民建房,到时候公开招标,也能为集体增加一笔收入。”淤前村党支部书记周建法告诉记者,该村一方面公平公正“拆”,另一方面也注重合理合规“用”,努力做好拆后利用这一农房整治“后半篇文章”。“边拆边建,我们已经打造了一条长1.4公里的美丽乡村风光带。”

【建议】

在采访过程中,记者深刻感受到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的不易。作为市里的统一行动,虽然大方向都一样,但是具体到每一个村、每一户都有不同的情况,这就需要村干部做细做实思想工作。

记者在采访中听到村民表达了一些善意的想法。“如果不一刀切,就容易不公平;可全部一刀切,就太死板,具体情况具体分析,一事一议是不是会更好。”“拆是好事,可拆完要不要利用,对村容村貌有什么提升计划,这个要跟上。”“这项工作要做就应该做得彻底,切忌中途而废,不能让带头拆的吃亏。”“村容村貌要提升,不仅要规划好,还要有资金投入,政府在后期改造提升上应该考虑各地资金的平衡。”

在采访中,记者也感受到不少村民的观望心态。一边等着看本村的风貌提升下一步会怎么做?一边也等着看隔壁村是不是跟本村一样整治彻底?大家表示,行百步者半九十,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是一项系统工程,还需要全市上下齐心协力,才能真正把这项民生工程做实、做好。

拆后利用得民心 美丽家园人人夸

调查对象:柯城区万田乡上蒋村

记者 傅旭云 文/摄

沿着西区九华北大道一路向北,穿过G60高速公路,不到10分钟就来到了柯城区万田乡上蒋村。走进村庄,整洁的农房,干净的道路,路旁的一盆盆“多肉”,营造出了浓浓的国庆氛围。

来到村民蒋延生家的院子里,记者看到,小木桥、花、草、树、石头……组合成了一个农院小景。院子中间,是被竹子、灌木等绿色植被围着的小花园。像往日一样,他柱着拐杖,在自家的小院子里转一转,赏赏花,看看菜的长势。“村庄整治后,村子变漂亮了,我家院子成了小花园。”他笑着说。

【调查】

80岁的蒋延生是一名老党员。他说,房子造起来的时候,家门口的路还是机耕路,他在门口开辟出一块地,用来种菜。后来铺上了水泥路,很多村民在路边建起了房子,几乎每户门前都有菜地,路两旁又乱又杂。

今年,上蒋村对公路两旁的20余户农家庭院进行了统一改造提升,一个院子一个方案,因地制宜,就地取材,既经济又美观。“现在,我们家不比城里的别墅差。”蒋延生说。

上蒋村地处衢城西北部,九华路直通村庄,交通十分便利。九华路两旁的房子几乎都被用来开店经商或出租,形成了商业一条街,主要经营建筑材料和餐饮。但是因为没有统一规划,整条街显得杂乱无章。

随着全市农房体系构建和风貌提升工作的推进,违章建筑拆除了,花草树木种起来了,活动场所更多了,村庄变美了,村民也有了更多的获得感和幸福感。

经营建材店的郑美花是村民代表,她带头拆除了2000多平方米的大棚房和养猪场。“整治后,村庄干净了,漂亮了,苍蝇蚊子也没有了。”她说,农房整治给老百姓带来的好处是看得见的。

实际上,一开始郑美花对整治是有保留意见的。她养过猪,做过橘子生意,虽然转行做建材生意,但养猪场和大棚房保留了下来。特别是大棚房,一直租给别人做生意,每年有7万元的租金收入。“一下子让我拆掉,我真舍不得。”

真正让她下决定拆除的,是儿子一句话。“谁让你当时要建违章建筑呢?”在杭州上大学的儿子听说要拆违,便劝说妈妈:“这是为了让大家生活得更好。”

今年7月,郑美花拆除了大棚房和养猪场。如今,拆出来的地块被村里用于建临时菜场,原来摆在路边的菜摊、水果摊都集中到了这里。“以前摆在路边,日晒雨淋。”摆水果摊的方大姐说,这个临时菜场给大家带来了方便。

老房子要拆除,也曾让郑美花想不通。但因为属于D级危房,前不久,她还是把家里的老房子拆了。

在驻村干部姚珊仙带领下,记者来到了郑美花老房子拆除后留下来空地。这里已经用木桩围成了一个院子,工人们正在平整土地。“这里要建‘一米菜园’,种出的菜提供给村里的老年食堂。”她说,这块地共有500多平方米,是拆除了5户人家的D级危房后空出来的。

上蒋村目前拆除的D级危房、非法一户多宅、生产性用房等已有7000多平方米。这些空地有的建成了篮球场,有的正在改造成村民的休闲场所,有的被规划为花园、菜园。“村里还要建党群服务中心,包括村便民服务站、村居家养老中心、村文化礼堂、村文化广场、村老年人活动中心等,服务村民。”姚珊仙说。

【建议】

“房子拆了后,土地会不会被分给别人?”“土地腾出来了,我能不能用得上?”在农房整治工作中,这是村民问得最多的问题。

如何打消这些疑虑?不少村民认为,最好的办法是提前做好规划,并用规划图形式呈现给大家,而不仅仅只有一些口头上的承诺和愿景。

更加公开、公平、公正,也是不少村民提出的建议。“不透明”会产生不信任,不信任工作就难以开展。“同样是一户多宅,有的人拆了,有的人却没有拆。”“不同的地方,每平方米的补偿价为什么会不一样?”一些被访者表示,如果能让村民参与监督,组成监督小组,会让更多人放宽心,也能减少争议。

党员高喊“向我看齐” 农房整治全面“清零”

调查对象:衢江区黄坛口乡黄坛口村

记者 娄鹏展 文/摄 通讯员 王琳瑶

“你看,3万多元的钢筋就堆在这里风吹雨淋。”9月30日上午,衢江区黄坛口乡黄坛口村村委刘珊女指着一处已拆除的农房对记者说,“为了带头完成农房整治,为公自然村片负责人周明良不但自己停止造房,还带头拆了父母家的附房。这一堆就是他原本为了造房子买来的钢筋,所以为公自然村片是黄坛口村第一个完成农房整治的片区。”刘珊女的言语透着自豪。

据了解,黄坛口村在农房整治“清零”行动中战果颇丰。早在今年7月中旬前,农房整治已全面清零,共拆除545宗,拆除数在黄坛口乡7个村位列第一。

【调查】

黄坛口村是黄坛口乡最大的行政村,共有6个网格,人口达3000多人,农户近1000户。面对整治任务重、时间紧、难度大等重重困难,黄坛口村不断强化村党支部的战斗堡垒作用,努力打造一支“战斗”的、“奔跑”的、“温暖”的村两委团队。

“火车跑得快,全凭车头带”。黄坛口村支部书记严雨良提出要先拆亲姐姐家的附房。姐姐严荣仙一开始不理解、不支持,甚至还认为弟弟有意跟自己过不去。后来,她被弟弟的担当、执着、坚持所感动,“家里人都不支持,他以后怎么在村里开展工作?”严荣仙主动拆除了附房。村主任徐恒恒经常在凌晨时分,还在钉钉工作群里查看进度、总结经验、布置任务,被村民称赞为“能顶半边天的女干部”。

在村里组织农房整治“回头看”主题党日活动上,党员们齐声高喊:“从我做起,向我看齐”,形成了党员带头拆、村民跟着拆的浓厚氛围。为公自然村片区党员方田坑,带头拆了自家的烧酒库房和鸡舍。老党员也不闲着,成立农房整治“银发议事团”“老干部帮帮团”“老支书顾问团”,利用威望高、农村工作经验丰富、群众基础深厚等优势,助推农房整治工作提质、提速、提效。

黄坛口村各网格之间还开展了比进度、学经验、赶先进、超一流活动,竞争氛围浓厚。各网格按照“1+1+N”(一名村干部带着一名党员联系N名联系户)的党员联户模式,开展夜访活动。利用村民雨天不上班、本地打工者晚上在家的特点上门做工作,用心听农户讲诉求、细心给农户讲政策、贴心为农户解决问题,以最大诚意争取农户的配合,不少联系户在晚上签下协议。

黄坛口村庄底网格党小组组长王雨生发生交通事故,网格员吴利平主动请缨,担负起农房整治推进任务。他负责联系的农户张洪妹,白天上班,空闲时兼职,很少回家,并且对农房整治不理解、不配合。吴利平与她联系一个多星期,每天发微信,打电话都得不到回应。6月20日晚,吴利平在进行防汛巡查时特意绕到她家,看到灯亮着就上前敲门。多次敲门没有回应后,吴利平再一次拨通了张洪妹的电话,此时已是夜里12点多。被吴利平的执着打动,两人聊了1个多小时,张洪妹终于同意签约。于是,吴利平马上丈量面积,与张洪妹签订协议。“上门做思想工作时,经常会吃到‘闭门羹’,但人心都是肉做的,只要干事有信心、做工作用心,讲政策耐心,让老百姓省心,最终还是能赢得农户的理解和配合。”吴利平说。

【建议】

刘珊女说,对于下一步的工作,建议黄坛口村立足“源头管控+动态监管”,建立全方位管控、全覆盖巡查、全过程监管机制,把好建房审批、监管、验收关,做到“四公开”(审批程序公开、申请条件公开、建房名单公开、审批结果公开)。同时,严格执行“一张表”联审、新建房屋“四到场”监管等制度。

同时,继续围绕拆后空间做文章,按照“水电摇篮、康养福地”发展定位,结合衢江抽水蓄能电站建设打造全乡域5A级景区,持续提升沿线景观、打造景观节点、布局公建配套,为打造“活力新衢江、康养大花园”助跑加速。

[责任编辑:毛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