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溪奔流,谁主沉浮!黄坛口水电站的光荣与梦想

2019-09-02 06:52:26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通讯员 胡江丰

乌溪江是钱塘江上游的主要支流,发源于闽浙交界的仙霞山脉,奔流于龙泉、遂昌和衢北的高山峡谷间,滩陡湾急,水力资源十分丰富。但在这条苍龙未被人力束缚的千百年间,雨则波涛汹涌,洪水滔天;旱则河滩断流,禾苗枯萎。通过对历代衢县县志记载的统计,自南宋绍兴十四年(1144)至新中国成立之前,乌溪江共发生重大洪涝灾害58次;自南宋淳熙八年(1181)至新中国成立之前,共发生重大旱灾68次,流域两岸生灵涂炭。

1951年,位于衢江区黄坛口乡的黄坛口水电站开始动工,1958年正式发电。这里,成了新中国初期,浙江省最早兴建的一座中型水电站,被称为中国水电建设的摇篮。

社会未能实现的宏图,在新中国成立后展开

1930年7月,衢县县长冯世模向浙江省报送“在乌溪江上游利用水力筹建发电厂”的提案,抗日战争胜利后,建设黄坛口电站的呼声日益高涨,1946年,浙江省水利局将黄坛口水电工程项目列为待筹建项目,1947年,钱塘江水力发电勘测处勘测黄坛口水电工程,并在黄坛口设立水文站,是年12月10日,浙江省参议会一次三届大会通过了“兴建黄坛口水力发电厂案”。1948年,省政府历时年余,勘定了黄坛口水电站大坝的坝址,还在《东南日报》刊登了消息和照片,并函请国家资源委员会拨款兴建黄坛口水电站。1949年,钱塘江水力发电勘测处编制完成了黄坛口水利发电开发计划。

黄坛口水电站大坝堪称中国水力发电发祥地、中国水电建设摇篮的“中华第一坝”。 资料图片

时任中共衢县县委书记兼县长石青回忆,解放初期,衢州工业基础极为薄弱,衢州城内只有一台柴油发电机,维系城里的用电。而除了电力供应之外,黄坛口还承担着防洪蓄水、保障下游农业生产的重任,比如下游不远处的千塘畈(今柯城区衢化街道、花园街道一带)就有十万亩农田,因没有稳固水源而时常抛荒。

新中国成立后,浙江开始酝酿发展电力工业等基础建设,为大规模经济建设做准备。1951年5月,华东地方工业会议确定建设黄坛口水电站。6月,电站建设计划经华东军政委员会工业部部长汪道涵批准,在当年10月1日正式开工。

“1951年6月30日,我正在县里开土改总结会。下午开会当中,接到当时地委书记燕明的电话,‘省里决定要搞黄坛口电站,你马上到省里去接任务’。”1990年3月29日,石青在杭州接受乌溪江水力发电厂志编写人员采访时介绍,选择先进行黄坛口工程的原因包括工程有前期工作基础较好,分3年拨付的3000万元投资省内能够负担。更主要的是,工程完成后,发电和灌溉效益十分被看好。

1951年7月,省委省政府决定改组钱塘江水力发电勘测处为浙江水力发电工程处,调中共衢县县委书记石青任工程处支部书记、副处长,工程技术人员徐洽时任处长,负责筹建黄坛口电站。同月,衢州至黄坛口的公路建成,同时考察了解私营上海国华工程建设有限公司有承接该工程的实力,对其实行公私合营,确定由国华公司承担黄坛口电站工程施工。8月起,施工队伍陆续进场。石青回忆,施工队伍逐渐发展到4000多人,甚至衢县本地樟树潭的船工、木排工人也加入了。

1952年1月,中共黄坛口工程委员会成立,原绍兴地区专员王醒调任工程管理委员会书记并兼任管理委员会主任,石青任副书记。

在当时的生产力条件下,建设黄坛口水电站极为艰巨,缺经验少技术,设备稀缺简陋,绝大多数建设者连水电站是啥样的都没见过。但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人们满怀建设社会主义的雄心壮志,在修建金华湖海塘小型水电站成功的鼓舞下,抱着艰苦创业的信念来建设黄坛口水电站。许多上海、杭州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经验丰富的老师傅也以能参加电站建设为荣,甘愿放弃大城市的优越条件,离家别子来到偏僻的浙西山区。省委省政府机关和金华地委地区机关的干部向往参加水电站建设,有的找领导软泡硬磨,争着上工地;有的接到调令后,打起背包就出发。

一波三折好事多磨,黄坛口至今护佑浙西

黄坛口水电站工程建设采用分期导流方式施工。即先把河床的一半用围堰围起来,内部抽干水施工,待水下工程完毕,坝体升出水面,再围筑另一半。第一期围堰筑在右岸,坝址处平均水深5米,河床又有积厚5米以上的砂石覆盖层。

奋勇拼搏的黄坛口水电站建设者。

建设者们大胆地在国内首次采用木笼填土式深水围堰。1951年12月12日,一期围堰提前完成。次年2月22日,大坝第一块混凝土奠基。1952年5月,当乌溪江第一场洪水涌来时,半截坝体已耸出水面。

由于开工前地质勘探不周全,对大坝左岸接头处的西山地质缺乏深入了解,这都导致大坝接头碰上了滑坡破碎区。同时,当时实测的水文数据也动摇了设计所依据的推算最大洪水值。此外,因工程多次更改设计,还造成了返工等问题……上述情况一经反映,便引起省委和中央领导的重视。1953年2月,政务院总理周恩来批示检查黄坛口工程。3月,燃料工业部、公安部、监察部等部委组成联合调查组,会同省委有关负责人到工地检查,决定工程停工。国内顶尖水电专家、清华大学教授张光斗、施家炀,燃料部水电总局苏联专家组专家戛瓦利列茨等都到工地调查研究……直到1954年1月,工程才恢复施工。

热火朝天的黄坛口水电站建设工地。

1955年2月,因国家开发赣南钨矿,急需用电,而黄坛口水电站的用电对象——衢州地区计划建设的化肥厂和水泥厂尚未动工,于是,黄坛口工地的全部人员和设备被抽调前往支援江西上犹江水电站建设,工程再次停工。1956年6年,华东地区经济发展迅速,用电形势趋紧。中央决定兴建新安江水电站,需黄坛口水电站提供施工电源。同时,衢州化工厂、江山水泥厂、龙游造纸厂等衢州地区用电大户纷纷上马。为此,黄坛口电站又恢复建设,大部分建设者从江西返回,又从北京官厅水库工地调来一批骨干,充实施工力量。

1957年10月,水电站的施工进入高潮,大坝、厂房、土坝三大主体工程同时进行施工。1958年年初,在一间用毛竹架搭建的简陋工棚里,千名职工代表激情昂扬,举起右手宣誓:“苦战150天,确保‘五一’发电!”几经波折后,激动人心的时刻终于到来——1958年5月1日,黄坛口水电站首台机组正式投产发电。

黄坛口水电站的首台机组安装。

黄陵堰、石室堰、杨赖堰曾被称为“衢州三堰”,是历史上有名的水利工程。从南宋起,历代为水争讼不已。黄坛口水电站的建成,使乌溪江成为衢江主要支流中唯一有调洪能力的支流,缓解了衢江水害,也终于使“三堰”有了长流水。此后,黄坛口水库还为乌溪江引水工程及衢州市的生产、生活用水提供了充足而洁净的水源。

更值得一提的是,黄坛口水电站还是一座大学校,培养了新中国第一代水电建设人才。他们在新安江、富春江、湖南镇等全省大中型水电站的建设中发挥了骨干作用。黄坛口电站工程建设中的经验教训,更使新安江等电站的建设避免了走弯路。黄坛口水电站培养出的工程技术人员和管理干部,在长江三峡工程和黄河龙羊峡工程等著名的大型水电站建设中成为骨干,有的更是成为了国家的省部级领导干部,浙江省长柴松岳同志也是从这里起步成长的。

本文参考资料:《乌溪江水映山红——衢县乌溪江库区志》《衢州市志》《乌溪江水力发电厂志》《衢州市水利志》;本文图片除标注外,均由胡江丰提供。

[责任编辑:林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