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援”千里来相会——携手协作奔小康:脚步丈量川疆 真情践行“四力”

2019-08-16 06:59:40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编者按:由市委宣传部牵头,衢报传媒集团、衢州广电传媒集团、市网信办共同参与的《“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有‘援’千里来相会 携手协作奔小康”》大型异地采访活动,到8月初已经结束了。

采访组成员一路走,一路看,边采访,边发稿,通过全媒体发布的形式,对我市在与四川东西部对口扶贫协作、新疆对口支援中,人才帮扶、资金帮扶、产业帮扶、就业帮扶、精准脱贫等方面涌现出的典型经验、感人故事进行了全方位的报道。

此次异地采访活动虽已结束,但采访过程中的所见所闻,深深地打动着采访组成员。他们把自己的所思所悟整理成采访札记,现集中刊发,以飨读者。


喜看“两地情”结出更多扶贫果

记者 钟睿

“扶贫工作,项目是关键,必须靠项目产生内生动力,变输血为造血,实现精准扶贫,精神扶贫!”据绵阳市政府副秘书长、浙川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组绵阳片区片长谢剑锋介绍,衢州来绵阳市北川羌族自治县的贵丽青、谭胜泉等援建干部,在离家1700多公里之外,克服种种难以想象的困难,为当地干部群众做了很多实实在在的事情,展现了“衢州有礼”的绝佳形象。就在上个月,北川羌族自治县在四川全省58个重点生态功能区县县域经济考核中排名第一,并作为上一年度县域经济发展先进县受到四川省委、省政府的表彰奖励。

是什么样的项目,起到了如此巨大的作用?我们衢州大型异地采访小组在采访中,了解了衢州援建工作的不俗成就。

钟睿(右)在采访

旅游综合体落户北川

在2008年“5·12”大地震和后来的余震、泥石流中,北川羌族自治县惨遭灭顶之灾,损失巨大。灾后,全国人民凝聚大爱,在党和政府的领导下帮助北川县到异地建起了5A级景区标准的新县城,交通、住宿等硬件基础设施条件极为完善。

当地干部告诉记者,北川县在发展休闲旅游等方面,具有极大的潜力,但目前尚缺足够的人气。针对这个问题,2018年浙川东西部扶贫协作的首个重大项目——北川飞鸿草上运动旅游综合体被大力引进并重重落地,实现了当年洽谈、当年签约和当年开工。该项目总占地面积700亩,总投资达5.3亿元,将分三期进行建设。其中,一期建设滑草场、植物博览园、国防与科普教育基地,二期建设房车露营基地,三期建设特色民宿。相比在衢州的飞鸿滑草场,北川的飞鸿草上运动旅游项目可玩性更强,产业链延续更长。依托周边的院校和紧邻人口密集城市等极为便利的交通区位优势,该项目吸引了当地政府极大的关注,预期年接待游客可达50万人,实现营业收入1亿元,新增就业岗位300个,带动贫困户100人以上。记者从施工管理人员口中得知,项目的一期工程将于下个月正式完工,并逐步实现营收。

种植蓝莓,换种方式赚钱

北川羌族自治县山清水秀,几乎没有多少工业生产所带来的“副产品”,大气和山水环境极为优越。加上当地高耸入云的的山区条件,极为适合高品质蓝莓的生长。于是,小小的蓝莓也成了援建工作的亮点,实现了“小蓝莓、大产业、大健康和大扶贫”。在北川漩坪乡海拔约1200米处的扶贫协作蓝莓产业示范园区,目前的规模已经达到600亩,记者得知,园区内种植的这种蓝莓成熟期晚,品质很高,市场价目前已经攀升至近两百元一公斤,而且供不应求。园区里去年种下去的蓝莓苗,目前已有90%存活,长势极佳。种植蓝莓,一般是3年挂果,5年成熟。在没有果实销售的这几年里,当地农户依然能有收益,通过免费提供的技术指导,加上党员的带动作用,掌握了种植养护技术的当地群众每年能有6000至10000元的劳务收入。再加上每年还土地流转的收入,不仅口袋里有了钱,更多的是更新了当地干部群众搞活经济的思维方式。养护蓝莓的劳动强度不大,适合中老年群众及闲散劳动力开展,在当地颇受欢迎。

蓝莓项目在当地的负责人刘世彬告诉记者,山上淳朴的羌族同胞多年来都靠种马铃薯和芋头自给自足,即使是种得最好的玉米,每亩地一年的收入也只有300至500元,只能满足基本的温饱,若想加工销售,则连本钱都赚不回来。当地人也曾到处学习取经,希望改种红豆杉致富,但由于难以控制的病虫害,种下去的红豆杉后来也只能被砍掉。

“通过蓝莓这个项目,老百姓赚了钱,人人欢欣鼓舞。一个项目成功的背后,你们衢州柯城的援建干部来回奔波,做了多少调查研究和前期论证,只有你们自己知道。我们也通过接触了解,见识了你们衢州干部不分八小时内外、不分工作日的工作作风和态度,除了向你们学习,还要请你们多来我们北川,实现共赢。”刘世彬说。


千里之“援”中的衢州收获

记者 鲍涵

赴四川绵阳平武县采访的短暂时间里,我们看到很多让人振奋的项目,听到很多让人感动的故事,在感悟东西部扶贫协作战略为平武县带去福音的同时,也让我们感悟到这种协作是一种互赢,衢州同样得到了很多。这,正是东西部扶贫协作这一国家战略的伟大之所在。

鲍涵(右)在采访

对干部的全能历练

自浙川东西部扶贫协作以来,包括衢州在内,一批批优秀的干部、专技人员被派往四川省,将这片热土视作自己的家乡,扛起肩上重责,持续为之奋斗。

“颜医生,我们这边刚收进一个病人,情况非常紧急,请您马上过来看一下。”凌晨,衢江援平武医生、目前就职于平武县人民医院儿科的颜浩亮被急诊科室来电叫醒。

颜浩亮披上衣服冲出宿舍,三步并做两步,一路小跑,原本平时需要20多分钟的路程,他用了10分钟就赶到了医院。路上,他也没闲着,通过电话询问病人情况并指导抢救。最终病人转危为安。而早已没了睡意的颜浩亮便和值班医生一起值班至天亮。

像这样的临时急诊,像这样的顺便一起值班到天亮,对颜浩亮来说早已是家常便饭。从去年7月援平武以来,颜浩亮的手机永远保持24小时开机状态,接到电话总是第一时间赶到医院。

颜浩亮说,“在衢江,像我这样的医生有很多,并不属于权威专家。而在平武这里,我就是他们的希望,我怎能不拿出200%的努力?”

在绵阳、在平武,我们遇到的援川衢州干部和技术人员,都像换了一个人似的。因为在这里,他们需要扛起更多的责任与担当,运用更多的技能,使得他们像是全能型的“特种兵”;因为在这里,他们担负着两地协作奔小康的历史使命,他们不得不把每一秒钟时间都掰开来用,每件事都要求做到准确高效,使得他们又像是“海豹突击队员”。

对城市品牌的塑造

去年12月,“南孔圣地·衢州有礼”城市品牌发布会暨衢州市援川东西部协作交流对接会在成都成功举行,为衢州城市品牌在四川的推广打下坚实的基础。

采访中,我们深深地感到,在距衢州千里之远的天府之国四川,以儒家经典为代表的衢州城市品牌,已渗透到包括成都、绵阳、泸州、乐山等在内的众多城市,弥漫在人们的生活之中。

接待我们的平武县小伙杜康向我们作揖,令我们大感意外。他说:“在平武,像我这样了解衢州的人越来越多。我们知道南孔圣地是衢州非常具有代表性的标签,这作揖礼,代表着欢迎远道而来的亲人。”

今年暑期,来自绵阳的大学生小祝和同学们在衢州玩得很尽兴。她说:“去年12月,在成都举行的城市品牌发布会,我作为志愿者在现场服务,当时就有了来衢州旅游的念头。”

去年以来,我市旅游产业增速位列全省前列。我们猜想,这其中一定有许多像小祝这样新增四川游客的功劳。

对衢州未来的无限拓展

搭乘着浙川东西部扶贫协作这趟顺风车,衢州数字经济之风也吹到了川蜀大地。

开会商量方案、赴四川对接具体工作,浙江信安数智科技有限公司负责人吴云这几个月来忙得不可开交。

“项目名称叫绵阳市政务服务中心扩容提升改造项目,总投资达400多万元,作为主要的输出公司,我们想把衢州最好的样板复制到绵阳。”吴云介绍。

绵阳市发改委相关负责人告诉我们,为了能和衢州一样,巩固和深化建设服务型政府,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发展数字经济产业,绵阳专门下发了《进一步优化营商环境工作方案》。

“这对于我们衢州来说,不仅仅是一个项目,更是我市数字经济向浙川扶贫协作城市,向中西部地区拓展的一座桥梁、一条纽带。”对于衢州数字经济的未来,吴云充满信心。

搭载着协作“快车”,满载着数字与智慧成果,两地的空间距离在消解。一个个项目的落地,不仅为平武经济发展作出贡献,而且两地人才间的相互输送、技术层面的相互促进,更使那些扎根绵阳、落户平武的项目成为联姻两地经济协同发展的“飞地”,为衢州的未来发展布局加码。

现在我们完全有理由相信,这场宏伟战略是共生互赢的携手共进。“赠人玫瑰,手有余香。”把握机遇,以衢州之能助力协作之地,同样是在为衢州未来发展拓展空间、积蓄能量。


“三心”筑起深山“扶贫车间”

记者 傅旭云

刚到四川省古蔺县,常山援川干部蒋飞英就告诉我们一个好消息,因为扶贫项目多、落地快、成效好,古蔺县荣获了2018年度四川省脱贫攻坚成效考核第一名,所以今年的全国东西部扶贫协作现场会选择在这里召开。

去年,常山和古蔺刚刚启动东西部扶贫对口协作,为什么一年多的时间里就能取得如此好的成效并得到肯定呢?“大家静下心来真心扎根古蔺,用心做好扶贫工作,才能有这么快的成效。”常山县委常委、副县长,挂职古蔺县委常委、副县长的援川干部姜苏州说。

傅旭云(左三)在采访

其实,到古蔺援助的初期,姜苏州也曾迷茫过。地处川黔交界的古蔺,山多地少,贫困区域广、贫困人口多、贫困程度深。将近12万贫困人口,分布在崇山峻岭之间的26个乡镇,最远的村子,开车要3个多小时,大部分开车要一两个小时。“走在古蔺县城,街道是陌生的,人也是陌生的,连呼吸的空气也是陌生的。”当常山的“亲人”第一次来看他时,他流下了眼泪。“泪水中,有看到亲人的激动 ,也有对古蔺山区扶贫工作的迷茫。”说起这段经历,他仍深有感慨。

不过,姜苏州很快静下心来,用心探寻脱贫之路。他用数月时间,走访了26个乡镇的贫困村。“能外出打工的人,基本上已经脱贫,留在古蔺的,都是走不出去的贫困户,如何让这些人脱贫是关键。”他一边走访一边思考,发现搬迁到108个易地扶贫搬迁聚居点的贫困户没事可做,但很多配套的店面空置,便想到了常山的“来料加工”——利用空置店面建“扶贫车间”,让贫困户在家门口就能工作。他的想法得到了古蔺县委和县政府的认同,马上开始实施。筹集资金、谈项目,很快,常山援助建了6个“扶贫车间”,并成为样板在108个易地扶贫搬迁聚居点推广。这个项目也因为扶贫面广、见效快、可复制,入选了浙江省对口支援典型案例,成为扶贫创新模式。

“扶贫车间”,是姜苏州用心、有心扶贫的体现。还有更多的常山援川干部扎根古蔺,将真心放在贫困户身上。在东西部扶贫协作中,常山县共选派13名干部和人才,到古蔺开展干部挂职、支教、支医、支农等活动。半年、一年、三年,虽然援川时间有长有短,但这些援川干部无不尽心尽力。

去年9月到古蔺县农业农村局挂职的黄良水,是浙江省食用菌种植专家,在当地老百姓的一再挽留下,原本半年的帮扶期限一推再推。由于一再延期,曾经有朋友开玩笑说他离不开古蔺,他则笑着回答:那是对古蔺这片热土爱得深沉。而真正的原因,是古蔺菇农对黄良水的不舍。“黄专家给我们带来很大的帮助,大家舍不得他走。”古蔺田坝村猴头菇种植户王静如是说。

在古蔺的山间乡头,经常能看到背着“扶贫包”的黄良水。他一个人先后到过皇华、马蹄、丹桂等25个乡镇的60多个行政村,与贫困户“同吃同住同劳动”,了解产业现状与发展需求,寻找对口帮扶的着力点,开展食用菌生产技术培训和上门指导服务,谋划脱贫致富之路。在他的指导下,古蔺县新建了许多食用菌育种基地,按照“合作社+生产车间+贫困户”的模式建立“扶贫车间”,让群众在家门口实现就业。“黄专家给我们带来了先进的种植技术、行业标准、信息资源和发展理念,帮助我们从传统种植向科技种植转变。”古蔺县旺民农业发展有限公司负责人王飞说。

常山援川干部为东西部扶贫协作搭起了一座桥梁,让更多常山的社会力量参与到对古蔺的帮扶活动。开展劳务培训和职业教育协作,帮助转移就业,解决贫困人口就业;引进浙江天子股份有限公司等企业合作,搭建“展销会”“农交会”等平台展销;开展“以购代捐”“以买代帮”消费扶贫活动,采购古蔺农特产品,对接衢州、常山的商场、超市、饮食服务公司或高速公路服务区设立古蔺县扶贫产品专柜、体验区……这一年多里,常山针对古蔺不断地提供技术扶贫,为当地贫困户打开了脱贫的思维,找到了增收之路。

远离家乡,远离亲人,扎根在1600多公里外的四川省泸州市古蔺县山区,帮助当地贫困人群脱贫,打开致富之门,一周的《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有“援”千里来相会 携手协作奔小康》大型采访活动,让我们体会到了常山援川干部的不易,也感受到了他们“真心、有心、用心”扶贫的坚持。


结对援助许一个美好未来

记者 陈明明

叙永一周,行程紧凑,收获颇丰。

这次采访,对我们来说,是增强“四力”的一次生动实践,也是新闻采写的一次实战拉练。

作为国家任务,脱贫攻坚任重道远。我们在叙永这块“鸡鸣三省”之地行走,切身感受到了各方为此付出的努力。报道之余,结合所见所闻,形成了一点思考。

陈明明(左一)在采访

观念的转变很可贵

叙永县有竹林面积136万亩,是四川省竹林资源最丰富的县。

作为援川的技术专家,龙游县林业水利局教授级高工吴柏林到叙永县后,积极指导当地村民科学种竹。

这是一个艰难的过程。叙永的竹子品种多,一年四季都出笋,但当地村民不习惯挖笋卖,只是砍些竹子卖给纸浆厂,效益低下。

吴柏林从水尾镇钢铁村的邓仕旭开始突破。邓仕旭在临安打过工,他接受了吴柏林的“早出丰产培育技术”,在自己的竹林里,用砻糠、稻草覆盖保湿,让苦竹提早出笋。早出早收获,春节前后笋的价格甚至达到50元一公斤。

在邓仕旭的带动下,其他农民也开始行动起来。

这种观念的转变弥足珍贵。如果充分利用好叙永县的笋竹资源,那一座座竹山就成了真正的金山银山。

援川技术人员就是一个火种。采访期间,正好吴柏林在叙永县林业和竹业局,成立了浙川东西部扶贫协作“竹产业专家工作站”,以后会对当地农民科学种竹进行常态化管理。那么,如果有更多吴柏林式的援川技术人员,叙永发展的星星之火就可以燎原了。

找到适合当地的扶贫模式

去年10月,龙游飞鸡第一次运到石厢子彝族乡的时候,没有多少人来领。

“龙游飞鸡”项目负责人胡瀞文去了解过,送鸡扶贫以前有过,就是把鸡苗免费给农民养。送鸡苗的人出发点是好的,农民把鸡养大了可以卖鸡蛋,也可以卖成鸡。叙永县山高路远,村民卖鸡蛋和成鸡并不方便。所以渐渐地村民养鸡的积极性就不高了。

胡瀞文在龙游的时候,就形成了“龙游飞鸡”模式。简单地说,就是免费送村民鸡苗,鸡下蛋后,全部以1.2元/枚的价格回收,鸡养一年后,又以90元/只的价格回收。这样,村民可以零投入养龙游飞鸡,自然就解除了后顾之忧。

当地村民了解之后,渐渐地接受了“龙游飞鸡”模式,特别是村民拿到卖鸡蛋的钱,示范作用更加明显,纷纷加入到养殖行列中来。到目前为止,已经运往叙永县11批龙游飞鸡,计划今年年底达到10万只。胡瀞文算了一笔账,养200只鸡,平均三个月有五千元以上收入,马上就可以实现脱贫。

同样是养鸡,模式不同,村民的接受程度就不同,所以扶贫项目只有适合当地的实际情况,才能被接受,并进而推广。

有了技术就有未来

龙游和叙永的劳力协作,双方领导重视、启动早,出台政策早,成效显著。

去叙永之前和之后,我们都去龙游的用人企业进行了相应的采访。一个普遍的现象是,务工人员的年龄普遍偏大,采访起来并没有特别感觉,直到看到李成良。

李成良原来在四川做厨师,看到劳务协作的招聘通知,他就报了名。来龙游后,他在车间里学习了两三个月后,就能独立操作,技术不错,收入也迅速增加,每月有五六千元工资。

上月末,叙永县人社局的工作人员带了一批新的务工人员到龙游,顺道去看望李成良。叙永县人社局的工作人员一见面就说,李成良现在看起来像个大学毕业生,气质都变好了。

工厂的相关负责人介绍,接下来,他们可能会去四川建立分厂,到时可以把李成良调回老家工作,还可以带个团队。

这才是打工最好的收获,收获了技术,看到了前途,并去带动更多的人。

于是想到,相关部门除了日常组织务工之外,需要出台政策,引导、鼓励年轻人多学技术。如果只是从事简单的体力劳力,没有积累的话,现在年轻农民工只能变成以后的老年农民工。


期待从“扶”到“立”的飞跃

记者 毛慧娟

推动当地更大的发展,需要创新产业深度合作的模式。沐川是四川省林业产业发展重点县,森林覆盖率达77.34%。江山和沐川两地早已看到了其中蕴藏的巨大商机,大力推动全国木门上市第一股、江山市木门龙头企业——欧派门业与沐川国林木业达成合作协议,这是个要素互补、产业融合的项目,其中蕴含着巨大的就业红利、发展红利。

毛慧娟(右)在采访

培育好内生动力和机制

在沐川县高笋乡谷坝村,46岁的贫困户何俊英今年种了十几亩茶园,她也是该村茶叶专业合作社的发起人。在扶贫资金的帮扶下,该村通过土地流转新开发了900多亩茶园,加上原来的,全村共有1600亩茶园,全村包括26户贫困户在内的所有村民都加入了茶叶合作社,统一管理、抱团销售,从而确保整体效益。“我老公中风偏瘫,家里还有两个小孩,一个读大学,一个才7岁,现在我也不用离开家就能赚钱,我很感恩。”何俊英没说上几句,就赶往茶山采茶去了。

在沐川县茨竹乡青龙村村口,78岁的贫困户邱心伍正在采摘黄蜀葵。作为江山-沐川东西部扶贫资金援助的江沐产业合作项目,四川金惠晨达农业有限公司通过订单式农业扶贫,鼓励农户种植黄蜀葵、辣椒等农作物。“我们家今年种了8亩黄蜀葵,按照今年的收购价一亩能收益5000元。”邱心伍的儿子王贵洪浑身晒得通红。“村里就我们家种了,其他人都嫌苦不种,赚钱哪有不辛苦的?”王贵洪说,以前种玉米很辛苦,可还赚不到钱, “有钱赚,就不苦。”王贵洪的家门口,就是当地的产业扶贫千亩示范园。

江山援川干部、沐川县政府办副主任、发改局副局长黄维说,作为东西部扶贫资金援助的项目,沐川县今年全县种植了2500亩黄蜀葵、1000亩辣椒。“大部分农户每天早上6-9点忙一阵就能把农活干完。我们希望通过一两年培育扶持,让当地农户养成种植习惯,认识到在家门口干活就能有收入,即使没政府补贴也能发展下去。这样,即使我们走了,有产业在,他们也不会返贫。”

通过深入采访,我们体会到精准扶贫就是要因地域而异、因资源而异、因家庭而异、因人而异,开出有针对性的扶贫清单,对症下药。仅2019年,沐川县针对各种不同贫困人群,实施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13个。扶贫先扶志(智)、救贫先救愚,任何扶贫措施都只是外力,要想真正脱贫,还是要靠转变思想观念,培养劳动技能,提供就业渠道,靠自己的双手去创造美好未来。

从“扶”到“立”,让被援助的人产生内生动力,让扶助的产业可持续发展,使贫困户脱贫不返贫,再进一步实现脱贫致富,这才是东西部扶贫协作的正确打开模式。

如何做到精准扶贫,让当地贫困户脱贫后不再返贫?这是采访组在沐川考察东西部扶贫协作项目建设、产业合作、劳务输出、人才交流、社会帮扶等各方面工作时,始终在思考的一个问题。

用好市场这把“金钥匙”

“今年光猕猴桃的分红就有三四万元了,以后产量会更高,那收入肯定也更多。”在四川省沐川县黄丹镇铁炉村,47岁的贫困户颜明坤说, “大女儿今年要读大学,有了这笔收入,学费不用愁了。”在此之前,颜明坤一年到头只能靠养猪、打零工赚一万余元。

在黄丹镇党委副书记邓松涛看来,东西部扶贫协作为当地的猕猴桃种植业带来了极大的机遇。江山大力发挥电商销售渠道发达的优势,通过签署框架合作协议,建立两地电子商务精准扶贫长效合作机制,以现摘即发、订单制作、产地发货等形式,销售沐川猕猴桃、茶叶、竹笋等农副产品,助力沐川农特产品进军东部和全国市场。

“沐川有好产品,我们有好渠道,本来这是天作之合,但在实际运作中,还是会碰到一些问题。”江山市商务局副局长严方森说,就以目前沐川县网售最好的猕猴桃和李子为例,首先在种植方面存在种植区域分散、产品未实现标准化种植等问题,另外江山电商在收购中也反映存在产品收购成本偏高、产品品质不稳定等现象。“有些村民缺乏市场经济意识,开价不合理,脱离市场价格的交易难以长久。”

“我们刚开始组织电商培训的时候发现,别说网上开店、比价,一些农民根本连手机、电脑都不会用。”沐川县电子商务公共服务中心负责人唐建也认为,要培育一个成熟的市场,需要加大电商扶持力度,通过市场的手段去牵引调节整个产业,引导种植和生产,从而带动老百姓致富增收。


倾情援疆显担当

采访组成员 金明

夏日,时钟即将划过零点,衢州人民渐渐入睡;此刻,相隔万里的新疆乌什,衢州援疆指挥部的灯还亮着,他们还在那里作战!随着援疆工作深入开展,这几年衢乌两地人民相扶相携,越走越近,也越走越亲。

金明(左)在采访

这一援,有礼“胡杨”注真情

援疆干部毛伟建翻看着手机视频,听着儿子亲切地喊着爸爸。回忆起“二宝”出生时,正值来到乌什半年,他没能赶回去陪妻子迎接儿子呱呱坠地。他给儿子取名“援姜”(妻子姓姜,也取“援疆”谐音),纪念这段难忘的经历。

舍家报国、倾情援疆,像大漠胡杨一样扎根新疆,这是衢州援疆铁军最好的“有礼”。指挥部规划建设与产业发展组副组长潘宪冲从电脑中点开乌什一中的照片,这是他最自豪的一件作品。“项目组人手少,工程涉及建筑、结构、强弱电等众多领域,自己专业能力有限,只能边干边学。”面对乌什11月后气温低无法正常施工的气候环境,只能加快奔跑,反复协调,日夜兼程……从他疲惫的眼神中,不难看出项目工作的巨大压力。2018年年初定计划的乌什一中教学楼项目,提前一年全面完成,交了钥匙。

援疆是锤炼党性的考场,援疆指挥部作为主战场主阵地,能够打出一次次胜仗,啃下一块块硬骨头,不仅是树立政治自觉、思想自觉和行动自觉的结果,更是后方“大本营”以“十条军规”推动自我革命大气候的延伸体现。正是有了这样战斗、奔跑、温暖的团队,12个阿克苏地区“托峰杯”优质工程奖,指挥部拿下2个;乌什地区10多年未获得过自治区文明工地的荣誉,指挥部有2个项目获得。

全面援疆、精准援疆、长期援疆,也是企业肩负的责任。一大批衢州企业家响应援疆号召,散发光热:金勺果业董事长胡文龙为当地脱贫提供稳定的就业岗位;鼎隆帽业董事长邱晓龙将扶贫与扶智扶志相结合,把国语培训、政治学习直接搬进厂房。

踏上万里征程,九载接续奋斗,衢州援疆铁军以“功成不必在我”的精神境界和“成功路上一定有我”的历史担当,用智慧和汗水奋力跑好手中的一棒又一棒。

这一援,共植友谊树常青

九年援疆,不论是资源上的互补、产业上的互助、文化上的互通、情感上的互信,还是干群间的互动,衢州援疆干部真情投入、真心融入,在我国实现全面小康、实现“第一个一百年”奋斗目标的关键时期,携手乌什人民朝着幸福的小康生活大步迈进。援疆成果绽放在“看得见”的领域,更根植在“看不见”的领域。

让我们感到欣慰的是,目前已有各类人才500多人入住乌什·衢州人才公寓,配置齐全、温馨舒适的人才公寓让他们感觉像回家,他们决定扎根乌什,像衢州人民一样投身扶贫。让我们感到放心的是,衢州医疗援疆团队不仅把设备、专家、技术带给了乌什,更从思想上帮助当地群众树立了重视健康的理念,养成良好的卫生习惯和科学文明的生活方式。让我们感到自豪的是,南孔文化走到了乌什的大街小巷,通过“衢州有礼”全方位融入渗透,两地不断形成思想上的共鸣、文化上的认同和感情上的交融,“衢州有礼、乌什有情”品牌更加深入人心。

我和乌什·衢州小学的五年级学生古丽亚尔走在学校的操场上,聊学习,也聊她的爸爸妈妈和弟弟,我们之间的交流没有任何障碍。作为援疆行动的直接受惠者,她梦想当一名老师,帮助乌什孩子们把国语学好,将来能走出戈壁、展翅翱翔。正如改革开放杰出贡献人员,“民族团结进步的践行者”库尔班·尼亚孜所说,让孩子们学好国家通用语言,就等于为他们搭建一座通向现代文明的桥梁。衢州援疆教师团队秉持这一理念,把国语基础教育作为提升教育综合能力的重中之重,创办了“7点钟学校”,打造了“一所最有礼的学校”,引入了“托管式”教育理念,让乌什校园成为学生的向往之地、教师的成长之地、国学的传承之地,从源头上促进“拔穷根、摘穷帽”。在乌什·衢州小学,援疆指挥部和乌什“花朵们”一起种下了友谊树,洒衢州土,浇信安水,垦乌什地,盼枝叶绿,一起呵护它茁壮成长。因为相信,所以看见!闪烁着清澈透亮的眼神,乌什孩子们看到了明天、看到了未来、看到了希望。

图片由 王飞 谢丹 王翀 廖峥艳 汪剑弘 摄

[责任编辑: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