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日粉:人间有味是清欢

2019-08-14 22:10:40 衢州晚报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文/摄 报道组 郑曦 通讯员 邱丽娟 邵洁

去年冬天,记者写过龙游北乡汤团,文章刊发后,有龙游北乡的朋友抗议,“你写汤团,竟不讲一讲原料‘七日粉’的来历,真叫人遗憾。”记者心生疑惑,本想一探究竟,后因琐事烦忧而搁置,一度难以释怀。

“今夏,阳光甚好。家家户户门口都晒起了‘七日粉’。”不久前,记者在朋友圈偶然看到这则内容,心生欢喜,择定8月2日,晴空朗朗,前往龙游县石佛乡峰塘山村,一探“七日粉”的来龙去脉。

用七日粉做的北乡汤团

食材得之不易

走进村委会旁第一户人家,院子里的竹匾上,铺着一层布,上面晒着白色粉块状的物品,这家主妇徐根美一边拨匀,一边介绍,“‘七日粉’因要用水浸七天,烈日下暴晒七天,因此得名。”

徐根美仔细将粉块拨匀

在龙游北乡,几乎家家户户都种糯稻,自家产的糯米成为制作“七日粉”的首选。“我家也种了3亩糯稻,去年测过,土壤富硒。”徐根美说,梅雨季节过后,便是制作“七日粉”的时节,新种下的糯稻还未到收获季,去年储存的糯米刚好派上用场。

糯米色泽乳白

糯米先要浸,这个浸是关键,米要浸透,又不能变质。如何保证不变质?要视具体情况多次换水。浸满七日后,捞起米沥干,用石磨磨成米粉浆。随后,将米浆放进垫有纱布的竹篓滤干,压成一坨,敲打成粉块。再把粉块放到竹匾上,在烈日下暴晒七天。最后,用石磨磨成细粉。

“但有一种情况,非变质不可,就是雨水连绵不断。”徐根美卖了个关子,继续讲道,浸好的米若碰上连绵雨季,就仍得浸着,时间一长,就用不了了。所以,旧时,妇人在制作“七日粉”前,需诚心祈祷一番。“遇上今年这样的好日子,便是制作‘七日粉’的大年。”徐根美说,天公作美,连日天晴,她家这些粉再晒两日就成了。“今年的‘七日粉’前后也只花了半个多月时间,很快。”

徐根美的婆婆正在和“七日粉”

半个月?记者忍不住咂舌,徐根美笑笑,她说,“七日粉”有何来源已不得而知,但如此复杂繁琐的手艺却是代代相传,在当地,不会做“七日粉”的媳妇可是被人笑话的。

徐根美是本村人,后又嫁在本村,制作“七日粉”的手艺,她儿时便掌握。

“那时候,一边帮着母亲打下手,一边还要兼顾着赶鸟儿。”徐根美回忆,糯米粉在阳光下“沐浴”,米香四溢,鸟儿贪吃,趁人不备,便来偷吃正晒着的米粉,几乎每个北乡人的童年里,都有一段赶鸟的记忆。

美味诠释情感

“七日粉”得之不易,农家因此格外珍惜。

“小时候,农村生活苦,一年到头难得闻到肉香。可是,每每到了农历的十二月廿四小年夜这日,情况便不同了,家家户户定会想方设法买些猪肉,磨豆做豆腐,上山挖冬笋,下地拔葱蒜……”徐根美讲道,特殊的节日里,“七日粉”被赋予见证的意义,因它而生的食物——圆粿和汤团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包汤团

“小年这一日,将晒足七天的‘七日粉’搓成圆粿,那鲜美的滋味,让人难忘。”徐根美说,在当地,流传着一段家喻户晓的传说,农历十二月廿四是灶王爷上天向玉帝禀报人间善恶的日子。为了“糊”住灶王爷的嘴,长辈们专门制作“圆粿”供奉,让灶王爷“上天呈善事”,祈求来年风调雨顺。

如果说圆粿包含着某种神圣的意味,那么汤团则是平头老百姓的狂欢。

汤团和圆粿

“汤团最难做的是包馅的皮,这皮便是‘七日粉’和成的。”跟随徐根美,记者走进屋内,她的婆婆、81岁的刘彩花正忙着包汤团,手脚麻利。

“除了小年夜外,家里来了贵客,我们也是要包汤团的。”受这一家人相邀,记者洗了手,参与其中。

“七日粉”洁白如雪,摸起来细腻,以“七日粉”和的面,拿在手上软软的。“包汤团,要把皮捏薄,馅放足,才好吃。”徐根美提醒,记者时刻记着,一不留神,就包破了一个,四下里欢声笑语不断……

等到圆滚滚的汤团出锅,浇上汤,加以佐料,米香、菜香四溢,记者忙不迭咬开一个,只觉得这皮又糯又软,又不似一般汤圆皮粘牙,恰到好处……

“外面买的糯米粉,我们一般不用,吃过就知道差别了。浸泡七日,才有这糯而不粘的口感,暴晒七日,方晒出糯米的清香,这‘七日粉’果然名不虚传吧。”徐根美问。

记者连连点头,忽然问起,那有没有想到制作“七日粉”售卖呢?“自己吃还不够呢,况且花了这么多功夫,无论卖多贵,我也舍不得呀!”徐根美脱口而出。

[责任编辑:郑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