龙游飞鸡飞满乌蒙山

2019-08-13 07:05:14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导读:根据浙川两省东西部扶贫协作决策部署,2018年至2020年,衢州的五个县(市、区)与四川省的五个县建立东西部扶贫协作关系,其中龙游县和泸州市叙永县“结对”,共同推进叙永脱贫攻坚。一年多来,龙游的干部、人才、资金、项目去了叙永,叙永的农产品和劳务来到龙游,浙江龙游和四川叙永虽然相隔一千七百多公里,却越来越紧密地连在了一起。其中,“龙游飞鸡”扶贫项目通过共享销售平台资源、提供鸡苗、收购鸡蛋、回收成鸡的运行模式,带动叙永贫困户发展养殖,在乌蒙山区实现精准脱贫。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陈明明 文/摄 通讯员 胡小华

8月9日,第11批、5000只鸡苗辗转二十多小时,来到了叙永县。根据计划,到今年底,将有10万只龙游飞鸡落户叙永,发展500户,至少带动1800名贫困人口精准脱贫。


今年5月,叙永县石厢子彝族乡坡脚村的残疾小伙许正庭养了200只龙游飞鸡,7月24日产下第一个蛋,龙游飞鸡项目负责人胡瀞文特意赶去鼓励他,给了他很大信心,他计划扩大养殖规模。他说,以后不仅要靠养鸡脱贫,还要把烧伤看病的钱慢慢还了。

叙永县在乌蒙山区、赤水河畔,四川、云南、贵州交界处,普遍是喀斯特地貌,地少人多,地里也只能种玉米和烟叶。山高路远,交通不便,那里的企业也少。要赚钱,很多人选择外出打工。

许正庭的父亲出了两次车祸,小腿骨折,为治病,欠了五万多元。待在家里,只能混口饭吃,打工虽然辛苦,但来钱快,许正庭别无选择。

2017年4月,27岁的许正庭去广东佛山打工。

这个时候,年长许正庭2岁的胡瀞文已经离开广东深圳,回到龙游县龙洲街道山底村老家,正在做一件“傻事”。

本来,胡瀞文在深圳表姐的公司里做高管,收入丰厚,并且已经结婚生子。按照正常的路径,她将在深圳继续过着优渥的生活。

然而,2016年10月和朋友陈涌君的一次返乡之旅,改变了她的想法。

陈涌君看到了胡瀞文家乡的好山好水,也吃到了美味的农家土鸡,开玩笑说:“想在这里租个一亩三分地种菜。”

陈涌君在杭州做的是营销策划,胡瀞文看到村里农户养的土鸡卖不出去,就开玩笑说:“租地可以,但要想办法先把村里的土鸡卖了。”

像这样朋友间的玩笑很多,胡瀞文也没太在意,她回深圳继续上班。

想不到,两个月后,陈涌君打电话给胡瀞文说,搭建了一个专门卖鸡的移动互联网销售平台。就这样,两人又来到了龙游,开始帮助村民销售龙游土鸡。

本来,胡瀞文向表姐请了三个月的假。三个月后,表姐催她回去上班,她却提出了辞职。

对于自己此举,胡瀞文说“是一种情怀”,有对老家山水的眷恋,有为老家人做点事的愿望,也有一种创业的冲动。

村里的土鸡卖完,附近村的土鸡也卖完了,胡瀞文和陈涌君积累了经验,准备继续做下去。

要做大,只有养殖。

胡瀞文虽然生在农村,却是常年在外,这次回乡,她才知道土鸡其实有很多不同的品种。她和陈涌君经过多次比较,把目标对准了肉质鲜美、产蛋率高的龙游麻鸡。

龙游麻鸡体型小又活泼好动,形似麻雀被称为麻鸡。他们根据麻鸡会游泳会飞的特点,注册为“龙游飞鸡”。

下步就是找人养龙游飞鸡,他们负责销售。

可是没有人愿意养。一是麻鸡体型小,生产慢,在市场上并没有竞争力,基本上家家户户养几只;二是不相信他们两个年轻人,以为他们是做传销的。就是胡瀞文的家人也极力反对,觉得他们是“不务正业”。

哪里有疑问就从哪里下手,他们提出免费提供鸡苗、原生态鸡棚和技术,再以固定的价格回收鸡蛋和成品鸡。

“就算我骗你,这些鸡苗、鸡棚还在你这里,我带不走的。”胡瀞文说,这个模式让村民零成本零投入,村民吃上了“放心丸”。

就这样,有人开始养龙游飞鸡。特别是,产了蛋,拿了钱,就有更多的人加入进来,从开始时的7个村、50多户,发展到现在的86个村、1000户,其中包括低收入家庭、残疾人家庭、低保户、主要劳动力不能外出就业的家庭。

就在胡瀞文为龙游飞鸡奔波的时候,许正庭却在广东佛山经历了生死考验。

2017年5月14日凌晨4点左右,许正庭住的出租房发生煤气爆炸事故,他被火焰严重烧伤,在医院昏迷了五天,每天都要几万元的医疗费用。为救命,家里四处借钱。

出院后,许正庭回老家。他带回了医院给的全身重II-III度烧伤的诊断结论,还有100多万元的医疗费账单。

原来是一个帅气的小伙子,突然成了残疾人。身体这样,不可能再外出打工。不打工,怎么还债?许正庭极度消沉,一度想自杀。

直到2019年5月,许正庭养上200只龙游飞鸡,他才找到生活的方向,也有了活下去的勇气。

其实,2018年10月,第一批龙游飞鸡就来到了石厢子彝族乡,但他不敢养,他的家庭情况再也不能受任何冲击了。

不要说许正庭,就是那些无病无灾的家庭也怕。8000只龙游飞鸡,翻山越岭1726公里,运到后,从早到晚,等了一天,许多农户还是不愿意来领,怕养殖失败。

这个想法是正常的,就像当初胡瀞文在龙游的遭遇一样。

但作为浙川东西部协作的一个扶贫项目,胡瀞文有了更多的责任感,在龙游飞鸡入川的过程中,也做了更多的努力。

她一家一户去做工作,讲解龙游飞鸡的养殖模式,解除他们的后顾之忧。最后,8000只鸡苗发给了40户,“后来除2户中止养殖,2户外出打工不能养之外,剩下的36户一直在养,其中18户是建档立卡的贫困户。鸡产蛋后,公司以1.2元一个回收,三个月下来,每户卖蛋平均就有五千元以上收入,贫困户实现脱贫。”胡瀞文说。

看到真金白银,愿意养的农户就多了起来,其中包括许正庭。鸡苗一批批运往叙永县,龙游飞鸡开始在乌蒙山区满山跑。

目前,石厢子彝族乡已有63户贫困户借鸡脱贫。除了石厢子彝族乡,龙游飞鸡还在观兴、两河、摩尼、合乐、落卜等乡镇落地,越来越多的农户通过养鸡脱贫。

两个月后,胡瀞文和许正庭再次见面。

7月22日至7月26日,“壮丽七十年 奋斗新时代——有‘援’千里来相会 携手协作奔小康”大型异地采访小组走进叙永县,我作为采访小组成员,见证了这次见面。

那天是7月25日,先是在叙永县石厢子彝族乡的会议室举行了一个简短的捐款发放仪式。

有一位宁波企业家听胡瀞文说了石厢子彝族乡的情况,拿出15000元钱,委托胡瀞文,资助当地三户贫困户,其中一户就是许正庭。

我看到了许正庭,他脸上、身上布满暗红色的疤痕,手脚有些变形。

“动作大一点,没有皮肤的地方会裂开,很痛。”许正庭向大家解释他迟到一些的原因。

说话的时候,许正庭没有拒绝拍照,还和我说了事故的过程和身体的情况。

“我本来很失望,想死,龙游飞鸡像是一根救命稻草,给了我希望。”许正庭说得很平静。

然后,他对胡瀞文说:“昨天下了第一个蛋。”

之前,他已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胡瀞文,胡瀞文这次到石厢子彝族乡,除了发放捐款外,也是来看望他、鼓励他。

“那去你的鸡场看看。”胡瀞文提议。

许正庭的家离乡政府并不远,一会儿就到了。鸡棚上挂着“龙游飞鸡农民创收基地”的牌子,里面的200只龙游飞鸡在跑动。

“昨天下的鸡蛋从鸡窝里拿出来没有?”站在鸡棚前,胡瀞文问。

“没有,放在里面引其它鸡下蛋。”许正庭说。

“鸡蛋要拿出来,不然会坏掉的,你放几个乒乓球进去就可以引蛋了。”胡瀞文提醒道。

许正庭应着,他说鸡下蛋给了他信心,接下来想扩大规模,多养鸡,多收蛋,可以陆续还点债务。

从四川采访回来已经十多天了,写到许正庭,我又想起那天他和我们告别的场景:下着雨,他放下手中的雨伞,艰难地抬起手,慢慢地挥动着,脸上的笑意在疤痕间满溢了出来。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