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里坑村:“石灰村”变形记

2019-08-08 07:25:54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吕涵 报道组 徐高飞 钱李源

夏秋之交,午后时分,暑热难耐。常山县辉埠镇路里坑村支部书记朱调威走出村办公室,驱车沿通景公路前行,但见远山翠意,近处葱茏,顿觉神清气爽。

行驶3公里后,朱调威抵达境内国家4A级景区、衢州的“母亲山”——三衢山。山脚下, 8家农家乐、民宿散落于修竹茂林间。昔日“石灰村”,今成“生态村”。“铺天盖地灰白色的石灰窑早已远去,绿水青山带来的金山银山正在走来。”朱调威说。

路里坑村村景,远山翠意,近处葱茏。吕涵 摄

常山石灰石资源丰富,《常山县志》记载,明万历年间,有烧石灰行业。上世纪九十年代,石灰钙产业日渐兴旺。

“辉埠一带是常山县石灰的主要产地,当地村民靠山吃山,大多以烧石灰为主业。”朱调威介绍,鼎盛时期,路里坑村三个自然村曾开办石灰厂、碎石厂等企业40多家,从事石灰产业的村民近500人。1994年,村民黄十五娜家曾跟风开办石灰厂,靠这棵天天冒烟的摇钱树,每年有近十万元收入。

好景不长。人们发现,这条致富路并不简单。“烧石灰的立窑都建在三衢山半山腰,下面就是石灰厂。立窑四周,是黑色的斑斑点点,那是烧制石灰后废弃的煤渣;山下的树,也都被白色的石灰粉层层覆盖。”在黄十五娜的记忆里,当年,整个山上都是灰色的,没有一点绿色。 “四散的粉尘,让村里天天‘硝烟弥漫’,晴天是灰,雨天是泥,一年到头不敢开窗。”朱调威形象描述。

世纪之交,随着发展理念逐步转变,常山启动了艰难的石灰钙产业整治,从最低端的立窑开始关停,渐次升级到对全产业链的清理。转型注定要付出代价。朱调威说,老书记曾经描述,烧石灰高潮的时候,村里人多钱多,进一头猪,半个小时肉就卖光了;整治后,半头猪卖了半天还剩好多。

2000年4月,路里坑村所有石灰企业全部关停。“不烧石灰了,以后靠什么赚钱?”村民一时间陷入了迷茫。

黄十五娜却看到了新的机遇:石灰窑关停后,空气变好了,来三衢山观光的游客渐成规模。2002年,在当地政府扶持下,她开起村里第一家农家乐——三衢山庄。将老房子改建成餐厅,承包村里的山塘,供游客垂钓观光……见黄十五娜家的生意一年比一年兴旺,路里坑村的农家乐如雨后春笋般发展起来。

2012年,三衢石林景区开发建设进入快车道,相继投入6000多万元,对各项基础设施进行建设和改造。先后修建了停车场、游客接待中心、游步道、公共厕所等配套设施,开发了天坑、紫藤峡谷、露营漫道、仙人洞等景点。2013年,三衢石林景区被批准为国家4A级旅游景区,正式跻身国家高等级旅游景区行列。2017年,路里坑村为当地民宿配套修建景观公园和停车场。

在2017年美国举行的第12届环境论坛暨可持续城市与人居环境奖颁奖盛典上,国家地质公园——浙江省常山县三衢石林景区被评为“全球低碳生态景区”。 近年来,路里坑村也陆续荣获省特色旅游村、省森林村庄、省文明村、省一村万树示范村等荣誉。

“村里8家民宿可以提供床位150张,餐位800个。去年,全村接待了大约10万名游客,农家乐、民宿经济收入达300多万元。”朱调威介绍,当地乡村旅游发展火热的同时,问题亦十分突出。“逛三衢山,半天足够,游客吃一顿饭,便返回了。留不下客人,是制约村里旅游发展的瓶颈。”

基于路里坑村下篷自然村是新安江移民村,2017年,村里谋划并启动了新安江移民文化街项目,项目包括移民文化展示馆、高端民宿、狮子口溶洞、民宿小吃街等内容。目前,移民文化展示馆已建成。“依托三衢石林景区,结合独特的移民文化,未来,期望村里可以留得住游客,让游客来了还想再来。” 朱调威说道。

[责任编辑:陈昶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