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望衢州土改:村民在台上高呼“人民政府万岁”

2019-08-05 07:16:01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原标题:“祖宗没有给我们土地,现在毛主席给了”!世间从此无地主,农民翻身做主人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徐聪琳

1949年5月,衢州全境解放后,在中共衢州地委的正确领导下,相继完成了剿匪、减租、反霸等斗争。之后,广大农民最直接最迫切的要求,便都集中在解决土地的问题上。

在解放战争时期,全国已有1.45亿农业人口所在的地区,实行了土地改革,消灭了封建剥削制度,做到了耕者有其田。

1950年6月,中共中央召开七届三中全会,毛泽东作了题为《为争取国家财政经济状况的基本好转而斗争》的报告,指出全国土地改革的完成是取得斗争胜利的三个基本条件之一。6月28日,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第八次会议通过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土地改革法》并公布实施,全文共6章40条。

该法第一条就规定:“废除地主阶级封建制度剥削的土地所有制,借以解放农村生产力,发展农业生产,为新中国的工业化开辟道路。”

中共华东军政委员会、中共浙江省委员会也先后发出了关于开展土地改革的指示。于是,一场轰轰烈烈的农村土地改革运动在衢州展开。

“稻方一歇,肚皮饿瘪”

“解放前的土地制度是极其不合理的。” 衢州党史专家戴志敏曾撰写衢州土地改革运动相关文章。在查阅1951年8月的《衢州地区土改基本总结》时,他记录了一系列数据:1949年,占地区人口5.5%的地主,占据了衢州地区全部土地的49.4%(包括地主所掌握的公田公地),而占地区人口55.6%的雇、贫农,却只有全部土地的13.6%。

著名画家冯法祀在新中国成立初期创作的大型主题性油画作品《控诉会》。素材取之于1950年春季,农民赴北京市大兴县西红门参加“土改运动”时的照片。 资料图片

“农民终年不顾风吹日晒雨淋地劳作,经历严重的地租剥削后,到头来连肚子都填不饱。”没有土地的农民只能向地主租田,而在“熟熟分”(一种极为严苛的剥削形式)的出租土地上,无论正副产物都须请地主到田,面割面分,甚至连田边的几束稻草都要进行分配。戴志敏历数,给地主上交毛鸡,分租时请地主吃好饭,给地主家做白工等各种花样的额外剥削,更是比比皆是。

当时的农村广泛流传着“稻方一歇,肚皮饿瘪”“镰刀挂上墙,野菜当主粮”等谚语。解放后,经过减租反霸,农民生活有了一定程度的改善,但地主阶级封建土地所有制并没有得到改变。部分反革命匪特、地主恶霸分子在解放后采取分散隐蔽转入地下活动等方式。1950年春夏粮荒之际,他们胁迫群众抢劫公粮、刺杀干部、发展“地下军”谋划暴乱,企图颠覆新生的人民政权。

在这种局面下,广大农民一面昐望土地改革,一面又不敢站出来与封建恶霸势力作斗争,怕万一坏人得势“秋后算账”;新参加工作的青年学生和当地农民积极分子,虽然在减租、反霸、生产运动中得到一定锻炼,但尚未真正成熟;南下干部大部分参加过老区的土地改革,但没有新区土改经验……衢州地区地形复杂,山区、丘陵、平原俱全。在这里推进土地改革工作,难上加难。

从点到面,吹响土地改革的进军号

1950年5月至12月,是衢州地区土地改革的前期准备阶段。5月25日,地委召开第九次扩大会议,部署土改前的准备工作,具体以干部培训、土地调査、土改试点等几个方面着手进行。不久之后,工作组进驻衢县石梁区白渡乡(现万田乡)、大头乡(现七里乡),分别调查平原、山区、半山区土地占有关系和社会关系状况,并进行丈量土地,对土地、人口进行全面调査。9月中旬,在调查摸底的基础上,衢县石梁区白渡乡、大头乡和江山县清湖乡(现清湖街道)开展土改试点工作。

1950年11月,衢县农协会土改队队员合影。衢州市档案馆提供

经过一个月的努力,白渡乡率先完成了土地改革,成为全地区第一个完成土改的乡。完成土改之日,全乡1000多农民欢天喜地,集会庆祝土地回到了自己手中。白渡乡和其它两个乡的试点成功,为全地区的土地改革提供了直接经验。紧接着,全地区35个乡开展了土改试点。至12月底,35个乡全部完成了试点工作。这些试点的成功,为土改工作的全面铺开奠定了坚实的基础。

年底,中共衢州地委第二次代表会议召开。这次会议上部署了全地区土改工作计划,决定整个地区的土改工作分两批进行,第一批为衢县全境和各县的平原地区,第二批为山区和丘陵地区;时间上第一批在1951年3月份完成,第二批在7月份完成。由2708人组成132个土改工作组,从1月起陆续进驻全区170个乡开展土改工作。

明晰的部署,吹响了地区土地改革的进军号。全地区土地改革的过程基本一致,分五个阶段进行,即宣传发动、划分阶级、没收征收、分配果实、检査总结。

“宣传发动是为了让广大农民认识到,只有消灭封建地主阶级,搞好土改,才能从政治上经济上彻底翻身。由此对土改树立起信心,造成土改的浓厚氛围。”戴志敏介绍,1950年,开化县就成立了第一支文化宣传队,下乡宣传土改政策。

村民在台上高呼“人民政府万岁”

在对没收征收的土地进行分配时,工作组首先会让广大农民明确分配的六条原则:“农民团结互让,干部大公无私,目的有利生产,方法民主协商,分配公平合理,结果群众满意”。

“‘果实’的分配权真正掌握在农民手上,每户农民自报想要哪块土地,交由大家协商通过。”在戴志敏的记述中,农民分到田是最开心的事。常山县白石乡(现白石镇)在分田张榜那天,开了个村民大会,有两位老人看到自己分到了田,高兴得直乐,在台上高呼“人民政府万岁”。衢县沟溪乡的一个村子,30多户同宗人家分到土地后,在宗族祠堂里挂上了毛泽东像。有人流着泪说:“祖宗没有给我们土地,现在毛主席给了。”

纪念土改胜利徽章。资料图片

毛竹山的分配是衢州一大特色。衢州地区多高山丘陵,其中竹林占了大部。地委根据上级规定和当地实际,将没收的竹山一部分分给农民,一部分产权收归国有,交农民使用。考虑到山脊上的毛竹品质差些,山坞里的毛竹要好些等特点,毛竹山实行“竖划不横划”的分配办法,即由山脚向山顶划,这样好坏可以分均匀。界限的标志一般以自然物为主,如岩石、树木等,找不到显著标志的地方,就由农民在竹竿上刻上自己的名字。在名字旁,不少农民还会刻上“翻身竹”“翻身竹娘”等字样。毛竹拔节“咔咔”作响,那些洋溢着喜悦之情的字也刻得越来越高。

1951年年中,各县以区为单位召开庆祝土改胜利大会,当场焚毁地主的地租契约。翻腾的灰烬中,这片土地上千年来地主阶级封建剥削的土地所有制被瓦解,农民成了土地的主人。

这一年8月初,一双双朴实的手接过由县人民政府颁发的《土地房产所有证》。秋收前,衢州全面完成了整个地区的土地改革运动。此后,衢州农村渐渐呈现出了一派新气象,农村文化教育事业也得到长足发展。

本文参考资料:《衢州市社会主义时期党史专题》、《岁月如歌——衢州解放 60 周年画册》

[责任编辑:阮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