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口述实录⑧ :我在前线当过兵

2019-07-28 06:27:51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讲述:柯 兰

编者的话:本文讲述者柯兰,在上个世纪70年代后期曾经拥有一段当兵的经历,还是上过前线的士兵——在号称“中国东南第一哨”的角屿岛上,亲身经历了两军对垒的严峻场景。这段经历让他至今记忆犹新。这是一个人生命中非常宝贵的精神财富,也是共和国许许多多普通战士奋斗与追梦的缩影。“八一”建军节即将来临,本期编发这篇文章,透过这个小小的窗口,我们可以看见中国的强军风采,从中体会到中华民族热爱和平的民族性格和大国担当。


当年,在大嶝岛、小嶝岛和角屿岛两军对垒的严峻场景。周燕制图

炮声中, 我开始了军旅生涯

1978年,从小在衢州长大的我,穿上军装走进了军营。没想到第一天晚上就听到隆隆的炮声———种身临前线的军旅生活从此开始了。

只要对新中国历史稍有研究,就一定知道我当时所处的地理方位——福建厦门前线。新兵班班长告诉我们,从1958年8月23日炮击金门开始,厦门与金门相互间的炮火不断已有20年。从此,隔天听炮声,成为我们当时特殊的军旅生活旋律。

听老兵讲,炮击金门,是毛泽东主席根据国际风云变幻,及台海实际情况做出的重大战略部署,是一个具有高超指挥艺术的战略行动。为打破美帝国主义制造“两个中国”的阴谋,防止蒋军撤离金门、马祖,毛主席英明决策:以我军炮击金门的方式来牵住蒋军,防止“两个中国”的形成。这场战斗,表面上是针对台湾当局的,实际上是中国和美帝国主义之间的军事、政治、外交的一场新较量,是对美帝国主义奉行的霸权主义的有力回击。

在前线当兵,苦练军事技术是第一位的。从进入新兵班开始,我们这些“新兵蛋子”就在炮火声中咬紧牙关练队列、练射击、练投弹、练越野、练体能,我们要练好一切军事技能,时刻准备上战场。

没想到,一年后的1979年元旦,由于中华人民共和国与美利坚合众国正式建交,同时鉴于美国已明确终止与蒋介石集团签订的“共同防御条约”,时任中华人民共和国国防部长徐向前宣布停止炮击金门。同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发布了《告台湾同胞书》,炮击金门行动遂告终止。

前线无战事了?我却在这样的时间节点上,在号称“中国东南第一哨”的角屿岛上,亲身经历着两军对垒下的严峻场景,亲身感受着海防部队那种时刻临战的心路历程和爱国情怀。

难忘的 “中国东南第一哨”之行

那时候,我正担任着前线部队首长的警卫员。为适应变化了的政治军事斗争形势,适时调整前线军事部署,在停止炮击金门不久,我跟着首长登上了被中央军委授予“英雄三岛”称号的大嶝岛、小嶝岛和角屿岛现场,视察驻岛部队。

大嶝岛和小嶝岛上,既驻守着军队,也有当地的老百姓。随着炮战的停止,一种祥和幸福的生活氛围已经弥漫开来,与厦门前线其它地方并无两样。

走上角屿岛,感觉就不一样了,这个被称为“中国东南第一哨”的小岛,是“前线三岛”中最小的岛,因其形似牛角而得名,面积只有0.19平方公里,是大陆离台湾金门岛最近的岛。在“炮击金门”时,小岛也被对方的炮火炸得寸草不生。岛上除了军人,没有百姓。岛上也没有淡水水源,战士们吃水用水非常困难。

一脸黝黑的驻岛部队首长,来自北京,是一位年轻的军官。讲起从一名城市学生成长为海防军人的经历,他一脸自豪。环岛视察时,他一直陪同我们。巴掌大的角屿岛四面环海,乱石林立,郁郁葱葱的树林几乎覆盖了全岛。在面向金门马山的观察所旁的土坡上,长满相思树、木麻黄和一些不知名的花卉。在岛的东南端,可以看到国民党军队的哨兵,听到对岸的鸡鸣声。金门国民党军队在马山设有一个广播站,由48个大喇叭组成,一天到晚宣扬“三民主义”,其间,也播送一些邓丽君等台湾当红歌星演唱的歌曲。

我与驻岛部队的战士们闲聊时得知,尽管炮战停止了,但为了防止国民党士兵打冷枪,战士们白天的大部分时间里只能在岛背面阴暗潮湿的防空洞中,三个战士看着一挺机枪,每人抱着一支步枪守着。有时也挖挖工事,等到夜幕降临之后才能出来活动一下。自1949年10月15日角屿岛宣告解放以来,一代又一代的守岛官兵,他们凭着对祖国的忠诚,用青春和汗水戍守海防,忠实地履行着镇守祖国东南大门的神圣职责。

夜晚来临,我们与战士们一起住在坑道里。岛上的蚊子很多,战士们用土办法帮我们驱蚊,但根本无法抵挡蚊子的疯狂叮咬,我们身上被大蚊子叮咬得奇痒无比。尽管驻岛部队首长在住所附近加强了警卫力量,因为我负有直接保卫首长安全的重任,这一夜,我手不离枪,和衣而睡。静静的小岛上,只能听到时大时小、变化无常的海风伴随着海水拍打礁石的声音。实在睡不着时,我悄悄起床走到最近的岗哨边,与放哨的战士们一起,竖着耳朵,瞪大眼睛,借助月光观察岛上和海面上的情况,不放过任何可疑的迹象。

一夜平安。没有硝烟的前线,同样需要坚守

在中国军事史上,1979年充满烽火硝烟。中越边境自卫反击战书写了许多可歌可泣的保家卫国的精彩故事,充分提振了我国的国威军威。我所在的部队曾陆续抽调了一批军事骨干走向南国,冲向了血与火的战场。我也向党组织递交了参战申请。因为岗位特殊,没能如愿。为此,首长专门找我谈话,要我安心坚守厦门前线。“没有硝烟的前线,同样需要坚守。只有每条国防前线守得牢,南国前线的仗才能打得更好。”他语重心长地告诉我。

然而,与南国的硝烟相比,1979年的厦门前线,是在平静中度过的。尽管如此,首长下部队战备检查的次数更多了,从师到团到营到连,甚至到排到班,从战士手中的枪,到海岸的炮,首长都要亲自检查,一一交待,把时刻准备打仗的警惕性落实到每一个细节。

这年“八一”节,我跟随首长再次登上角屿岛慰问前线官兵。熟悉的码头,熟悉的坑道,熟悉的哨位。唯有守岛官兵中,又有了新面孔。这不奇怪,铁打的军营流水的兵,人民军队就是在不断的新陈代谢中保持蓬勃的生机和活力。

离开小岛时,我看到守岛战士们又一个个手持钢枪,悄悄地走向坑道、走向草丛、走向礁石,融入各自的战斗岗位,像一颗颗钉子,嵌入海防前线的每一寸土地。祖国的钢铁长城,因为有了他们,已经变得牢不可破了。

我离开部队到地方工作后,仍然时时记挂着角屿岛和岛上的官兵。时间已经进入21世纪,我终于有机会重返“英雄三岛”。伴随着改革开放的步伐,“英雄三岛”开始向世人展现出新的风采:当年金门炮战的硝烟已经散去,大嶝岛、小嶝岛早已不是当年的前线,大嶝岛已经成为了台海两岸的贸易市场,还有“英雄三岛”纪念馆,每年都吸引着大量的游客。小嶝岛也成为了外地游客品尝海鲜的农家乐聚集地。只有岛屿中心地区,还保留着军事区域。而角屿,仍然是完全军事化管理,禁止平民靠近。
[责任编辑:赵星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