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沐携手传佳话:两个医生的故事

2019-07-26 08:30:13 掌上衢州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毛慧娟 钱进/ 廖峥艳/摄 报道组 程伟

自从江山市和沐川县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之后,江山市人民医院和沐川县人民医院开展深度合作,一年多来,沐川县人民医院已经派遣了3批9人次前往江山学习进修,江山市也派了4批次12人来沐交流。今天,我们就走近其中的两个医生。

妇产科来了好“外公”

“徐老师好,谢谢你为我手术。非常欢迎感谢有像你这样的好专家为我们沐川的病员治病。”这是记者在沐川县人民医院妇产科专家徐伟刚手机里看到的一则病人发来的感谢短信。在沐川当地,病人都习惯称呼医生为老师。

徐伟刚医生

今年38岁的徐伟刚是江山市人民医院的妇产科专家,从事妇产科临床工作13年,擅长腹腔镜、宫腔镜等微创治疗。江山、沐川两地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后,徐伟刚受沐川县人民医院的指定邀请,于2018年7月来到沐川县人民医院挂牌和义诊,今年1月受聘担任院长助理、妇科学术主任。他要在沐川常驻一年半时间。

对于已经在沐川呆了一年有余的徐伟刚来说,现在病人特意找来挂他的号、找他主刀动手术、对他表示感谢,都已经是很寻常的事情。可徐伟刚去年7月刚到沐川的时候,情形是完全不一样的。

2018年7月的一个下午,徐伟刚正常上班就诊,当地的一位妇女急匆匆来挂号就诊。徐伟刚按照常规流程,带着实习女医生共同对该病人进行了妇科检查。没想到该妇女以男女授受不亲为由,不仅不配合检查,还辱骂、投诉他,说他是一个“老流氓”。

“来之前我就知道这里从来没有男的妇产科医生,也有心理预期这边会对男医生比较抗拒。可这个病人是自己来挂我的号,而且我也是按照正常流程诊疗。被投诉了我真的挺难受的。”在老家江山,男妇科医生普遍存在,且被大家亲切地称为“外公”。从“外公”到“老流氓”,这落差让徐伟刚有点接受不了。

刚好那段时间,他读两年级的孩子被语文老师、数学老师、钢琴老师集体批评,自己却离家千里帮不上忙。多种因数影响之下,徐伟刚越想越委屈,甚至产生了要回家的念头。

沐川县卫生局和人民医院知情后,对此事非常重视,一方面对该患者进行了教育和说明,同时,通过讲座、电视、展板、橱窗、横幅、传单等媒介,大力宣传相关医学常识,破除了妇科检查中“男女授受不亲”等旧习。

渐渐地,男妇科医生越来越被当地民众所接受,徐伟刚也成了当地病人的好“外公”。同时,凭借着优秀的医术,徐伟刚在过去一年多时间里开展了17项新手术,包括宫颈锥切术、宫腔镜子宫纵膈切开术等。这些手术涵盖了妇科除恶性肿瘤手术之外的大部分手术,且都是通过腹腔镜、宫腔镜来完成的,填补了沐川县人民医院妇科宫腹腔镜手术领域的空白,标志着沐川县人民医院跨入了微创时代。

“我经常跟他们说,等我走了,他们就是‘断奶’了,所以现在都尽量放手,鼓励他们自己上。”已经在沐川带出了一批“徒弟”的徐伟刚说,他们这些来沐的医生都带着一样的信念:人走了,把技术留下。

脑外科添了“新专家”

“候老师,真的是非常感谢你啊。要不是你,我家老头子说不定就没了。”22日下午,在沐川县人民医院的住院部,66岁的彭忠元躺在病床上接受吸氧治疗,边上,他的妻子抓住主治医生候兴文的手连连致谢。

候兴文医生

原来,今年66岁的彭忠元原来就有高血压。6月28日,彭忠元从山上砍柴下来,想先洗个澡,结果进了浴室连衣服都还没有脱掉就突发脑溢血摔倒在地上,整整两个小时都没人知道。后来被发现送到目前县人民医院,医院判定是脑部出血,必须马上进行手术。

“如果是以前,这种手术我们医院做不了,这个病人就要送到乐山市去治疗。可时间就是生命,他很大可能在半路上人就没了。”候兴文马上为病人进行脑部手术。如今20多天过去,病人康复情况良好。“

实际上,候兴文原来是沐川县人民医院大外科的一名医生,虽然在大外科中已经是一个资深医生,但在脑科手术上,他绝对是一个“新手”。江山、沐川两地开展东西部扶贫协作工作后,候兴文先跟着江山人民医院来沐的脑外科专家胡居恒学了三个月,随后作为沐川县首批派往江山的医生,到江山人民医院的脑外科继续进修三个月。“以前我们医院根本就没有脑外科,我对这方面的知识,也只是以前读书的时候看过一些书和视频,从来没有实际操作过。去江山的三个月,我参与了三分之二以上的手术,动手能力得到了很大提高。”

2019年1月,在候兴文回到沐川后不久,医院就接到一个86岁的脑出血病人,在同江山市人民医院的医生进行了远程会诊后,候兴文和同事一起,成功为病人实施了脑室内血肿清除术+双侧侧脑室引流术,这在该院尚属首次,也填补了该院在脑外科手术上的空白。

据了解,从1月回沐到记者采访时,候兴文已经在院内做了十几例脑外科手术。

沐川县人民医院院长接受采访

“通过东西部扶贫协作,互派专技人才,对我们来说收获真的特别大。”沐川县人民医院院长王晓峰说,东部不仅带来了设备、资金,更可贵的是带来了技术、带来了理念。“三年的交流还不够,我们希望这种交流可以不断持续,让东西部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从而达到普惠医疗的目标。”

[责任编辑:吴建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