衢州剿匪往事:翻山越岭追穷寇

2019-06-24 08:53:14 衢州日报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衢报传媒集团记者 钟睿

在许多南下干部的回忆里,1949年5月,当他们初到衢州时,火车站外的候车人群中,满是垂头丧气、解除武装的原国民党军官兵。在人民解放军摧枯拉朽般的攻势下,国民党军队兵败如山倒,但在这些人中,少不了不甘失败者,作乱之心不死。而在偏远乡村,山高林密之处,更少不了常年啸聚山林的惯匪贼人。刚刚飘扬着红旗的衢州,面临的最初威胁,就是这些人。

衢州土匪气焰极其嚣张

地处浙闽赣皖边境的衢州,客观地说,曾是土匪猖獗之地。比如“三毛一戴”的老巢江山,土匪根基为全省之最,许多乡民以匪为业,甚至过着半匪半农的生活。1914年,江山曾一次诛杀惯匪八九十人,1932年又集中消灭一批,但数十年间匪患未绝。此外,龙游是国民政府的“模范县”,衢县是绥靖重点区,开化的国民党数量居浙西之首……国民党不仅有完备的统治机构,还有普及面较广的基层组织,全区共有国民党员37925名,三青团、还乡团等各种反动群体更多。

国民党政府在解放前夕,刻意纵匪养匪,将匪特与保甲制度结合,维持其反动统治,其特务组织遍布交通沿线,且深入乡村。在大势已去的情况下,衢州的国民党大批党、政、军、警、特、宪人员,秉承蒋介石、汤恩伯和毛森等人建立“敌后根据地”的旨意,部署“应变”计划,纠集散兵游勇、地痞流氓,裹挟部分群众,拼凑反革命武装。1949年5月,浙西各县城相继解放后,许多国民党军警特务由城市潜入乡村,由外地回到本地,仇视新生人民政权的他们,肆意破坏社会秩序。

1949年6月,驻衢解放军经初步侦察统计,衢州地区共有140余股武装匪特,这些人分属于国民党军统、中统、国防部和交警等系统。团伙较大的有“东南义勇军”“青年救国军”“青年救国团”“人民光复军”“农民救国军”“衢州后方游击队”“江南行动纵队”“苏浙皖闽赣青年救国军浙江纵队”……这些摇大旗、扯虎皮的残兵败将,最猖獗时有8000多人。


剿匪分队正在搜索残匪。

虽然在面对人民解放军钢铁洪流时,他们一触即溃、“转进千里”,但不甘心失败的他们总感觉红色政权立足未稳,时常袭击人数不多的人民武装,抢劫军商车辆,对无辜群众公开派粮派款,绑票杀人、妖言惑众。

匪特武装直接威胁新生人民政权

衢州解放后,面临最直接的任务就是筹粮。筹粮问题无法解决,不仅前线艰苦作战的军队战斗力得不到保障,新生政权之民心也势必不稳。然而因为有土匪的直接威胁,生产生活秩序尚未得到完全恢复,一些群众对初来乍到的新政权还无法绝对信任。南下干部康夫回忆,他初到开化马金时,家家门户紧闭,街上空无一人,在匪情严重的姚家村,流传着“第三次世界大战就要打响”“国军就要打回来啦”的声音,当地农民普遍缺粮,生活困苦……


1950年6月3日,衢县剿匪委员会训令。

匪患,是新生政权面临的头号威胁。而解放军大军正以摧枯拉朽之势席卷东南,留给衢州的兵力并不充裕,基层组织算不上绝对稳固。1949年7月2日,地委召开县委书记联席会议,全面部署剿匪工作。7月9日,第三地委、人民解放军103师和衢州军分区的前身第三军分区也联合召开剿匪会议,决定以江山为剿匪工作的重中之重,重点部署兵力,其他地区适当部署兵力,将军事攻势和政治攻势相结合,孤立和军事打击并重,争取分化瓦解匪众。7月15日,剿匪部队部署完毕,解放军35军103师师部和师直部队以及308团的两个连驻守衢州;308团团部和所辖5个连、48师一部驻江山。此外,在龙游部署一个连、常山部署两个排、开化部署一个排。也就是在我军完成部署之后,浙西土匪及国民党残兵开始疯狂反扑。

7月13日,原“交警总队”少将高参叶鹤,率匪众攻占龙游北区人民政府,19岁的南下女干部张凤俊被掳走,后被杀害;7月20日,原开化县“参议长”汪成俊纠集匪众300多人,围攻开化县军管会马金办事处,久攻不下后纵火焚烧,南下干部高万杰等18位同志英勇牺牲,南下干部高广来被俘后,被开膛剖腹残杀;江山土匪最猖獗时,曾在白石乡杀戮群众37人,在大溪滩乡一次杀害14人,5天内4次洗劫凤林镇商民112户,在石门十二保一次抢走6名无辜妇女……最骇人听闻的是,开化土匪及国民党残兵一度裹挟群众,号称“七千大军”,于1949年7月22日开始围攻开化县城,激战3昼夜后才退去。


1951年7月15日,浙江省人民政府《批准判处叶鹤死刑的指令》。

“人民战争”的法宝,再次显示了强大的威力

在加紧军事强攻的同时,新生人民政权也组织起了强大的政治攻势,广泛发动宣传,瓦解匪众。

在“军事清缴,政治瓦解,发动群众武装自卫”的剿匪方针指引下,江山组织起9个工作队,深入偏远农村,将剿匪与减租相结合,通过召开群众会、土匪家属会等宣传剿匪政策,发动群众及土匪亲友邻里,规劝他们改过自新。经过耐心细致的发动宣传和有力的事实教育,江山群众纷纷主动报告匪情,奋勇带路,有些乡村自发组织起来,向土匪宣战,自动保卫乡村,520个村庄组织起民兵自卫队,上万农民被武装起来, 剿匪的人民战争令土匪难以解决给养、医疗等基本保障。人民政府的控制区域,也由解放初期的33%扩大到了90%。

在剿匪的过程中,原本对解放军和人民政权了解不够深入的普通群众,逐渐感受到了他们的魅力。 解放军309团6连,在从江山峡口廿八都去福建浦城边境剿匪,翻越了7座海拔近千米的高山,穿越80多华里原始森林,三分之一的指战员因鞋被磨烂而赤脚行军,人人被荆棘刺伤,却无人抱怨,更无人掉队厌战,以高昂的战斗意志,将土匪击溃。这些远道而来的革命军人,以这样的精神面貌感染着广大群众、激励了剿匪战友的同时,也深深震慑了敌人,让自以为可依靠山高林密、人地两熟就能藏匿的匪众胆寒。

为打击匪焰,安定民心,巩固政权,原本并没有在南方地区执政经验的新生人民政府做了大量细致入微的工作,也聚拢了更多力量。比如,江山在大革命时期就入党的老党员何炯,利用自己在江山多年积累的人脉和威望,为解放军提供珍贵情报,抓获了不少负隅顽抗的恶匪;原《东南日报》资深报人、在关键时间毅然起义的原国民政府江山县县长何永德,随剿匪部队一起回到家乡开化,为教育民众、瓦解匪徒发挥了重要作用,帮助解放军兵不血刃就降服了朱芳尧等匪首。据1949年11月的统计,全区击毙、俘虏和瓦解匪特4177人,包括“东南义勇军”纵队司令徐英、副司令姜心生、政工室主任徐公章等匪官224人。

1949年至1951年,全区歼匪近6000名,公审和处理了一批民愤极大、血债累累的罪魁祸首,镇压了一批罪大恶极的反革命分子,基本肃清了境内武装匪特。图为公判土匪恶霸现场。

在陷于剿匪人民战争汪洋大海的情况下,1950年初,残余股匪由公开转入秘密,采取集中与分散相结合,甚至假投降等伎俩,秘密保存力量,伺机疯狂反扑,作最后的困兽犹斗。

1950年2月3日晚,王东昌股匪20人,冒充解放军,到江山白石乡小坑村,杀害农会积极分子毛志敖一家五口;同一天夜里,徐子林股匪流窜到白石六保,杀害农会会员周勤春一家五口……6月9日和8月9日,衢州军分区司令部两次发布剿匪命令,两度以江山为重点发动剿匪攻势。当年年底,剿匪总数达到5376名。

1951年,浙西大股匪特已被基本肃清,但依然有少数残匪活动。1951年5月26日,衢州地委、专署和军分区联合发出剿匪指示,要求动员一切力量,完成肃清境内散、潜匪任务;8月25日,张爱萍、谭震林、王必成、谭启龙、赵俊联名致信衢州地委、专署并军分区首长,指示地委和江山县委积极组织党政军群力量,提高剿匪部队战斗力,尽快肃清匪特。根据本级部署和上级指示,全区进一步加快剿匪,乘胜追击,派出便衣侦察人员和小分队,依靠群众,翻山越岭追穷寇。据1951年底统计,全年歼灭土匪422名,全区共歼灭匪徒600多人,基本消灭了境内公开的武装匪特,潜伏的武装匪特组织也基本被破获。剿匪斗争胜利结束。

剿匪斗争,是浙西大地新生人民政权的第一次大考,不仅锻炼了队伍,凝聚了民心,更为保障社会主义三大改造和建设大局的开展,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本文参考资料:

《衢州市军事志》 衢州军分区编

《我的侦察生涯》 何从政著

《燕明笔记》 衢州市政协文史委编

《峥嵘岁月》 衢州市委组织部、衢州市老干部局、衢州市关爱下一代工作委员会编

《岁月如歌——衢州解放60周年画册》 衢州市档案局编

《我为党旗添光彩》 衢州市委组织部、市老干部局编


[责任编辑:毛利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