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梦人口述实录④:二十载婚礼摄像那些事

2019-05-26 07:08:52

【专题】壮丽70年 奋斗新时代

讲述:郑庆霆 记录:徐聪琳

郑庆霆是一名婚礼摄像师,已在衢州大大小小的婚礼场上奔波二十余年。有人说,婚礼摄像师是摄像行业里最辛苦的。“拍一场婚礼就像跑一场马拉松,是不能偷懒的,因为你拍了多少,拍得好不好看,都在视频里,骗不了人的。”郑庆霆说。但是,更让他感到开心的是,作为婚礼的记录者,二十多年来,他见证了婚礼的变化,见证了时代的发展,一路走来,他发现农村婚礼越发有了现代都市气息,人们的生活也越来越美好了。


从而立之年到如今知天命 的年纪,郑庆霆一直热爱着自己 的摄像事业。

放下锄头, 我扛起了摄像机

我生在农村,长在农村,面朝黄土背朝天,这原本就是我的一辈子。奈何我心里生出了一个做“电视人”的梦想——上世纪90年代,村里已经有电视了,我从小小的黑白屏幕上看到了肩扛摄像机的记者。那形象真的是太酷了!让我生出了一股强烈的渴望,并决定为之努力。

由于我经常向新闻媒体提供新闻线索,便有机会出入当时的衢县广播电视总台。有一回,我看到一台放在办公桌上的摄像机,悄悄靠过去,小心翼翼地摸了摸,又飞快地缩回了手。后来,我渐渐结识了一些记者朋友,他们见我实在喜欢摄像,就建议我不妨自置一台摄像机,为老百姓提供婚庆摄像服务。上世纪90年代末,婚礼摄像刚时兴,“你做这个,既可以过一把扛摄像机的瘾,又能赚点小钱。”

朋友的一席话令我茅塞顿开,我兴冲冲地就决定要做婚礼摄像。哪知摄像机的高昂价格就像一盆冷水,把我浇了个透心凉。

我认真比对市面上的摄像机产品后,想要入手一台大盒子录像带采集录像的松下M3500摄像机,要到杭州去买,售价为9000元。9000元在当时是个什么概念呢?这都已经能买一台小型拖拉机了。我厚着脸皮,一连找了好几位朋友借钱,才凑足了这笔费用。

“瞎折腾,不老老实实种地,花那么多钱买这么台东西,有什么用?”老父亲训斥我的声音,传遍了整个村,乡亲邻里听了都捂着嘴笑。可我光顾着摩挲崭新的摄像机了,好像什么都听不到一样。万事俱备,只差一场由我录制的婚礼了。

那是1998年初夏,本村的一位姑娘要嫁到邻村去了,我主动揽下了摄像的活,想将这场婚礼作为我的“试验田”。毕竟是大姑娘上轿——头一回,我拿起摄像机时,手都在颤抖。过度紧张让我的记忆产生了偏差,我不住地回想,自己到底有没有按下录像键。婚礼宴席上,大家热热闹闹地举杯碰盏,我却匆匆躲开人群,找了一偏僻处,抱住摄像机倒回带子,眼睛死死地盯住小屏幕,确认自己是否拍下那些画面……

一场婚礼摄像就在提心吊胆中完成了,我领到一个红包,里面有200元钱。至今,我还保留着那场婚礼的录像带。每次看到它,我仿佛就回到了那个汗流浃背又满心欢喜的婚礼现场。后来,我便与影像形影不离。

之后,当我手持摄像机,频频走动于各个喜庆酒场,并且捧回喜糖喜烟时,老父亲终于一脸灿烂,逢人便说:“我这懒虫儿子,歪打正着,还算弄出点名堂来。”

当摄像师二十年,那些有趣事和尴尬事

岁月轮回,每年都有新人在我掌控的镜头中更新,我的“记忆卡”里也存储了一段段精彩故事。

有一回,我到衢州某酒店拍摄婚礼,大堂里立着两对装扮、身形都差不多的新人,他们各自恭候嘉宾入席。我跟拍了一小会儿,而另一对新人的摄像师还未到场。拍摄中途,我急着要解手,身边也没个助手,只能自己提着机器匆匆入厕。出来后赶紧回现场,我举起摄像机就拍,但总觉得有些不对劲……“这新郎新娘还是原来那一对吗?”我才发现大堂里的新人少了一对,可就连我自己也弄不清原先拍摄的是哪对新人。这一方面怪我的眼力不佳,另一方面,当时的新人妆容实在大同小异,化了妆真的难以辨认。

后来,经过验证,我跟拍的那对新人刚刚走开。巧的是,另一对新人的摄像师刚赶到,就跟了过去。婚礼上总是人来人往,所以一开始,谁都没注意摄像师换人了。所幸,这出“走错婚礼跟错郎”的场面被我及时发现,我跟同行换回了原本的位置,没有耽搁仪式的进程。

扛了多年的摄像机,经历多多,也会冒出一些尴尬事。那是十年前,我为邻村的一对新人摄像。刚进家门,新人准备举行拜堂仪式,摄像机“罢工”了,我顿时急出一身冷汗。这可是人家一辈子的大喜事,这么关键性的一个场景,竟出了纰漏。新郎新娘直愣愣地站在堂前,我一时也拿不出主意,只能故作镇静走到新人的跟前,轻声说:“请稍等,我想想办法……”

哪有什么办法?当时的手机也拍不了那么长一段视频。此时,围观人群里的一个小伙子冲着我大喊:“摄像师傅,你有救了,我有摄像机!”这简直是“天籁之音”,小伙子是新郎家的邻居,他立马从隔壁楼里拿来一台数码摄像机,给我救了急……事后,每每想起此事,总让我感叹自己运气好。

见证新人们的幸福,也见证社会的变迁

从而立之年到知天命的年纪,我一直穿梭在婚庆的现场,手上掌控的摄像机也一直更新换代。拍摄的画面原本是存进方方正正的录像带,后来刻录在一张张光盘上,如今又放进一个个小巧玲珑的USB闪存盘里……无一例外的是,那些画面,都记录着新人幸福美好的一天。

这种记录是要走心的,并不是单纯地跟着新人转悠。一部好的婚礼短片,不仅仅是记录婚礼当天整体流程,还需要很多花絮镜头。例如,如今婚礼抢亲仪式上总是“状况”百出,新郎有伴郎团,这时候就要抓紧拍摄很多有趣的镜头。伴郎团是新郎的好朋友,所以大家心情也会比较放松,我会提出很多有趣的建议,大家也很情愿配合。拍摄新娘一方的时候,我就拍摄新娘和姐妹团合影、喊出的口号。有时候,姐妹团会准备为男伴郎团的道具,我也会将这个过程拍下来……

当婚礼上的花样越来越多时,我也开发出了新“技能”——策划主持。为此,我看了不少与主持台词相关的书籍,甚至写一写文章记录生活。我还爱上了业余写作,在各级报纸上发表了数十篇文章。在一些关键场合,我常常一边架着摄像机,一边担任起“串场”工作,用一些押韵讨喜的话,瞬间带动起现场气氛,拍摄的画面也变得生动活泼。

如今,我已见证了数百对的新人步入神圣的婚姻殿堂。有一回,我在街头被一对带着娃娃的夫妻叫住了,我还没认出他们是谁,男方热情地说:“摄像师傅,好久不见。你拍的婚礼短片,有时我们还要拿出来看看。”然后,他告诉一旁正好奇看着我的小孩,“爸爸跟妈妈结婚的时候,就是这位大伯伯给我们拍视频的。”

那一刻,我很感动,因为我见证了别人人生中的幸福节点,并为他们保留永不变色的记忆,这就是我所热爱的婚礼摄像工作。见证婚礼的变化,见证时代的发展,一路走来,我感觉很自豪。

[责任编辑:王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