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给衢州的情诗(一)

2019-05-16 23:51:12 衢州晚报

编者按

在衢报传媒集团“橘颂文学之家”微信群里,活跃着近两百位文学爱好者。最近群里有一个热点,本地诗人们纷纷以诗歌来讴歌家乡的绿水青山,赞颂地方社会经济的蓬勃发展势头。其中,江山市原副市长何蔚萍女士动情地在群里发布了一段话:“十多年前,光明日报社浙江站长叶辉曾经说:‘何市长,我要写一篇文章,题目叫何市长和她的两个儿子’。看我非常不解,他又补充道,这两个儿子,一个叫廿八都,一个叫清漾。今天,这两个儿子都成了国家5A级景区,廿八都上了国家发行的邮票。谢谢所有为廿八都、清漾保护付出辛劳的人们,一切都是值得的……”而接着她的话题,衢州诗人余元峰马上创作了《廿八都》《清漾》两首诗,再次掀起一股歌咏家乡的诗潮。人生自有诗意,诗意美在四季。一起来看看他们写给家乡衢州的情诗,感受时光里那最美的风情。爱好文学创作的读者,也可以扫码申请加入“橘颂文学之家”微信群。

绿水青山伴我行

吴虚谷


    雨停了

    推开窗户

    是蓝宝石般的天际

    阳光倾泻而下

    每一处青山

    有如碧绿的翡翠

    我背上行囊

    向着远方

    又一次孑然独行

    但我并不孤单

    脚下的土地温软

    焕发出勃勃生机

    我的母亲河

    唱着动人的小曲

    抚慰着我的心灵

    夕阳西下

    江面波光粼粼

    我走进了唐诗的意境

    青山依旧

    那朦胧的倒影

    恰似宋人的一首小令

    纵使我一文不名

    有此青山绿水

    我必将荣耀一生


    

烂柯山

阿剑


    此刻我端坐水边

    仙霞岭的群山也不能将我压服

    所有语词,句子

    令人敬畏的名字,也不能

    此刻我端坐一池风水,看天地间点起许多灯

    这是为我点的

    辛苦慰藉的灯

    菩萨也不能将它们

    从我身边夺走


   

廿八都

余元峰


    青石桥遇见爬山虎

    溪流遇上天空

    一种蔚蓝

    于村落,时光于斑驳的古屋

    再现,一条巷道的乡愁

    天井打开南方的雨水

    光随后赶来

    沿着幽深的门廊

    探寻历史

    在一道缝隙中存留气息

    雕栏犹在,描金的漆色淡去

    木板在旧时光里

    佛在牛腿中

    轻如尘埃

    又如此的熠熠生辉

    廿八都如新,如旧

    如清水浸润的一屉白豆腐

    你爱她清明的身子

    不谙世事

    

来峡川,笑看花

胡宗仁


    拈一朵什么样的花

    才能靠近你

    才能会心一笑

    那古桥、古樟、古道

    静穆在历史的画卷

    两岸却是风光旖旎,人丁兴旺

    网红的是一抹秀色

    羞答答在一方蓝天之下

    还有那一朵黄

    越开越烈的黄

    恰似53度的高岭玉米酒

    那朴素的热情

    灼热异乡的情怀

    盏盏浓烈,本色不变

    醉了的心,朦胧的眼

    笑看南来北往客

    足踏溪流声

    只想夜宿江畔,高枕神仙叠石

    听一听花朵的低语


沟溪

陈华元


    常山江一路向东

    宋诗溯源而上

    大俱源溪是没有方向的

    营盘山上

    黄巢起义大军的口令

    秘而不宣

    沟溪,沟溪,是剑指的地方

    随细碎的金银花

    从山崖散落而来

    忍受

    山涧中细长的苦难、折磨

    河床逐渐光滑的溪石

    流浪的梦中

    泛起粗糙的音乐

    一定有某种召唤

    你来到余东、余西

    像不死鸟清洗尘世的

    伤口与悲怆

    又像四喜鸟出没于村落

    青烟弥漫的时刻

    画,在溪流汙洄边缘

    寻找时间的出口

    诗在哪,画之外,皆是

    空灵于万仞大山

    以及下游的平川

    包括严村樟树湾

    那激荡的深流

    

同心筑梦

徐俊飞


    澎湃激昂的信安水

    冲天而起

    怀揣花园梦,万人擘画

    一个同心圆

    涅槃重生 西安城门

    雄姿勃发

    最是少儿老成 朝京神韵

    王者风范 渐次归来

    众志成城 道阻且长

    阔步,循着一个圆心

    衢江两岸

    百花千姿,竞相绽放

扫码申请加入“橘颂文学之家”微信群。

[责任编辑:阮胜]